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醉倒需等君来扶 > 第十七章 你喜欢他吗?嗯!

第十七章 你喜欢他吗?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不言姑娘,早啊。”
  唐不言头疼的抚额,丝毫提不起任何精神来的回应众人的热情:“呵,早,早,你早,你也早……”
  你们都早……
  自打开门,迎进院子里的第一人开始,这院里的人就跟淌着水一样,都进来了。
  唐不言从来都不知道,原来别院可以进这么多人,摆这么多东西。
  众人笑颜晏晏,接力比赛似得把自家准备的东西抬进别院。
  毛巾帕子自不必说,胰子香精更不必提。
  只是这码的整齐,上束红娟,品相极好的红糖?
  还有煮的好看又热腾腾的喜蛋?
  洋洋洒洒往院里捉进来的鱼、羊,满地的米、粟、酒?
  甚至还有对雁!
  这是在预言着什么!怎么全天下的人都好似看穿了她的心思,她脸皮再厚,也受不起这么多针扎呀!
  唐不言用尽全力才把送鸳鸯的给挡了出去。
  她再也不准大家再送东西,任凭门外乌泱乌泱的人群喊道:“不言姑娘,让我进去把东西放下吧……”
  她都一概不应了,累的气喘吁吁才把人都赶出门外。
  人群中有稳重的婆娘,眼见礼物都送的差不多了,又见唐不言这态度,急忙挡在门口拦着后面要纳礼的人们。
  甩着帕子说道:“不言姑娘害臊了,万不可操之过急,别吓着人家姑娘,怕给帮主找麻烦呢。”
  众人点头都赞有理有理,前边的告诉后边的都倒车回去吧,且用了好一会才散开了去。
  唐不言听的门外的动静越来越小终于松了一口气。
  她看着满地的东西,又是害羞,又是有几分开心。
  从小到大,她身处的环境单纯,相信世人都如村子里的人一般淳朴,再闹腾,大人们也总归闹不过一个孩子。
  偏偏这玄奇山,得李成蹊这几年的休养生息,过的极为富庶又无天敌,人人都盼着两位帮主一位医生的能有个好归宿,但谁也不愿意把自己的闺女的帖子往帮主那送,生怕邻里攀比伤了和气。
  这才有满山的人,眼瞅着他们三位都是大龄男青年了,操心呐,怎么办呐。
  于是乎,这些年一个一个的都比唐不言闹腾。
  眼瞅着众人就要商议如何开山迎新了,结果天降一位不言姑娘,这姑娘又亲切又亲热,毫不矫作,做的一手好饭,又愿意与帮主共进生死,上哪找这样的媳妇!
  昨天晚上听回来的男人们说,帮主勇猛,已经把人家闺女生米煮成熟饭,姑娘家的大哥哭天抢地来找麻烦,山里人都沸腾起来了。
  一大清早,女人们都围了起来,眼神里都充满了不可言说的暧昧,咱的帮主,行啊!
  都这程度了,下面的事也得抓紧了。
  帮主没有家人,这事啊,还得让娘们才能摆平,得让这唐家里人,觉得咱玄奇山是个好地界,不会亏了人家闺女。
  一大造成,婆娘们就把自家男人们都吼起来。
  一听要去给帮主的婚事尽一份力,男人们昨晚被婆娘造作的腰也不疼了,腿也不酸了,浑身是劲的去给帮主准备礼物。
  众人拾柴火焰高!一早这流水似得礼物就摆满了唐不言的院子。
  唐不言红扑扑的小脸堆满了飞霞。
  虽是开心,可这以后叫她怎么见人哪!
  唐四时揉着酸痛的脖子迈出门槛,虽然想想昨天晚上的事就生气,但早上醒来,发现自己也没被绑,也没被扣,好端端的躺在高床软枕上,心里的气性也就消解了几分。
  还真别说,这苦命造的,离开了林子里的泥巴大树,高床软枕竟然还睡的他落枕了。
  脖子上还有一些淡淡的乌青,是昨天晚上李成蹊下的黑手,还好唐四时自己看不到。
  唐四时歪着脖子出门看唐不言背靠在门后,脸色是一会害羞,一会害臊的无缝切换。
  他看着这满院的东西,疑惑的问道:“这是谁要成亲?送来的聘礼?”
  唐不言一个激灵!
  要是让哥知道早上的事情,指不定得气成什么样。
  一时间也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过去。
  唐四时歪着脖子看妹妹急的抓脑袋,拼命看天想着怎么让自己情绪能好过一点。
  再看这一地的礼物,也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行了,别编瞎话了,一编瞎话就支支吾吾的。”唐四时找了一个角落里的石板上,随意的坐了下来,指着旁边的藤椅道:“坐下说。”
  唐不言认命了,看天也没用了,只低眉顺眼的听话落座在藤椅上。
  唐四时看着自己的妹妹,好像几天没见,妹妹就忽然长大了。
  明明外观上没有任何变化。
  但。
  那眉眼里含着密密的情意,烟波里流转的是寸寸的相思,唇角的弧度里困住的都是羞涩的春意。
  这几日显然是让人照顾的极好的,乌黑的头发在落下的阳光中,反射出健康的光泽。
  那是原来在老家,在村里最富庶的老孙头嫁女儿的时候,才能看见富养的女孩子的娇贵。
  她很好。
  唐四时的心里就已经落下了一大块石头。
  “哥,你别生气。”唐不言对待哥哥永远都像小时候,那样圆的眼睛,像小动物一样带着祈求之意,撒着娇。
  “我不生气。”唐四时对她缓缓说道。
  “真的?!”唐不言惊了。她原本以为要费很大的功夫去开解他,明明昨天晚上他那么生气的。
  “真的。”唐四时点头。
  可恶,一点头,脖子真的好疼!
  “你,你明明昨天晚上那么生气……”唐不言首次没有观察出哥哥的不舒服,事实太让她震惊了。
  “不言,我来问你。”唐四时松了松脖子,表情带上了一些严肃。
  “嗯……哥,你问。”唐不言点点头。
  “不言,你喜欢他吗?”唐四时缓缓说出这句话来。
  “啊?”唐不言惊住。
  这是今天早上接受的直白暴击第二轮。
  “你不要想太多,你就告诉哥,你喜欢他吗?”
  唐四时盯着她的眼睛:“是那种喜欢吗?”
  唐不言缓缓展开了笑颜,那笑颜足可以媲美满院透亮而又五彩的阳光。
  她肯定的点头,干脆利落的回答:“嗯!”
  唐四时低头嘴角忍不住翘起,又不得不强忍住内心的悸动,不让自己被她的情绪感染。
  长兄如父!
  这一辈子,可能就这一次能行使这个权利了!
  唐四时给自己暗暗鼓劲,四时啊,要绷住啊!
  唐四时又严肃的问道:“那他呢,喜欢你吗?”
  唐不言没有任何迟疑,重重的点头,肯定的回答:“嗯!”
  唐四时使劲的揉着快飞起来的腮帮子,才能继续发问道:“你喜欢他倒也罢了,你怎么知道他也喜欢你?”
  唐不言想起李成蹊牵着她的手,说别怕,有我。说他不会丢下自己。把她护在身后的坚定。
  唐不言嘴角噙着明快又张扬的笑意,声音中带有甜甜的斑斓:“我知道!他也喜欢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