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满袖天风 > 第15章 对半

第15章 对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叶家自来都是由主母治家,这一辈应当是蓝氏理家,她也是生长于富家,身子还好时,独当家务,量入为出,上下之事不分大小,一概诀于蓝氏,乃是公婆都倚重的长媳。
  
  可惜这几年养病,这才交由二儿媳白氏。此番白氏被训斥,不得不交出一半管家权,日后什么事都得和徐菁商量着做。
  
  回去后白氏也与心腹仆婢们商量了许久,知道公婆定然是顾忌到家里还要依仗她来打点,徐菁却没掌过家,故而只叫分一半。但日后徐菁熟稔了家事,岂有她立足之地。
  
  故此,这掌家权只可明面上给徐菁,万万不能让她真的熟悉了家里的事宜。
  
  好在这几年白氏经理家中,上上下下收拢、调换了不少自己人,只叫他们阳奉阴违糊弄徐菁便是。
  
  如此想着,白氏又放心了许多。
  
  一时白氏又忍不住痛骂起徐菁母女,尤其是扬波,她仔细回想发现了,徐菁那时根本没有发觉,后来也是扬波寸寸不让,从前真是看错她了!
  
  还有,后来大哥竟还叫她和扬波道谢,她那时脸都烧起来了,幸亏没有下人在场。那时唯有扬波一个晚辈而已,把她的笑话看去了……不对,根本就是扬波造成的。
  
  “扬波这无赖种子,莫要让我寻着把柄。”白氏咬牙切齿地拍打剩下的罗汉床。
  
  “阿娘……怎么了?”青霁原本是听说白氏好像被训斥了,于是来探望,谁知道撞见白氏发脾气辱骂扬波,她惊诧地道,“您为什么这样说扬波姐姐?”
  
  “什么扬波姐姐,温扬波是你哪门子的姐姐?”白氏翻着白眼道,“不过是徐菁拖油瓶拖来的,根本算不得叶家正经姑娘,还成日介和我装模作样。你娘今日被训斥都是她害的,你日后再敢同她耍,就是往你娘面皮上踩。”
  
  青霁被白氏这一通话说得面色发白,咬着下唇道:“阿娘,到底怎么了?”
  
  白氏哪里好意思说实话,思来想去她做的事在场人为安全计也不敢到处宣扬,只道:“三房的母女为了抢娘的管家权,到你祖父祖母那里闹了一通,说长媳不管家,那二房媳妇和三房媳妇是一样的。”
  
  她自觉说得十分可信,不想女儿却露出了怀疑的神色,不禁有些恼怒,也有点疑惑,青霁平日里浑不似她的种,一派天真,怎么今日竟不是说什么信什么了。
  
  白氏不知道,青霁因私下被温澜指点过,只觉得若是扬波姐姐想抢阿娘的管家权,怎么会当面大闹,她定然有更好的法子,就像帮范嬢嬢那样。
  
  “你连阿娘也不信了?真是养你何用!”白氏心里正火着,将青霁赶出去。
  
  青霁在外头可怜巴巴又站了一会儿,只想明日再来安慰阿娘吧。
  
  她凑近了门,想和阿娘隔门道个别,让阿娘消消气,谁知正听到有个婆子对阿娘说:“夫人,那咱们要不要叫搁在三房的那小丫头……”
  
  接着阿娘也小声打断:“暂且不要,这个时候……”
  
  搁在三房的小丫头?青霁一惊,阿娘竟然还安插了人在三房?对了,先前三房的仆婢都是阿娘送去挑选的,这也不奇怪。
  
  ……
  
  转过天去,白氏身旁的赵婆子将账本、对牌等物都送到三房。这也是白氏思虑再三决定的,这叫以退为进,她虽然恨得紧,但也是在房中解气,出了门要知悔改,因此将账本和对牌都送去,好给公婆、大哥看。
  
  反正,徐菁离了她必然也一头雾水,支使不动。虽说对牌在徐菁那里,但仍是她在发号施令,徐菁等同是个摆设。至于温澜,白氏也想过了,她嘴巴再厉害,也是个未出阁的女孩儿,对经理家务能有多少见解,更别提也不了解叶家了。
  
  在赵婆子的注视下,徐菁拿过东西,果然是有些茫然地翻了翻账本,叶家好歹也世代簪缨,家务不是一时半刻能了解清楚的。
  
  “这个……那就收着吧,每有决议,我同二嫂商量着来。”徐菁谨慎地道。
  
  待赵婆子略带几丝得意地一走,徐菁就坐不住了,问道:“姑娘呢?”
  
  婢女答道:“早去请了,姑娘房里的婆子说是去大房了。”
  
  徐菁睁大了些眼,“大房?”
  
  不错,正是大房。
  
  早晨温澜就进了小厨房,虽说吃食都从公厨供应,但各房也有小厨房,好随时给主子做些小食方便用。
  
  温澜只留移玉打下手,说要亲自下厨做些吃食。旁人还以为是要做给徐菁,谁知她提了食盒径往大房去。
  
  到了大房,温澜又笑吟吟地说,近来她母亲的病大好,于是做了些吃食感谢。满满一食盒的金齑玉鲙,色香味俱全,看上去是考虑到了大房每个人。
  
  蓝氏自己没什么力气,加上温澜准备得这样多,索性将儿女都叫来。
  
  青霂听说扬波送了吃的来,不由自主就赶紧往母亲房中去了,她也在学习下厨,未来要主持中馈,不禁又起了一较高下之心,不知道扬波厨艺如何。
  
  除却叶诞已走了,大房的三儿一女都到了,一齐用温澜做的鱼鲙。
  
  温澜亲自分盛,移玉再端给众人。
  
  轮到叶青霄时,他明显躲了一下,不住地看温澜动作,就怕温澜会不会动什么手脚,这家伙可是不择手段得很。别说她不会无缘无故害人,她就是那种以看人笑话为乐的人!
  
  “这好似是南方的做法?”青霂端详了一下,这配色鲜浓,金白绿交杂,看了叫人食欲大涨,再尝一尝味道,也相当地道,与她吃过南方厨娘所做的不相上下。这上头青霂就没得比了,她这两年才开始学习下厨。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