笔趣阁

阅读记录  |   用户书架
公告

下载笔趣阁APP,离线读全本!

上一章
目录 | 设置
下一页

第七三八章 国运 下

加入书签 | 热门评论 | 问题反馈 | 内容报错
林敏听到的不是轻工业革命有关的前置科技。
  
  只是简单的概念棉花种而已。
  
  因为产量高一半,纤维长的多,纺出来的布更细腻。
  
  仅这个理由,就足够他支持圈地垦荒。
  
  而且他也很清楚,垦荒公司那些人说的都对,不这么搞,无法做到快速的棉种替换。他很清楚农村什么样,朝廷有怎样弱鸡的控制力。
  
  现在刘钰的意思,明显是说,要把淮南变成“棉纺织业中心”,而不再是“盐业为产业支柱”。
  
  这件事,他支持不支持?
  
  他支持。
  
  但是,这不是一个瓶子倒了扶起来这样的简单改变。
  
  种个舶来的苹果树,还得好几年结果呢。
  
  把支柱产业从盐业,变为纺织业,这得几年才能结出果实?这里面又要牵扯多少事?
  
  中途造就了失业、换业,怎么解决?谁来负责?
  
  最可怕的,就是盐工起义怎么办?
  
  况且,他也不明白,纺织业一定和盐业冲突吗?
  
  他要的,只是扬州继续做盐业的物流中心。
  
  可听刘钰这意思,是说扬州连盐业的物流中心都不要做了,彻底和盐业切割吧。
  
  这就有些让他难以理解。
  
  或者说,似乎也不是不能理解。
  
  因为,如果把盐业放置在淮北,那么淮南盐区的盐业物流中心是哪?
  
  显然,不再是扬州,而是上海了。
  
  因为海州装了盐,走海路去松江府,松江府将成为大顺两淮盐业的物流中心、
  
  海州注定了只能是产盐地,做不了这个物流中心、资本中心和商业中心。
  
  林敏不是很理解,为什么刘钰一定要把资本都往松江府集中。
  
  “国公,垦荒的事,我当然是支持的。国公应该清楚,垦荒公司圈地过程中,逼死人的事,我是站你这边的。”
  
  “但是,松江府已经足够繁华了,实无必要再用政策,使得资本涌入了。”
  
  这个说法,其实是个疑问,听起来刘钰应该给他一个必须让资本往上海积累的理由。
  
  但刘钰并没有给出理由,而是说道:“我只是出于对淮北晒盐有巨大优势来考虑的。淮南真的不适合晒盐,至少相对淮北来说,无论是气候还是距离产煤区的距离,都不合适。”
  
  “既胸怀天下,那么叫百姓吃上便宜的盐,总也是我们该做的,不是吗?”
  
  林敏心道,你要真真么想,就该支持万历四十几年的那场盐改之争,支持废除盐税。
  
  你既空谈大义,不说实话,扯大义谁不会啊?
  
  正欲也要开始空谈大义扯犊子呢,不想刘钰却话锋一转道:“罢了,盐在淮南淮北,日后再议。只要林大人支持继续垦荒就好。”
  
  “此番回京,盐改、垦荒两事,必要争论不休。到时候,还望林大人问心直言。”
  
  林敏这才焕出笑容道:“那是一定。此事虽与王道不合,但其中问题,也确实非此不可。如今苏南财税为天下最,棉布一业占额不小。南洋日本皆需棉布类。”
  
  “非此等手段,不足以推广新棉。况且我观垦荒公司资本足备,亦非小农可比。”
  
  “又兼日后可修水利、堤坝,亦是利民之举。”
  
  “这一点,国公放心,我肯定是支持的。”
  
  “你我之分歧,在于,要不要把扬州的资本,都转至松江府。废扬州而兴松江,此为歧尔,可不在这垦荒、晒盐事上。”
  
  刘钰点头称谢,心想这分歧可大了去了。
  
  留给大顺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英国人已经蠢蠢欲动了,必须要在对英开战之前,解决江苏问题。
  
  之前二十年的努力,使得大顺的对外贸易,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现在大顺已经到了无法后退的地步了。
  
  朝廷压根不明白,现在大顺的发钞行是海外贸易,控制大顺货币价格的不是大顺自己,是西班牙、法国、英国。奥王继承战争还算是小打小闹,真要闹到奥普矛盾、法西英矛盾必须解决的地步,白银必然要收紧的。
  
  正如对大顺而言,拓展海外贸易,只有两个选择。
  
  要么,在家门口卖货,完全被动,搞类似十三行的手段,垄断海外贸易的利润坐地收钱。
  
  要么,只能主动出击,而且要干就必须干的大,去和英国决战,夺取东西方贸易主导权。
  
  没有中间选项。
  
  真的没有。
  
  现在看似搞得这种中间选项,其实非常不稳固,只是一个特殊时期的非常态而已。
  
  因为,大顺有卖的自由。
  
  人家也有不买的自由。
  
  要么,是买不买,全在人家。人家买多少,就卖多少。
  
  要么,是卖不卖,全在大顺。不买?不买就打,打到你开关买为止。
  
  中间选项是啥?
  
  像现在这样,把货运到欧洲,搞走私?英国人赢了,必会琢磨着搞掉中间商,自己来当这个东西方的中间商。
  
  现在只是奥王继承战争休战期的非常态,大顺的海外贸易已经到了不进则退的地步了。
  
  为什么之前刘钰非要用铁腕手段,近乎用鞭子抽着大顺的海商,逼着他们与自己一起去拉拢荷兰、去在阿姆斯特丹投资、租借港口?
  
  因为他不用铁腕和鞭子的话,大顺的海商绝对不会花这笔钱,躺在家里赚钱多好?
  
  而如果当初不那么干,大顺就算拿下了南洋,赚到了香料钱,似乎完全和现在也没啥区别,该卖得货还是能卖、该南洋开发还是能南洋大开发,利润并不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
A- 18 A+
默认 贵族金 护眼绿 羊皮纸 可爱粉 夜间
×

添加笔趣阁APP到桌面

点击下方的 “

然后选择“添加到主屏幕”

添加笔趣阁APP到收藏夹

点击下方的 “

然后点击“收藏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