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醉倒需等君来扶 > 第五章 他长的这样好看

第五章 他长的这样好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总角之龄的小女孩倒拿一本书,百般无赖的撑着下巴。正是孩童最婴儿肥招人疼爱的时候,这孩子却下巴尖尖,大大的眼睛在单薄的笑脸上显得更为突出。
  唐不言小小年纪,却叹出一口大大的气。哥哥留下来的书,之乎者也,左右无聊。娘亲说了,女孩子不认字是不行的,日后想看个话本都不行。但若不想做个女状元,就不用苛待自己学什么圣贤之书了。
  真奇怪,哥哥是男儿,为何也不爱这圣贤之理,前几日倒是看他抱着一本老孙头家的账簿看得出神。
  她实在难以忍耐屋内寂静,便将手中书随手往桌上一掀,小身板颠颠的跑向灶台。
  人还比不上灶台高,唐不言顺着灶台旁的高低有序的椅子爬上去,动作娴熟之极。
  灶台上一口硕大的锅,锅里却只得一只小小的碗,那碗中有一只小小的番薯。
  唐不言目不转睛的盯着那个番薯,不知不觉,咽了几口唾沫。
  唐不言胖小手拍拍脸颊:“唐不言,你不能偷吃,你要等娘亲和哥哥回来才能一起吃呀!”
  为了防止自己禁不起诱惑,她赶紧又撅着屁股原路爬下灶台,远看就像一只刚学会行走的小乳狗,边爬边自言自语道:“娘亲和哥哥也该回来了呀。”
  唐不言轻声的哼唱着:“金锁链,银锁链,阿姆最喜欢心锁链,囡囡长大不管去到哪,阿姆永远能找到她……”
  一双穿的破烂,却洗的干净的小鞋,踏上窗棂旁边的小竹椅子。唐不言一边哼唱着,一边透过窗棂看去,没看见娘亲和哥哥,倒看到了门口靠着篱笆,有个已经被烈日烤晕的陌生小男孩。
  这歌声如同空灵的碎片,断断续续不甚清楚,仿佛从天而降的梵音,落到小男孩的耳朵里。
  唐不言急得隔着窗棂大喊他:“喂!你醒醒!”
  小男孩的腿猛的一抽搐,迷蒙的醒了过来。他微睁的双眼看去,一个不认识的小女孩,在窗棂后露出急切的表情,好像是在叫自己。
  唐不言看他醒来,喜道:“你醒醒!别睡了!”
  小男孩胸口吐出一口浊气来,意识清醒了很多。
  唐不言赶紧跑去拉了拉房门,门外,门把被一柄扫帚别着。唐不言人小没有力气,咬着牙全力拉了几下都没拉开。
  她只能又站上那个窗棂边的小椅子,对着外面喊道:“娘亲怕我出去玩,把我关起来了。你先到屋檐下的阴凉处歇一会,把我放出来,我给你拿碗水喝。”
  小男孩闻言,勉力想起身,却感觉到周身无力,又瘫在原地。
  唐不言急的直跳:“快点啊!别躺下,快点起来!”
  小男孩的身躯往地上一趴,缓缓的爬动起来,只见他年纪虽小,却神情坚毅,一步一步的咬着牙朝着唐不言家的屋檐爬去。
  待爬到阴凉处,被泥土包裹的脸被通头的大汗冲刷出一道道的痕迹。他靠着墙,稍感一些凉爽,忍不住大口的喘起气来。
  唐不言拿起蒲扇,对着窗棂的空隙猛扇,却发现根本没用,只得又对着窗外喊道:“你先歇歇,帮我开门。”
  小男孩点点头,又如法炮制的爬着去给唐不言开门。
  几经努力,门终于开了。小男孩实在撑不住了,瘫在地上晕了过去。
  唐不言手抄家里的水勺冲出门来,小心翼翼的扶起小男孩的头给他送了几口水。
  ***
  天色渐暗。
  屋内一盏豆粒大小的油灯明明暗暗。
  小男孩躺在床上,说是床,其实就是两块木板一拼就,十分简易。他换了洗的发白的粗布衣裳,裸露在外的皮肤已经干干净净,白皙的皮肤因为晒伤略有一些发红。
  唐母面容和蔼,一身粗布衣裳收拾的却很干净整齐,她面容清丽,嘴唇带着不正常的苍白,眼角微有皱纹,一眼看过去就知道年轻时候也是个正经美人。她端起油灯,怜爱去看那受伤的男孩,不由得一声赞叹:“这孩子长的好看。”眼神忽然变的惊愕:“你,你是……怎么会!”
  唐四时眼见唐母脸色剧烈变化,连忙上去关切询问:“娘,你怎么了?”
  唐母发起愣来:“我,我不知道,我只觉得他特别像一个人,却忘了是谁……”
  唐四时幼时便知道娘亲的身体不好,可能是年轻时受了什么巨大的刺激,时不时脑子会有点不清醒。这会他只当是她又犯病了,只得劝说她:“他都不是村子里的人,娘你从哪里认识他。”
  一阵大风吹来,沙子也被带进了四面透风的屋子里,唐母顾不上自己被沙尘迷了眼睛,急忙护住似是摇摇欲坠的油灯,转头喊道唐不言:“妹妹你过来,帮我扶着油灯,我外去关下窗户,这天看起来是要下大雨了。”
  唐四时担心的看着母亲,蹙眉道:“娘,让儿子去吧,您歇一会。”
  唐母的笑容里透出几分疲惫,伸手扶平孩子紧皱的眉心:“四时,你也歇一会吧,今天娘的活都是你干的,你……你也不过就是个孩子”唐母眼眶一红,又带着笑意:“你累了,关个窗户,娘可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