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醉倒需等君来扶 > 第二十二章 不言,找到他,带他回来

第二十二章 不言,找到他,带他回来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可以睁开眼睛了……”
  唐不言闭着双眼躺在冰冷的泥地上,她的意识犹如在黑暗里找不到有光的地方,万分安静。有人在她耳边轻轻的唤醒了她,这声音像一根救命稻草,她伸手牢牢抓住,从黑暗中挣脱出来,突破了渊色如墨的困境,来到了光明之中。
  唐不言猛然睁开眼睛。
  眼前的光明,不算纯粹的光明。
  天空暗压压的,仿佛离大地很近,压的人喘不过气来。大滴大滴由雾气凝成的雨,猛的落下来。
  唐不言被这雨彻底浇醒了。唐不言拼命的大口大口的呼吸起来,逃脱致命的窒息感。
  她耳朵里落入了一个压抑的男声:“我让你们练功,为何你们俩会在这里。”
  唐不言全身像被人打了一样疼,她艰难的将脖子转动了一下,看到旁边不远处,一个男人正在对两个孩子说着话。
  男人有消瘦而挺拔的背影,身着玄色的长袍,一双云靴与唐不言视线平行格外吸引了她的目光。
  男人走动了几步,脚毫不犹豫的将落在水洼里的花踩成烂泥,来到花树前轻笑道:“我都不知道,原来凌绝门的双生子还有资格生活的这么惬意。”
  他的脸色阴沉下来道:“你们随我来。”
  唐不言看见那两个孩子抑制不住的全身都在抖着。
  男人已经走开了,他没有撑伞,任由雨点落在他的长袍上,这样暗色的天空里,玄色的外袍像一件被血沁湿的战袍一样,煞气十足的披在他的身上。
  弟弟全身抖的更厉害了,小声的对哥哥说:“哥哥,我怕。”
  哥哥伸手抓住他的小手,他的声音也在抖,面上的神情却很坚定:“弟弟不怕,有哥哥在,哥哥不会让你一个人去练残心经的。”
  他眼见男人的身形一顿,顿时内心也是一慌,像是自我肯定一般的说道:“娘亲肯定会救我们。”
  男人没再说什么,只是脸上露出的嘲讽之意越发浓厚起来。
  唐不言看着他们一大两小走远,咬牙挣扎着起身。
  她内心有点奇怪,其实离他们距离不远,这么一点的距离,不可能看不见这里凭空躺了一个人。
  唐不言不知道为什么,她懵懂的走到花树面前,看着他们三个人走远变小的背影,恍惚自己到底在哪。
  雨越下越大,呆在此处却是肯定不行。唐不言只得也踉跄的跟上他们三个人的脚步。
  唐不言一路跟着他们三人,路上有很多的人见到他们三人,都恭敬行礼:“帮主。”
  但他们都对唐不言视而不见,唐不言东张西望,东摸摸西蹭蹭,完全没有人感觉到她的存在。唐不言也不知道为什么,身上的疼痛感慢慢变小了,脚步也越来越轻快,离他们也越来越近。
  她走到两个孩子面前,两个男孩子长的极为精致漂亮,一摸一样的脸上透着孩子的纯真可爱,羊脂玉一样的皮肤,眼神里虽然恐惧,而气质绝佳。
  唐不言一边观察他们,一边紧赶慢赶的走着,这才发现看他们的脚步,虽然是两个孩子,但行走的速度已经比大人还快了。
  唐不言又跑了两步,想去看那个穿着云靴的男人。她刚走到他身边,他就像是知道身边多了一个人一样,男人忽然站定了脚步,朝唐不言所在的方向看来。
  凌绝门掌门李承天,用鹫鹰一样的眼神“看向”唐不言。
  唐不言被李承天突如的关注吓了一跳。她防备的看着李承天,李承天虽然长的十分好看,但眼神之中的阴鸷却十分吓人。
  此时他盯着唐不言所在的地方,也不说话,就更加吓人了。
  唐不言试着移动着自己的身子,李承天的眼光就随着她的移动而移动。
  唐不言吓坏了,呆呆的立在原地。
  两人的这一耽搁,孩子们与他们的距离近了。
  弟弟小声的问哥哥:“哥哥,爹在看什么?”
  唐不言一愣:“爹?”
  哥哥回答弟弟的问题,摇头道:“我也不知道。”
  从他们的视角看去,爹爹看的那个方向,空无一人。
  李承天却忽然笑了,那笑让唐不言毛骨悚然,唐不言以为李承天会忽然发难。
  可是他只是对着唐不言的方向笑笑,便转身对两个孩子冷冷说道:走吧。
  唐不言终于松了一口气。
  便见他们穿过一座城门。
  唐不言一字一字的念过城门牌上写着“凌绝顶”三个字。
  好奇怪,为什么要叫这个名字?
  唐不言眼见他们三人穿过城门洞子,便赶紧跟上。
  待她一穿过城门洞子,顿觉视线豁然开朗,印入眼帘的就是一座高山,高山之高仿佛立于云上,高山顶上还有一座巍峨的大殿。
  唐不言被这场景惊呆了。
  “凌绝顶”原来是这个意思。
  唐不言跟着三人走到山口处,发现要上山只有一条云梯可盘山而上。
  唐不言跟着他们踏上云梯那一瞬间,就已经后悔了。
  云梯没有扶手,现在离地面还近,唐不言已经感受到很强的压迫感。
  她真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自信可以走到顶上。
  唐不言的预测是对的,她跟到半路的时候,已经被三个人甩开了距离了。她几乎只能半闭着眼睛紧紧的挨着墙壁走。
  仅够一人通过的云梯由石刻而成,有些地方因为被长时间的风雨侵蚀,已经有一些钙化,形成蜂窝的形状,让人看了就觉得这个云梯十分不牢靠。
  越往上走,不安全感就越强烈,唐不言几乎感觉只要伸手就可以抓住身边团团的云。
  她简直走的腿软,有一瞬间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在这。
  唐不言上天入地无门,闭着眼睛喊着:“老天啊,我为什么会在这啊,谁来救救我!”
  玄奇山上。
  李成蹊正看那花树看的入神。
  唐不言求助的那一瞬间,他感到心痛不止,这痛来的翻江倒海,让他不扶着门框根本无法控制身形。
  晏然马上发现了他的异样,掏出银针在李成蹊身上几个起落。李成蹊没有如想象中好一些,而是更加瘫软了下去。
  晏然慌忙扶住他,神色慌张的问道:“小云出问题了是不是?”
  李成蹊艰难点点头,额上已经沁出细密的汗珠,他扣住晏然的手臂艰难的吐字:“带我,带我去药庐。”
  晏然着急:“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去药庐!”
  李成蹊摇摇头:“带我去,不言也出事了。”
  李成蹊现在也已经感觉不到,这到底是因为小云出事了,还是不言的催化之力与他产生了呼应。
  他感觉到一股杀意直冲他的心门,难以控制的烦躁让他只想马上捉刀出去大杀四方。
  晏然知道现在情况危急,直接架起李成蹊。
  李成蹊咬着牙忍耐着身体的剧痛,他每走一步都如同走在刀尖上一般。
  李成蹊说话已经开始喘息:“从后山走,被人看见不好。”
  晏然点点头。
  若是被人看见帮主成了这个样子,指不定会人心惶惶成什么样子。现在音羽门还在身侧,此时没有了李成蹊和云盖雪的弹压,会出不必要的乱子。
  药庐里,李戬蹲在唐不言和云盖雪面前,两人如入定一般的坐在一起。
  李戬探探两人的鼻息还一直在,因为来不及向李承天汇报,他不知道要怎么去处理眼前的问题。
  他听的门外一阵响动,晏然跌跌撞撞的将李成蹊扛了过来。
  李戬又如法炮制的躲出了窗外。
  晏然扶着李成蹊进屋,两人看得屋内的情况,晏然心急如焚的抛下李成蹊赶过去看云盖雪的情况。
  他查探一番,看不见两人有任何身体上的异常。晏然又掏出银针来,李成蹊嘶声喊道:“晏然,住手。”
  李戬在门外听得李成蹊的情况,心中一动,果然如李承天说的一般,云盖雪出事了,李成蹊就会有事。
  晏然心急如焚的说道:“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从未见过这么古怪的病症?”
  李成蹊沉闷的声音带有一些几不可闻的恨意:“这是催眠。万万不可以去打扰他们俩,不然很有可能他们两个人都永远醒不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