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醉倒需等君来扶 > 第二十一章 帮主,洗澡!

第二十一章 帮主,洗澡!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戬喊住若愚:“我并不喜欢吃这种甜食。”
  若愚眨眨眼:“不喜欢么?不喜欢可以扔掉,少侠不必跟我说。”
  李戬便拿着那一串红果子尴尬的站在原地。
  若愚行礼便离开了。
  李戬犹豫再三,终于挑起了其中一个果子吃掉了。
  她果真没有骗他。
  甜,丝丝的沁入他的心底。
  这甜几乎扫除了他之前所有阴霾和自怜。他身上的银针之苦已经被去掉了,只要他再做一件事,权利地位几乎唾手可得。
  凌绝门,江湖第一大名门正派,是多少成名江湖的人都想去的地方。每一个弟子只要得到帮主的认可,都会获得一样帮主亲授的武功或者是秘技。
  以前李戬都以为是假的,现在他相信都是真的。凌绝门的掌门李承天,他通晓古今,他的武功深不可测,就连那些闻所未闻的秘技,他也感受到了巨大的威慑力。
  可是这样的人却说,他要把凌绝门给自己。
  李戬信李承天说过的所有话,一只猫没有必要去说谎骗一只菜板上的鱼。
  有什么比凌驾一切的权利更重要呢?
  李戬这样问自己。
  
  拉着若愚的手,小童子偷看她。
  若愚笑他:“有什么话就说,你小小年纪怎么也学会迂回这一套了。”
  小童子便睁大眼睛说道:“若愚姐姐,你托了三叔好久才得了那一捧果子,怎么都给了他。”
  若愚点点他的鼻尖:“怎么了,你馋嘴了?”
  小童子点点头:“果子长在悬崖上,一年才得那些,任谁吃了都不可能忘记那种甜。”
  若愚有点怅然:“你说的对,我希望他能永远记住那种甜。”
  小童子好奇:“为什么啊?”
  若愚若有所思:“他的心比我们俩都苦,比我们俩更需要那么甜的果子。”
  “可他那么苦的心,要多少甜才能填满?”
  若愚摇摇头:“你错啦,那么苦的心,只需要一丝丝甜就可以填满了。”
  小童子想了想,又说道:“可是,他需要这些甜嘛?”
  若愚一愣,脚底下的脚步也停了。
  她想起上午去音羽门见樱藜,樱藜三句话不离李戬练功。
  “他喜甜,受伤了不能吃的太甜的食物与他的伤口不利,会耽误他练功。”
  “他的房间不能太潮湿,也不知道是怎么修习的内功,竟然会怕冷。”
  ……
  樱藜说过,他怕冷。
  一个怕冷的人又怎么会去寒潭练功呢。
  她能感受到那一刻他泄露出来的杀意,他放弃杀她,并不是因为小童子来了,而是因为他尚有良知。不然左右不过是手上多一条别人不知道的人命而已。
  她想告诉他,人不会一直苦,甜是可以被填满的。
  但若是他想要的甜,就是别人认为的苦呢?
  若是樱藜所给的,就是他最想要的呢?
  汝之蜜糖,鄙之砒霜。
  可能,这一切不过是她庸人自扰罢了。
  若愚摇摇头自嘲自己到底还是乱了方寸。
  她需要去一趟给帮主回话。
  ***
  此刻她的帮主正在头疼。
  他简直没脸去看,那个蠢女人指挥着一众的小厮和婆子给他送进来的一应洗澡的物事。
  唐不言咂舌,没想到洗澡也是一件这么复杂的事啊。
  她不过是去水房里问询了一下,帮主要洗澡,需要找谁去办而已。
  从水房到伙房,乃至砍柴组的人都知道了,大白天的帮主要洗澡,众人眼神交叠,暗自比赞。
  李成蹊才是那个真正在寒潭水里洗澡的人。
  他有催化之力,根本无惧寒潭水的彻骨。
  若愚从不操心帮主这些琐事,她只需要每日帮帮主准备好换洗衣物即可。
  唐不言指挥大家把东西摆好,遣散众人,去喊正在扶额的李成蹊。
  她本不擅长做这些事,此时更是紧张到开口说话就磕磕巴巴:“李……帮,帮主,洗澡吧。”
  唐不言这才看见李成蹊穿着干净而又干燥的新衣服,奇道:“帮主!你已经洗过了呀……”
  唐不言一阵懊恼,上任的第一天,怎么能做的这么失败呢!
  李成蹊根本不想放下遮脸的手,闷闷的回应道:“我不用了。你下去吧。”
  唐不言咬咬牙,怎么能知难而退呢。
  “帮主,你要么再洗一次吧。”
  李成蹊听得唐不言的话,内心不淡定极了。
  “在这?”
  “你我?”
  李成蹊指尖划过空气,指向唐不言和自己。
  这指尖像是连成了一根线,把他们俩牵在一起。
  唐不言低头,脸红的像熟透的番茄,呐呐的说道:“我,我总不能以后,总不伺候你沐浴更衣吧。哪家的丫鬟这么金贵的呀。”
  其实唐不言从骨子里来说,是能接受这份差事的,她自小与母亲和哥哥学的独立自主。能在玄奇山上安定下来,自己有手有脚,做个丫鬟,总好过白吃白喝。她跟哥哥还曾曾说笑过,努力给老孙头打工,挣点钱开个吃食铺子,能保一家温饱就好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