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醉倒需等君来扶 > 第十八章 她那么好,万一被人抢了怎么办

第十八章 她那么好,万一被人抢了怎么办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并非李戬托大,作为师傅手把手教的首席弟子,若他不受伤,再让诸葛力忙活十年都不够他看的。
  但医圣晏然,仅凭一根银针,虽不至于将他的武力完全封禁住,却几乎摧毁了李戬得自尊。
  他生来所有的时间,都花在提高武艺,现在却被一个不配自己多看两眼的二代弟子挑衅。
  不出半盏茶时间,诸葛力虽然被李戬打成猪头,但李戬的内力不灵光,身上的伤又未曾好全,也被诸葛力打的很惨。
  靳溪当日被晏然做成傀儡,他那一剑虽然没伤到李戬的心脉,却也是狠戾的一剑。
  诸葛力没想到李戬一副拼生死的模样,下手极狠,两人没比试一会,就俨然是生死局的模样。
  诸葛力已毫无同门之情,下手专朝李戬的伤口打。
  靳溪越看越怒:“住手!诸葛力你怎么能下手这般下作!”
  当下强提一口气,加入战团将两人分开。
  李戬打红了眼,一掌推开靳溪,却被靳溪抓个正着,将他捉出战团。
  李戬更急,不分青红皂白的对准荆溪的伤口打去。
  荆溪不防,当下生挨了一掌,痛苦的倒退了几步,嘴角更是流下一道鲜红的血痕。
  李戬一愣,不敢相信的看着自己的双掌。
  众弟子都朝靳溪拥去,李戬的伤口也裂的厉害,却完全无人问津。
  “我才出去这一会,你们就要造反了是吗?”樱藜踏入院落就看到眼前这乱糟糟的一幕。
  诸葛力全头全身都是伤,李戬的伤口崩裂,身上的长袍都被鲜血染透了。
  靳溪的伤口也裂开了,他示意扶他的人松开手,去给师傅行礼想解释两句,却身形不稳,眼前一阵模糊。
  樱藜一把拂尘信手挥来,拂尘圈住靳溪的手臂,把他身形固定。
  靳溪低声道:“谢师傅。”
  樱藜一双丹眼冰冷的望向葛二:“还不来扶住他。”
  葛二才如梦初醒的赶紧跑去靳溪身边。
  樱藜看也不看被打趴下的诸葛力,冷冷的看向李戬:“你跟我进来。”
  李戬狠狠的吐出一口血水,看葛二的眼神狠的让人心惊,踉踉跄跄的跟着樱藜进屋。
  荆溪看他们的背影,眼神流露出来一阵哀伤,伤口又是一疼。
  葛二连忙招呼所有的兄弟把两个伤号送屋里去躺下。
  樱藜给李戬亲手包扎伤口。
  又给他把过脉。
  眉头紧锁道:“你去招惹这无妄之灾做什么,现在你的经脉更乱了。”
  李戬不着痕迹的收回手来,面上恭敬:“师傅,若没有什么事,我就先去休息了。”
  樱藜:“现在是休息的时候吗?你明知道这是晏然捣鬼,还不去找他,这银针在你身上游走久了,你这一身武功就彻底废了。”
  李戬忍不住恼怒:“然后呢?废掉武功就不能去武林大会,就不能给音羽门扬名立万吗?”
  樱藜大怒:“你刚刚可曾尝到废掉武功的痛楚,你连一个二代弟子都打不过,你希望以后被人践踏入土吗?”
  李戬冷冷回应道:“弟子知道师傅的期待,弟子唯有好好练功才得以报答。”
  他冷笑一声:“晏然那,我死也不会去的,我一定会想办法去掉他在我身上下的黑手。”
  樱藜见他满脸狠戾,不过十几岁的少年,说不得争强好胜心强一些,不由的心里又是一软。
  但她性格也刚强,此时不好落下脸来,只得强行转开话题:“你,你身上的玉佩呢?”
  李戬拍拍胸前:“一直贴身佩戴,不曾遗落。”
  樱藜点点头,不自然的说道:“那是你父母留给你的东西,你要好好收好,他日说不定能作为凭证找到他们。”
  李戬肃然的脸上,露出一丝伤痛的苦楚,黯然道:“他们既狠心把我丢掉,又怎会再来找我?”
  樱藜想去摸他的头顶,却发现这么做不合适了,只得收起眼神里少有的宠溺,刚伸出去的手也蜷成拳攥了起来。
  樱藜:“我,我去晏然那说道说道吧,总能有办法解决的。”
  她说出口这话也后悔了。
  哪有那么容易可以解决,今日她去了晏然的药庐,人家连见都不愿意见她。
  毕竟自己的弟子只被封了半数功力,那边躺着的云盖雪还生死未卜。
  但为了李戬的伤,就算是拼了这张老脸,也得去做。
  李戬却丝毫不领她的情,他今天受到的屈辱已经够深了,樱藜这样只让他觉得徒增一番屈辱罢了:“就算师傅一定要为我去说,我也不会让他帮我治的!师傅不用为我做这许多无用功了!”
  说罢,立刻离开了樱藜的房间。
  樱藜看着他离去的背影,眼神中有一丝黯淡:“都是这样的臭脾气,我一心为你筹谋,偏都得了这样的下场。”
  ****
  “什么?”众玄奇山人都震惊了,得知了帮主宣布的事情之后,窃窃私语变成了公开讨论,老老少少都熬成一锅粥了。
  “你这样真的行吗?”晏然忍不住悄悄的问李成蹊。
  李成蹊蹬他一眼。
  看大厅之中大家集体“熬粥”的态势,李成蹊不由得又干咳一声:“唐不言成为我的贴身侍女,若愚会专心去处理音羽门的事务。”
  有婆子看不下去了,大声反驳道:“帮主,音羽门可以我们去照看啊,你不必把若愚调走啊。”
  哎哟这帮主怎么想的啊,一大早他们可是连聘礼都下了,结果帮主就给这样的结果出来?
  李成蹊也瞪她一眼:“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们是怎么想的,音羽门是对咱们有愧,他们杀了我们的人,你们有所轻慢,怪不得你们。”
  他又说道:“可是云盖雪是我二帮主,他杀了音羽门六个弟子,他做的即为我做的,我不可轻慢音羽门。”
  李成蹊想起多年前,若不是樱藜出来行走江湖之际,正好碰到李成蹊在玄奇山落草,彼时玄奇山还是一个土匪窝,樱藜替天行道铲除之,知其如果放任不管,土匪窝是春风吹又生,杀不尽的。于是力挽狂澜为李成蹊立威,让李成蹊有了安生立命的地方。
  李成蹊欠樱藜一个大人情,必须得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