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醉倒需等君来扶 > 第二十八章 雨过天青

第二十八章 雨过天青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李戬便是看着若愚,他也被人关心过,那些师兄弟之间可能有一些对他首席弟子身份的敬畏,但樱藜对他的关系是实实在在的,他能感觉到,因而他今天对云盖雪和唐不言痛下杀手,如果樱藜最后知道了他的全盘阴谋,肯定不会放过他。但他却有这个自信,她一定不会对自己下杀手,那便够了。
  但是若愚,她只是一个这样清翠的女子,无欲无求,出现在他的生命中,便是赏了他一把果子,就把他的魂给勾住了,她让他觉得这个世界,总还是干净的。
  李戬胡思乱想之间,云盖雪一动不动的抓着他的手腕,没有出手,只是两眼定定的看着他。
  若愚紧张的要命,二帮主和不言小姐的命保住了,但她也不想让李戬死。
  李成蹊听到了若愚的尖叫,知道有人进了药庐,心下一阵大乱,他心中加重了攻势,嘴上说道:“樱藜掌门,李戬去哪了?”
  若愚的尖叫声不小,在药庐外交手有武功的人都听得分明。樱藜大惊,她原以为她已经占了上风,拿下李成蹊只是时间问题,却没想到李成蹊加重了攻势,他还在隐藏着实力。
  如今他还能分心来问话,樱藜心下一沉,他的武功实在是深不可测。
  樱藜一心应战,李成蹊的话却让一旁的靳溪听了进去。他迅速打量了一番战场,心猛的一沉,李戬果然不在这,他受了那么重的伤,还想着去药庐内。
  说明他今天的目标,只是药庐内的那两个人!
  靳溪大喝一声:“都住手!”
  他内力深厚,这一喝让不顾性命、乱打乱杀的玄奇山帮众都如被醍醐一般,昏昏沉沉的放下了手中的武器。音羽门的帮众也松了一口气,靳溪不允许他们下杀手,玄奇山的人又不怕死,被打的再狠,只要有一口气就还撑着刀柄起身再战,正所谓乱拳打死老师傅,他们早已被这种滔天的战意给吓到了,时间一长反而落了下风,此时各个都是周身被汗水打透了。
  此时,一泄劲,两帮人横七竖八躺了一地。
  两位帮主眼看此种情况,同时后退收手。
  樱藜不敢大意,手还扣在琵琶上,眼睛盯着李成蹊,口中问靳溪:“怎么回事?”
  她问着,却见李成蹊完全不理会自己还在他的身后,转身就飞速的朝着药庐奔去。电光火石间,只要樱藜出手,必定重创李成蹊。
  或者,她看向地上躺着的晏然,杀了他也可解心头之恨。
  却听靳溪说道:“师傅,李师兄不见了。”
  樱藜顾不得纠结偷袭李成蹊,她扫视一圈不见李戬人影,再想到刚刚李成蹊不管不顾的样子,顿时有些明白。
  她的脸色变的苍白,心头忍不住涌上阵阵寒意,如果真的是李戬的阴谋,那么她……她看向靳溪,靳溪的欢心丹……
  她怎么对得起靳家的托孤之责。
  靳溪却磊落跌荡,他看向樱藜的眼神一如既往的清澈透亮,此时他的脸色也不太好。他忽然有点厌恶,厌恶拿这么多人的性命,去为一个人搏。
  他看向地上受伤呻吟的弟子,缓缓说道:“师傅,李师兄一定在药庐内。你进去,一定要小心,恐怕……”
  靳溪心里明白,如果李戬真的对云盖雪和唐不言下了杀手,那么他们师兄们将毫无生还的可能走出玄奇山。
  樱藜不待靳溪说完,便飞身跃起奔向药庐内部。
  这院子本不大,樱藜的武功一个纵跃就快到药庐门口。
  却看云盖雪手扼着李戬的脖子出现在门口,李戬昏迷着不知是死是活。
  云盖雪的眼中带着平静,仿佛只是在做一件稀疏平常的事情。别说李戬受了重伤,便是他完好无损,在云盖雪手上也走不出几招。
  但云盖雪看到院中昏迷的晏然时,眼神忽然一变,眼神中的平静覆上几分愤怒,对着李戬的胸口就是一掌,樱藜简直被吓的魂飞魄散,一个旋身去接李戬。
  李戬猛的一口血突出,待樱藜接到他时,李戬猛的睁开眼睛,眼底那一抹金色令樱藜心头大震!这分明是!那个人的独门绝学,怎么可能被李戬学到。除非,除非那个人一直在他身边。
  樱藜心乱如麻,她不知道那个人一直跟着李戬的心意是什么,她本就心里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此时仿佛装秘密的框子被掀开了一角,她却完全不知道该如何把这一角给遮上。
  她抱住李戬的身体,她本身爱洁,衣服多为白色,此时已经被李戬两次吐血弄的污浊不堪。
  这一次再也没有灵药可以救他的性命了。
  她紧紧抱着李戬的头,在他的耳边用最低的声音,颤抖的问道:“他在哪?他在哪?”
  李戬听得她的声音,他周身已经没有一寸好肉,被樱藜一抱更是痛苦不堪。他想开口说话,他咕隆的说了什么,口腔中的血污堵住了他的喉咙。
  樱藜更是难过,声音抖的已经不成样子,控制不住的流泪:“戬儿,戬儿你不要死。你死了我怎么办……”
  “寒潭。”樱藜听得一个女声剧烈的喘息着,说出了这救命的两字。
  樱藜抬头看,若愚凌乱的发丝被汗给濡湿了,她从药庐内部跑出来看到李戬的情形已是无力回天,她只觉得耳目中一阵轰鸣,待她跌跌撞撞跑到他们身边,听得樱藜的问题,他在哪?
  他?
  若愚猛然想到他们俩相遇的场景,那个时候他被晏然的针伤所制,寒潭对于他来说无异于割肉之苦,但他还扯谎骗她在练功。
  一定是那里,那里一定有什么!是他必须要去找的。
  “寒潭!一定是那里!樱藜掌门你快带他去,快带他去!”若愚再冷静再聪明,现在也忍不住哭出来。
  樱藜不再说话,在若愚身上,她好像看到了,年轻时候的自己,也是,这么一股傻气。一股傻气喜欢不该喜欢的人。
  她对若愚投去感激的目光,来不及说什么,便带着李戬去了寒潭。
  李成蹊飞快的奔入到药庐内。
  他的心脏都快碎裂了,竟然,竟然让李戬就这样靠近了他生命中两个最重要的人。
  如果他此时踏进门去,只看到两具血肉模糊的尸体,他会在杀了音羽门所有人之后,跟着他们一起去死,这世界本来就孤独,若不是老天爷将唐不言送到他身边,他也早就应该死了。死很简单,但是现在他想跟她一起活着,好好的活下去。
  那院内进药庐的路程如此之短,李成蹊又是全力奔赴,转瞬即到,但李成蹊只觉得自己太慢了,太慢了。
  他带着惊心动魄的心情一步踏入药庐内。
  没有血腥,没有尖叫。
  药庐内安静的如同被隔绝了一般。
  他看到云盖雪掐住了李戬的手,顿时感觉自己的呼吸回来了。
  他脚下一软,手扶住门框才勉强站立住。
  他大口急促的呼吸,发出了生平最响亮的笑声。
  没死!他们都没死!!!
  “小云!小云!你醒了!很好很好。”他抑制不住他的笑意,好像要把这么些年所有的笑都用在这里。
  他的眼神扫射着不大的药庐,却没有看见唐不言的身影。紧张的感觉重新又攫取了他的心脏。
  他控制不住,声音像是从心脏的腔体中被挤压出来而变形:“唐不言!唐不言!”
  一双女生的小手,从他的身后环抱过来。
  轻轻的捉住他因紧张而颤抖的手,她的脸埋在他清瘦的脊背里,声音闷闷的说道:“我在这,李成蹊。”
  李成蹊全身一紧,他毫不犹豫的反握住她的手。
  手却抖的更厉害了。
  唐不言抑制不住的眼泪都落在李成蹊的后背上,她做到了,她回来了。
  好险,她回来了。
  不然她险些就失去了这个人。
  她感觉到李成蹊的手在剧烈的颤抖着,她心里情意随着李成蹊的颤抖而剧烈翻涌起来,她才知道,他有多喜欢自己。
  就像自己喜欢他一样,一样多。
  李成蹊转身将唐不言紧紧的抱在怀里,他的命,回来了。
  唐不言也不犹豫更加用力的环住他的腰身。
  李成蹊用下巴顶住她的头顶,眼框抑制不住的红了,他知道自己这波澜不惊的年月里,就只是一直在等她而已,他想开口说些什么,一开口声音已经哑的不成样子,他有好多话想问,可是到了嘴边只问出一句:“你回来了。”
  唐不言听得他的话,在他的怀里噗嗤一声笑出来,从他的怀里挣脱开来。
  “你没话跟我说吗?净问一些傻话。”唐不言依在他怀里也不挣开,只是大胆的看他的眼睛。
  他低头看怀中的唐不言,因为刚哭过,眼睛里还有一些湿漉漉的,像丛林里最圣洁的鹿,那纯真无邪的眼神,只会与之对视的人觉得美好。
  他裂开嘴唇,轻笑的确认道:“嗯,你回来啦。”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