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醉倒需等君来扶 > 第十九章 忽略了贴身侍女也需要专业技能

第十九章 忽略了贴身侍女也需要专业技能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玄奇山别院三天一换的日子很快就到了。
  作为贴身侍女的唐不言,正式上岗了。
  若愚贴心的没有留下一片云彩,只字片语都没有,更别说什么三天一换攻略大法了。
  一大清早,晏然倒是悄悄的摸进了她院里,吓了她一跳。
  她自从接任了这个贴身侍女的职务,唐四时便搬出了别院,如今正在药庐里帮晏然打打下手。
  见晏然对哥哥赞不绝口,唐不言也就没把他打出房门。
  晏然也没让她失望,伸手掏出一只小葫芦,说这是送给她的新官上任之礼。
  他得意的告诉唐不言这是自己的独门秘技,让她实在是有坎过不去的时候,就给自己来一点,任何的委屈睡一觉就会过去了。
  唐不言懵懂的接过。
  这算什么礼物,晏然当她是瞎子吗,看不到他送礼时一脸的狐狸样吗?
  有诈,肯定有诈。
  但即便如此,唐不言还是把礼物贴身揣了。
  好歹是晏然送的,虽然若愚没有给她留下贴身侍女攻略,却言传身教的教会她一个道理:
  晏然送的,必是贵的。
  虽然收了礼物去赴任应该开心。
  但唐不言看着面前堆的如小山一般的云帐、被褥……
  实在高兴不起来,这就是她的生活吗?
  她不禁哀怨的瞥了一眼李成蹊,精致男孩的生活果然需要很多女孩帮忙。
  她想现在就拽开晏然的葫芦给自己来一点,让自己睡过去。
  李成蹊端着一杯茶在她身后站半天。
  端详着这个女木雕。
  换个云帐床单被褥而已嘛,至于让她这么惊讶嘛,李成蹊记得她不是富庶小姐出身,难道在家她都不干这些吗?
  李成蹊好奇的有道理,身为家中次女,唐不言在家还真的不干这些。
  唐四时此时正在药庐里沉稳有力的为躺在床上的云盖雪挂云帐。
  他看着云盖雪白皙的脸上那些突兀的红点,又看向角落里用大葫芦吨吨吨的晏然。
  果然,一个大男人照顾另一个大男人能有个什么好呢?
  晏然假装自然的吨酒,躲避着唐四时的眼光,不就是一晚上忘了点药饼吗?云盖雪至于被蚊子咬个一脸包吗。
  以前怎么没发现他这么细皮嫩肉的。
  唐四时又自然的拿起床边的被套准备给云盖雪换个新被子,动作行云流水,娴熟之极。
  那厢唐四时做家务有多行云流水,娴熟之极,这厢唐不言就有多傻眼。
  李成蹊看不下去了,走到云帐面前,拎起一角:“有那么难吗?这个?”
  唐不言老脸一红,那也不能在李成蹊面前暴露自己五体不勤的本质呀,她把李成蹊手中的云帐一角给扯回来,结结巴巴说道:“你,你,你去喝茶,对,去喝茶。”
  她仔细观察着,终于在屋顶上方有一个勾角。
  唐不言仔细的想了想自己那个屋里云帐的构造。
  原来只需要把云帐的棉勾挂到屋顶的勾角就好了嘛。
  唐不言瞬间百倍有信心。
  只是这勾角,看起来好像好点高……
  没关系!肯定可以搞定的。
  “这里我来就好了,不用你管。”唐不言说罢就抱着云帐去了李成蹊的床榻那边。
  李成蹊端起手中的茶,眼光落在床塌之后的长支杆,用那个工具就可以轻而易举的把云帐的棉环挂到天花板上勾角上。
  “她这么快就找到解决之法了,不错。”李成蹊在心内暗忖道。
  终于可以安稳的喝一口茶。
  “啪!”
  一双小鞋随意的脱在塌下,唐不言直接踩上了李成蹊的床上。
  “噗!”
  李成蹊一口茶全喷了出来。
  唐不言幽怨问道:“你是嫌弃我踩脏了你的床?”
  李成蹊慌忙擦拭嘴角:“没有没有没有,你随便随便。”
  唐不言哀怨问道:“女子不能随意露足于男子,还不是你要我做你的丫鬟,我这才没有了办法,如今你还说我随便。”
  李成蹊:……
  唐不言:做个作精谁不会,怪简单的!
  唐不言也不与他再废话,要赶紧把云帐挂上啊,还有一堆事没有忙完呢。
  李成蹊有些头疼,他将唐不言放在身边当作贴身侍女,是存有一份私心的。但平时这些活看若愚干的轻轻巧巧,他竟然没有想过,贴身侍女的岗位也是需要专业技能的。
  更没有想过,在厨房里纵横驰骋的唐不言,其他的生活专业竟弱如木鸡。
  李成蹊见她奋力踮起脚尖,伸长手臂拎起云帐上的棉环去够屋顶上的那个勾角。
  事到如今,也不能当面点穿她,只能旁边暗暗为她鼓劲加油了。
  只见唐不言咬着牙去够勾角……
  实……在……是……
  太难……够到了!
  唐不言脚下趔趄,一声尖叫,脸就朝着李成蹊的床上躺去。
  李成蹊吓的大惊失色,一个箭步就冲上自己的床塌去扶她。
  这场景,怎么说呢?
  说它有几分狼狈吧?
  两人都摔个七晕八素,尤其是李成蹊不惜以身为肉垫,唐不言下坠落到床塌之前,慌乱之中奋力给了李成蹊一肘子……
  现在李成蹊疼的连倒吸一口气的力气,都没有了。
  但,好像也有几分旖旎……
  云帐轻薄透亮,水雾一般样子拢在两人的头顶上,将两个人拢个严实。
  穿堂的微风进来,轻纱似云般流连于两人身畔,云帐袍脚微微翻飞,似一只振翅蝴蝶。
  唐不言完全不明自己身处在这一片雾色之中有多惊艳。
  她只顾着去查看李成蹊有没有受伤,只是她受惊过度又没有经验,只能手忙脚乱的在李成蹊身上检查,呃,或称之为乱摸……
  唐不言:“你,你有没有事,我撞伤你哪了。”
  李成蹊:“没,没事没事,我……”
  唐不言完全不管不顾他的回答,依然在他身上“检查”道:“是这吗?这疼吗?”
  李成蹊慌乱的躲着,他咬着牙高声对外喊道:“若愚!若愚!”
  唐不言一边检查他的伤势,一边回答道:“若愚姐姐已经走了呀,这别院现在哪还有别人。”
  李成蹊被包裹于云帐之中,根本没有多宽的余地可以给他躲闪。
  他一咬牙,只得抓住唐不言的手。
  李成蹊咬牙切齿:“不言,我真的没事,哪都不疼。”
  唐不言看他抓住自己的手,默默的把手抽出来。
  干巴巴的回应他:“哦。好。”
  李成蹊只觉得自己如同身置于一个不好不坏又有点荒诞的梦里。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