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醉倒需等君来扶 > 第三章 只杀坏人,算哪门子魔头!

第三章 只杀坏人,算哪门子魔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玄奇山主殿内,气势宏伟,人头泱泱。
  玄奇山帮众打扮统一,整齐有序,佩刀带鞘悬于腰间,人虽多,却鸦雀无声。
  殿内主位上坐着云盖雪,少年模样,看起来模样比李成蹊还小两岁,一只踩着云靴的长腿肆无忌惮的架在梨木椅上。面廓如刀削,眼神中带几分戏谑与邪气。江湖上都知道他的性子最是喜怒无常,天赋极高,武功奇强,是非常难缠的角色。一身黑红的袍子,打盘龙扣起,一溜儿的扣子是打磨精细触手生温的和田玉,周身奢华与喜欢素净的李成蹊形成鲜明对比。
  云盖雪一张嘴便是怒气冲冲:“我呀!杀人魔头啊!竟然让一个菜农活着走出了玄奇山,传出去,我云盖雪的颜面何在?我玄奇门的颜面何在!”
  李成蹊刚迈进主殿的一条腿,这会子有点想迈出去。他最恨人多,山里又买不到消毒药水,聚众让人十分头疼。
  云盖雪就觉得无所谓,人多聚集方显帮主本色。云盖雪眼尖一眼就看到了正在门口犹豫着要不要进来的李成蹊。
  云盖雪正想着如何让他出丑,只是心中冷笑还未展开,便见李成蹊准备悄咪咪的施展轻功而去。
  云盖雪猝不及防,只得重重一咳:“那个,李帮主啊。”李成蹊从善如流,潇洒转身,径直走进大厅,找了上首的位置坐下。
  云盖雪看他坐定,得意于这个场子由自己把着主说权,继续慷慨陈词道:“乌珊,生于我玄奇山,长于我玄奇山,这些想抢的人,实在是该杀!”
  李成蹊却在云盖雪的激荡中走了神,他想起唐不言看自己的大狗眼睛,心神恍惚。
  云盖雪不满的看向李成蹊,句句话都不搭理,让自己这个帮主的脸往哪搁。
  李成蹊在云盖雪怨念的眼神中终于回过神来:“嗯,还有很多跟你一样的魔头都想抢乌珊,你都可以杀。”
  云盖雪刚想拍桌子,恍然间记得上次自己拍碎了一张桌子,李成蹊扣了自己二钱月钱,心疼的他半个月不想用桌子。他四顾之,看见侧桌上有一茶碗,赶紧拿来重重的甩手侧茶桌之上,果然动静十足。
  云盖雪才满意的怒斥李成蹊:“你这是妇人之仁,只杀坏人,算哪门子魔头!那个被你放下山那个菜农是怎么回事?”
  两天前,李成蹊巡山时碰到一个满山乱窜的菜农,他花了两个时辰才跟那菜农解释清楚,自己不卖乌珊的菜种给他,是因为乌珊在地里真的种不出来。
  据玄奇山哨岗独家线报,此菜农一路骂骂咧咧的下山,内容大意是李成蹊长这么好看,竟然是个黑了心菜种商人。
  云盖雪很疑惑,为什么李成蹊被骂了,人家还非要给他加个长得好看的前缀。
  李成蹊两手一摊:“他上山来看风景,又不是为了乌珊,杀他干嘛。”
  云盖雪语塞,眼神顿时黯然:“多好的机会啊,我都想好了,我把那菜农杀了,那些名门正派就会来讨伐咱们,到时候我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杀人了。”
  李成蹊轻松喝茶:“前些年,你一夜之间把巨浪派屠尽,我事后查到,这巨浪派表面正经,背地里却做些见不得光的肮脏事,你下手毒辣,却着实做了一件好事。”
  他放下茶杯继续说道:“但你以一己之力,屠尽一门的功力,不知吓退多少名门正派。喏,自从你上山,那些正派大儒都不敢问我刷脸要乌珊了,给我省多少闲事。”
  云盖雪气结:“难不成你把我抓上山来两年,花言巧语骗我做这个帮主,就是要活活憋死我的吗?”
  李成蹊惊讶道:“我没跟你说过吗?你是二帮主呀。”
  云盖雪盯着李成蹊比的二指,想撒起泼来,却也拿不出来手段对付眼前李成蹊,只好十分下作的就地打滚:“我不管!不管!我要杀人!我就是要杀人!”
  帮众们一派习以为常,很自然的开始跟旁边的人聊起了天。这种情况,一天要来好多次的,不准备点花生瓜子傍身,时间颇难打发。
  云盖雪喜怒无常,老脸厚可比城墙,见众人不理自己,又从地上爬了起来,蓦地对李成蹊笑了出来,“那你至少得告诉我,为什么今年才得两支乌珊?”
  李成蹊站起身来,对着帮众淡然道:“近日音羽门的帮主樱藜要带她的首徒上山,你们把外围的暗哨都撤出来吧,别失了待客的礼数,这几天外围我会亲自去巡的。”
  云盖雪眼睛一亮:“樱藜?江湖排名前三的高手呀,来了我就要杀了她。”
  李成蹊起身出门,很敷衍的应和道:“哎,到时候你自己看着办吧!”
  众人一看李成蹊出门,赶紧如潮水一般散去。
  一时间,整个大厅中只剩下脸色逐渐阴沉的云盖雪,他看着李成蹊扬长而去的背影忍不住咬牙切齿:“要不是打不过你……呸!什么打不过!迟早有一天我要杀了你!”
  云盖雪说着,狠狠的拍向手边的盘龙柱,硬木的柱子立刻被打裂了一大道口子。
  云盖雪拍完听见柱子裂开的动静,一下子慌了,赶忙去检查柱子的伤口:“完了完了,这不会让我赔吧……”
  ***
  暗夜无云,一轮孤月静悬于半空之中。
  夜已深,山上静的出奇。夜里山林雾气湿重,两人也不敢生火,只坐于一棵大树之下歇息。
  唐不言将牛肉饼掏出递给唐四时:“哥,多亏你特制的无色无味驱蚊水,不然我们俩进这深山,不被猛兽吃了,也会被这山里的蚊子吃了。”
  唐四时模仿她的语气道:“不言,多亏你特制的牛肉饼味香俱全,不然我们俩进这深山,不被蚊子吃了,也会被活活饿死。”
  唐不言扑哧一笑,见有人夸赞起自己的手艺,一扫赶路的颓然,两只眼睛放起光来:“哥!你吃出来没!我这牛肉饼是特制的,外层用一层香油裹制,可保存的时间也就更久了,以后你出去采药也可以带上两个。”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