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醉倒需等君来扶 > 第二十四章 樱藜与李成蹊的渊源

第二十四章 樱藜与李成蹊的渊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玄奇山上已经风平浪尽的过去了两天。
  在这两天里李戬去寒潭深处找过李承天,却并没有如愿以偿的找到李承天。接下来该怎么办,李戬就像是一只断了线的风筝,他很希望有人能牵住他,他就不会像现在这样被对权利的渴望烧的坐立难安。
  他反复的咀嚼着李承天给他的指令——对云盖雪说出那句暗示之后,会让李成蹊遭受到难以承受的打击,会让他们俩陷入痛苦,等他们互相折磨死对方之后,以后凌绝门的继承人就是自己了。
  现在玄奇山看起来风平浪静,他探听不到任何的风声。玄奇山来的人素质极好,在若愚的带领下完全滴水不漏,既彬彬有礼又让他们察觉不出半分异样。但这种情形除了音羽门诸葛那一脉混吃等死的废物看不出来之外,就连从未跟玄奇山打过交道的靳溪都察觉到事情有异样,太谨慎太小心,事出反常必有妖。
  但李戬只假装自己的旧伤未愈,大门不出二门不迈,音羽门的人只以为他被诸葛伤了自尊,不再管理帮中杂事。
  所有都可以装傻充愣,唯独樱藜不可以。她带着李戬上山来,本身就是为了给李戬要得乌珊来疗伤,好帮助他参加今年的武林大会。不成想,乌珊没要着,还给李戬添了新伤。
  今天她去找晏然照例吃了闭门羹。
  李戬伤了云盖雪,让樱藜觉得内疚,不知不觉的矮了一头,因而处处忍让。到如今这一次次的闭门羹吃下来,已经把她的内疚磨个一干二净。她本来就是性子急躁的人,现已是怒气意难平。
  樱藜来到李戬处替他检查伤患,玄奇山配给的医生只能为他治疗外伤,跟诸葛比武的外伤早已痊愈,但内伤却是拖不得。樱藜只要一想到晏然的银针还在李戬的经脉里攒动,她就心惊肉跳。
  李戬却没有跟樱藜说他身上的伤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只因改门易派实在是与欺师灭祖无异,他现在不能跟樱藜说出李承天的存在,只好装着傻配合樱藜的检查。
  “岂有此理,这几日连若愚那个小姑娘都不来了,这算什么,当我们音羽门是来寄人篱下吗?”樱藜见李戬外观无异,想想这几日自己吃的闭门羹,当真令人火大。
  李戬心念猛的一动:“师傅,我从来没问过您,李成蹊与您到底有什么渊源,您这么笃定他会把乌珊拱手让给我。”
  樱藜神色依然不虞,但听得是李戬问她,便不自觉放软了语气,缓和道:“三年前,你们师兄弟代表师傅去给凌绝门掌门拜寿,可还记得?”
  李戬有一点不自然的点头。
  他当然记得,就是那一年,李承天秘密的见了他,说他根骨好,要传他一门功法。那功法十分隐秘,最是杀人于无形,李承天说这武功练到最终层,只怕连他自己都难以察觉何时被杀。
  李戬又惊又喜,凌绝门在江湖中会挑选一些有潜力的人作为入门弟子乃是惯例,挑中了出手便是一门绝学。
  挑选已经有门派的弟子,恐怕还是第一次。
  李戬虽然对那一门功法十分向往,但改门易派乃天理难容之事,李戬便再向往这门功法,也不能背叛从小就把他收养在身边的樱藜,毕竟如果没有樱藜的话,他作为一个孤儿,可能早就死了路边。
  李承天听他的理由,赞他是个好弟子,说不欲让他拜师,只是送他一门功法而已,随意念了两句口诀。
  李戬永远记得自己当时的心情,他只听了前两句口诀,便完全被这门功法给征服了。后来李戬一直暗自修习,李承天总会在他需要的时候,就秘密来到音羽门点拨他。
  李戬想着这些年的秘事,却忽略了樱藜的脸颊上不知为何飞起一抹不清晰的飞霞,她掩饰了一下自己的神情,微垂眼眸道:“就是那一年,我接到老友的求助,要我来这玄奇山,这玄奇山,当年,哼!”
  樱藜不高兴的瞥了一眼现在这略显简单的住处。
  冷笑道:“以前就只是个贼窝。”
  李戬倒是意外:“我看李成蹊天生贵气,倒不想他是个改邪归正的回头浪子?”
  樱藜摆摆手:“不,当时玄奇山不是李成蹊管事,只是一群乌合之众在这山上胡乱集结了落了草,靠着这山烧杀抢掠过往的商户。”
  樱藜继续说道:“我来了此地之后很快就把贼窝端了,但这种胜利并没有什么值得高兴的,你道为何?”
  李戬对这种突如其来的问话并不陌生,这是他们师徒二人之间的常态。最先开始李戬对帮中俗务十分厌恶,回答这种问题时,经常牛头不对马嘴,惹的樱藜生气。
  后来靳溪点拨李戬,这是樱藜在培养下代掌门之意。
  初时李戬只沉迷于武学之中,对掌门之位毫无想法。是李承天让他逐渐明白获得权力,意味着一个帮派会把所有最珍奇的资源向他一个人靠拢,才让李戬慢慢沉下心来应答樱藜的问题。
  李戬沉吟了一下说道:“春风吹又生,乌合之众落草结派极为容易,师傅却不能时时守在这一处除害。”
  樱藜面露满意之色:“没错,正是如此。正在我觉得事情棘手之时,我发现那些乌合之众中的李成蹊,不过是个跟你同岁的少年,那时已武功十分高强,进退极为有度。我费了一番功夫才将李成蹊收伏。这才知道他之前受了重伤,对过去的事情记得不甚清晰,是玄奇山的人将他救下,留在山上过日子。玄奇山自他来了之后,逐渐分成两派,老帮主原是赞成大家金盆洗手,做点正经买卖度日。不料他的把兄弟却反了水,将老帮主一家杀了,内讧之后群龙无首,这才闹出了烧杀抢掠的乱子来,这才被我轻易瓦解。”
  李戬一震,三年前,他还未获得李承天的帮助时,师傅只说他是个厚积薄发的苗子,说不定能大器晚成。是李承天说他修炼未得法门,亲自教导,才让他武功突飞猛进。
  只在那个时候,这个来历不明的李成蹊就已经得到了师傅的如此肯定了么。
  樱藜却不知他心中所想,接着说道:“我见他张弛有度,便有心扶立他。我在玄奇山呆了一月有余,那些碍着面子拉杂着关系的余孽我都一一出手替他清理了,他上手极快,很快就得了这玄奇山的人心,不出这三年功夫,因着云盖雪的名气,竟然就成了江湖上有名有姓的帮派了。”樱藜感慨李成蹊的手腕,也不免偷偷拿李戬与李成蹊做了一下比较。虽然李戬天资差了一些,但总归是勤勉,这些年也终于出落成可以独当一面的人物了。
  李戬听到云盖雪的名字精神一震:“云盖雪以前在江湖上很有名吗?”
  “何止是有名?”樱藜手指不由得在桌上敲出了声音。
  “云盖雪是江湖上赫赫有名的魔头,一人之力杀人灭派,凌绝门一直在派人处掉他,但这个云盖雪却十分的狡猾,从来都没有人能真正知道他的行踪下落。”
  李戬想起李承天对他说过李成蹊和云盖雪是亲兄弟的事,忙追问道:“是李成蹊一直在隐藏云盖雪的行踪吗?”
  樱藜摇头:“不可能,云盖雪名头太大了,小小的玄奇山如果私藏他,早被查到了。”
  李戬奇道:“云盖雪名气来得如此之大,现在倒成了二帮主,就没有人前去讨伐他们吗?”
  樱藜叹道:“这就是李成蹊不可小觑的过人之处,把云盖雪放在大家都能看见的地方,这是一个阳谋。”
  李戬抓住了这句话的重点:“阳谋?”
  樱藜说道:“起初几大门派相继派人前来询问李成蹊的意图,都被李成蹊的怀柔手段给顶回去了。李成蹊对江湖说,云盖雪已经放下屠刀,总要给人一个立地成佛的机会,若是以后云盖雪再犯了什么天理难容的事,就由玄奇山来为民除害。”
  李戬带着几分不可思议:“就这样,就把云盖雪给保了下来?”
  樱藜看他一眼:“当然不可能,但是你别忘了玄奇山有什么。”
  李戬张口结舌:“乌,乌珊么?”
  樱藜点点头。
  李戬急道:“就算他用乌珊去贿赂某些人,总不至于江湖上人手一份乌珊吧?”
  樱藜不满道:“我说了,这是一个阳谋。江湖上标榜自己是名门正派何其多,私底下又包藏着多少私心和祸心。那几个百年根基的大派,虽然面上不屑与玄奇山争乌珊,但大家都明白哪个帮派拿了乌珊,难保这个门派中的新一代中有天赋异禀的孩子,这个门派就会赢在起跑线上。可是乌珊数量有限,又不好明抢,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谁都别想拿到乌珊。”
  樱藜站起身来,此时已经是西山落日之时,夕阳余晖从窗户里撒进来,照的她面容祥和,竟不像再生气的样子。
  她叹口气接口道:“云盖雪上了玄奇山,几个江湖的名门宗师争先恐后的装聋作哑。谁也不敢去得罪玄奇山,生怕有人趁虚而入,踩着自己去给李成蹊卖好,李成蹊就会把乌珊倾斜给哪一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