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醉倒需等君来扶 > 第二十章 李戬的秘密

第二十章 李戬的秘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水面冒起了一圈小气泡。
  小气泡层层漾开,逐渐越来越大,从寒潭水里翻腾出半裸的李戬。
  寒潭水实在太冷了,李戬出得水面,脸色冻的极白,浑身控制不住的打着寒战,在寒潭呆的每分每秒都让他的肌肉如同刀割般剧痛。
  任谁也想不到寒潭底下会连着另一个山体的空洞,从寒潭底游过来就能到这里。
  这里与玄奇山巧妙相连,实际上通过寒潭底游过来,便已然出了玄奇山的地界,于是两人约定好在此见面。
  李戬必须忍受过寒潭的巨大痛苦,他要来见一个人,除了晏然之外,只有他能让自己恢复功力。
  自从音羽门定了来玄奇山的计划之后,这个人就一直在他们身边。
  他的武功深不可测,就连师傅这种排行第三的绝顶高手都无法察觉到他的存在。
  他是天下第一,凌绝门的掌门,李承天。
  李戬第一次来这里时,几乎不费吹灰之力。
  他控制不住身体的剧烈的抖动,抬头就能看见一光束通过山顶处的山洞,直射进这个山体的空腔里。
  他第一次来时,只凭借轻功就可以从那个山洞轻巧落到这里。
  但他被晏然封住了功力,如果从那里落下,很可能摔死。
  迫不得已,他只好忍着切肤之痛从寒潭里游进来。
  李戬看着那洞口,有一瞬他觉得自己就像这井底的青蛙,井里再大,他抬头也只能看见井口的那一片天。
  井口撒进来是阳光之时,他就沐浴在这阳光里,他就是音羽门的首席弟子,表面风光无限天之骄子。
  井口透进来是月光之时,他就躲藏在这冰凉的月刃里,父母抛弃他,取而代之的是世界上最严厉的师傅。孤独如最锋利的刀,将他的所有感情划的面目全非。
  更糟糕的是,若井口落下的是雨,不管雨点打在他身上有多疼,旁人只会觉得青蛙应该享受这种风雨中的磨砺。
  他只是一只没有人看见,躺在烂泥里的可怜青蛙。
  湿漉漉的头发紧贴着他的额头,他紧咬住下唇,身上的寒战越来越细密,竭尽全力往岸边趟去。
  待到岸边,他已经完全受不了寒气的压迫,被迫打坐运功,企图把身体的寒气逼出去。
  他只是接受不了,自己这个狼狈又失败的样子,被李承天看到。
  晏然的银针不是吃素的,李戬想靠意志战胜绝不可能!
  李戬想强行运功,使得他体内真气猛然一滞。李戬喉头一甜,血气直窜上来,他控制不住的一口血喷出来。
  一个身影却不紧不慢的信步踱步到他身边,伸手在他的肩头上一按。
  李戬立刻感到一股充沛的真气输入到他的体内。
  李戬感觉这股江河一般的充沛真气直冲他的经脉,推进着他体内的银针在血液里迅速游走。
  银针细如牛毛,从他的手臂生生被逼出体外,手臂虽疼痛,但李戬却顿感一阵轻松,银针之威已经解除,只要他勤加恢复,就能将功力恢复如初。
  巨大的疼痛使得李戬头上汗如瀑流,但他内心却从未如此开心过。
  还未等他有所开心的表示,脸颊就遭受李承天突如其来的耳光,火辣辣的疼迅速攀上了他的脸颊。
  他也顾不上脸上的痛楚,翻身跪倒就拜:“谢前辈解我身上的银针之苦。”
  李戬大声的感谢在这空荡的山体中回荡着。
  中空的山体里只站着玄色锦衣的中年男子和跪拜的李戬。
  玄色锦衣男子正是李承天,他高冠束额,一双桃花眼多看一眼都是风情,高挺的鼻梁,轮廓分明,分明就是一个俊朗的美男子。
  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的痕迹尚浅,但阴鹫之色布满俊朗的面庞。
  他看李戬的神色喜怒难辨:“竟然被这种雕虫小技所困,我平日里是怎么教你的。”
  李戬不敢抬头,只回应道:“是我一时疏忽。”
  “输了就是输了,输了就是一败涂地。”说完,他竟自顾自笑了起来。
  李戬习惯了他的喜怒无常,只得忍气吞声道:“是我没用,丢前辈的脸。”
  李承天收复了笑意,淡漠的说道:“你是挺没用的,我让你杀云盖雪,你受了伤,云盖雪也没死,你是个一无所成的废物。”
  李戬咬咬牙,实则这些话憋在他心里已经很久了:“前辈,我实在不明白……”
  李戬带着一股豁出去的决心,抬头直视着李承天。
  这些天,这个问题纠缠着李戬不得安生,现在终于问出来,更带有几分恼意:“前辈为什么一定要让我杀云盖雪?”
  “你可知道云盖雪与李成蹊是什么关系?”李承天悠悠的问道。
  李戬一愣,他没想到,李承天会是这个回答。
  李承天也不指望他能回答,又是神经质的一笑:“他们是亲兄弟。”
  李戬从地上直接站起了身:“亲兄弟?你让我对云盖雪动手,那李成蹊如何会把乌珊给我!”
  “如何不肯?你可知今年玄奇山就得两支乌珊,你不杀云盖雪,云盖雪这个病秧子就会用掉这两支乌珊,我是为了你好。”李戬的怒气冲冲,李承天反倒不生气了。
  李戬的怒气逐渐被疑惑侵占:“我若杀了云盖雪,他就算有一万支乌珊,也断然不会给我的。”
  “我何时说过,你要的乌珊,必须是从李成蹊手里拿呢?”
  李承天忽然大笑起来,这大笑与他之前的笑意完全不同。这笑声充满了发泄,恶意、嘲讽之意,骤然听之,令人毛骨悚然。
  李承天却不打算停止这笑声,他笑的东倒西歪,上气不接下气的喘着说:“你可知道,我在他们俩兄弟身上种下了什么因果?”
  李戬不回应他的癫狂,却在心里唾弃道:“疯子。”
  李承天却听不到李戬内心的嘲讽,只是得意于自己疯狂的创意,自问自答道:“是暗示,我给他们的心,种下的最黑暗的暗示。”
  李承天抚着山体的石墙,怔然的说道:“我很小的时候,生活在一个很像这里的山洞。不同的是,那里有很多很多的书。我从一本古籍上,见识到一种很神奇的术法,名为催眠。”
  李承天絮絮叨叨的叙述着,仿佛陷入了自己的回忆里。
  “我十分喜欢这种杀人不刃血的方式,这么多年,我实验的最成功的就是这一对兄弟。”
  李承天得意的说道:“我给他们很多的暗示,当他们中间的一个人,心有杀意之时,另一个人也会感受到有抑制不住的杀意。”
  李承天笑着问李戬:“你说是不是很有意思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