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少女甜 > 第6章

第6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江小粲终于如愿以偿可以回家了,晚饭吃得都比平时香,饭桌上还献殷勤,狗腿子地把仅有的两只鸡腿之一夹给江与城。
  鸡腿太大,他没夹稳,手刚伸到一半就噗嗤往下掉。江与城一抬筷子给接稳了,丢回他碗里。
  语气不像是爸爸对儿子,倒像是教官对待不听话的小兵蛋子:“坐好。”
  
  踩着椅子才能够到他碗的江小粲,老老实实从椅子上下去,不高兴地嘀咕:“狗咬吕洞宾。”
  “你这孩子,”许明兰嗔他一眼,“那是你爸,他要是狗你是什么?”
  “我是狗儿子啊。”江小粲机灵着呢,顺手推舟地就又骂了他老爹一遍。
  
  这种幼稚的你是狗你是猪,只在小孩子眼里有杀伤力。江与城懒得跟个小兔崽子计较,压根儿没听到似的,简单吃了几口便搁下筷子。
  “我晚上还有事,先走了。等爸回来了我再过来。”
  
  许明兰点头,放下筷子:“有事就去忙吧,早点回去,别让小粲一个人在家。”叫佣人将提前备好的东西拿进来,“前天你卫叔叔过来带的黑松露和鱼子酱,小粲爱吃,你带回去吧。这东西我们都吃不惯,一行跟小峙我另外给留了些。”
  她安排得面面俱到,江与城没拒绝,接了,转身拿上外套就要出门。
  
  江小粲正抱着鸡腿啃呢,见他也没个等等自己的意思,哇地一声又喊起来:“江与城你又不要我啦?”忙把鸡腿一丢,麻溜地顺着椅子滑下来,扯了餐巾飞快擦干净嘴,一边跟上一边哽咽着唱:“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江与城头也不回地:“闭嘴。”
  江小粲一秒收声。
  
  父子俩走了,客厅安静下来,一下子显得冷清了。
  宋茵华笑着叹了一声:“这孩子也不知道像了谁,老四跟恩恩话都不多,有时候都怀疑是不是抱错了。”
  “像他爸。”许是想起从前旧事,许明兰也笑起来,“老四这么大的时候也皮着呢。”
  
  -
  
  英语课上得很顺利,除了自我介绍坐下来时,被吊爆了的同桌盯着,他意味不明地扯了一下嘴角,那个玩味的笑容让程恩恩心里有点打鼓。
  所幸后面的课他全程都在睡觉,也不知道晚上去干了什么大事业。
  第四节课结束前两分钟,这位同桌十分及时地醒了过来,坐起来,懒懒散散地往后一靠,视线落在黑板的方向,一动不动,乍看起来听课听得很是认真的样子。但程恩恩瞄了一眼,他桌上摊着的还是上上节课的语文书。
  
  剩半分钟的时候,苏老师停下来,说:“好了,今天的课就到这儿吧。”然后向程恩恩的方向转过来,“程恩恩,你来做课代表吧。”
  程恩恩起身起到一半,身边的人忽然抬手,啪啪鼓了两下掌。
  
  因为即将下课而骚动起来的教室瞬间安静了,包括苏老师在内,许多道目光投来。
  一时间气氛相当尴尬。
  程恩恩没忍住往“吊爆同学”脸上瞄,这才发现他眼皮半耷拉着,还带着没睡醒的困倦。
  
  就在这时,她身后的方向,忽然响起一阵十分热烈的掌声,只听好几个男生的声音混在一起,铿锵有力地喊:“好!”
  “……”
  程恩恩一时也分不清,这几位是在给自己撑场面,还是给“吊爆同学”捧场。
  
  下课后,人呼呼啦啦地涌出教室,同桌也在后面那几位捧场王的簇拥下走了。
  程恩恩把笔记的最后一个字写完,合上英语书,叶欣走到她身边来:“恩恩走吧,今天食堂有糖醋小排。”
  程恩恩最爱酸甜口儿的,一听糖醋两个字胃口都打开了。
  手挽手下楼时,叶欣又说:“你要不要跟班主任说一声,换个位置,听说樊祁脾气不太好。”
  
  樊祁?
  原来吊爆同学就是樊祁啊。
  程恩恩对这个在七中如雷贯耳的名字当然有印象,听说战斗力很强,高一的时候就单挑高三的校霸大哥,一战封神,从此奠定了七中老大的地位。家里也是有权有势,学校睁只眼闭只眼,轻易没人管。
  
  程恩恩重新去办理了饭卡,七中的食堂无功无过,跟以好吃闻名的三中没得比。但今天的糖醋小排做得很好吃,程恩恩去打饭的时候已经快被抢完了,前头的人都在嚷嚷着:“怎么才这么一点?”“有没有搞错,就两块?”
  排到程恩恩的时候,阿姨一脸正气地舀了满满一大勺,刚才扣扣索索半天攒剩下的全在这一勺里了。
  程恩恩开心,数了数:一二三四五六七……她心虚地瞅了瞅四周,用手捂着免得被人看到。
  
  午饭吃得很饱,午休的时候,程恩恩没睡,在提前看数学课本。下午头两节就是数学课,她想提前预习一下。只是这一看,把她看得发愁。
  数学是她的强项,怎么突然觉得好难?
  她安慰自己,一定是因为脑袋的伤还没完全恢复,影响了她的学习能力。
  
  午休结束,数学课开始后,程恩恩上学在英语课上积累的信心,被打击得溃不成军。
  
  已知偶函数f(x)在[0,2]内单调递减,若a=f(-1),b=f(lg0.5),c=……
  数学老师姓李,刚过而立之年,头发已经冒白,正在黑板上边写字边慷慨激昂地讲解:“这道题非常简单……”
  
  偶函数、f(x)、单调递减……这些词听起来都似曾相识,为什么连起来就陌生得像阔别了几个世纪似的?
  李老师的语速好快,他在说什么?lg0.5等于几?a为什么小于b?
  程恩恩难过得不行,她发现自己根本跟不上老师的思路,晕头转向。
  
  完了,她是不是脑子坏掉了?
  现在找那个肇事的江先生赔钱还来得及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