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少女甜 > 第5章 第15章

第5章 第15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再譬如:
  这周校园值日轮到一班,程恩恩跟陶佳文被分派到学校广场的区域。下午三节课结束,程恩恩没找到陶佳文人,便自己拿着扫把过去。
  举办升旗仪式和校会的广场,面积不容小觑,虽然卫生保持得很好,一遍打扫下来也需要不少时间。
  她弯腰刚扫了不到两分钟,便听哗啦啦一阵脚步声,接着手中扫把被人一把夺过去。
  
  还是高鹏那几个人,每人手里都拿了扫把,哗哗哗就开始干活:“你去休息吧,我们来。”
  “不用麻烦你们了,我自己扫就行。”程恩恩这几天真是怕了这几个人了。伸手想拿回自己的扫把,对方不给。
  
  “你自己扫半个小时也扫不完,交给我们五分钟给你搞定。”
  “让你休息你就休息嘛!”
  “对啊!”
  ……
  七嘴八舌里有人说了句:“祁哥都发话了,我们怎么能让大嫂累着。”
  然后几个人一起嘻嘻哈哈。
  
  程恩恩眉头都快拧成疙瘩了,又无措又难为情:“你们别乱说话呀。”
  “行行行,大嫂说什么就是什么。”
  “大嫂不让说话听见了没,都闭嘴啊。”
  
  “……”
  他们嬉皮笑脸的,程恩恩被闹得脸红尴尬,也不管自己的这块承包地了,转身就跑。
  
  那天不巧的是,范彪刚好在门卫室跟保安侃大山呢,将这一幕目睹个正着。
  
  程恩恩提前给他发了消息,说要打扫卫生,不用来接她,她自己打扫完再搭公交过去。但接肯定还是要来接的,范彪先把江小爷送了回去,来七中等着。
  谁料想看到一帮小兔崽子调戏他“大嫂”。
  范彪当时就怒从心中起,被保安拦了一下才没上去暴揍那帮小崽子。
  
  “哎呀哎呀,都是戏嘛,何必当真。”保安大叔佛系地劝道。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这位“女主角”跟幕后大老板江总关系不浅,但到底是怎么个“深”法,就不得而知了。
  这部“戏”从一开始就处处都奇奇又怪怪,哪有演戏就只干演,连台摄像机都没有的?
  没有导演,自由发挥,不少人都拿这份工作当天上掉的馅饼,有钱人钱多了没地儿花,烧着玩儿呢。
  
  范彪撸了一把自己的头,骂了句粗话。
  接着,瞧见一旁玩手机的另一个小保安,问:“你拍了?”
  
  这里面的事儿是不准往外泄露的,来之前都签了保密协议,那小保安忙赔笑道:“就就拍着好玩,没发出去,我这就删了……”
  “发给我。”范彪拿出手机。
  小保安:“……”
  
  两人扫了二维码加了好友,范彪收到视频都没点开看,直接转发给通讯列表置顶的那个。
  
  晚上照例有应酬,江与城坐车前往的路上,往江家去了一通电话。许明兰身体抱恙,到医院做了个小检查。
  电话讲到一半,范彪的消息发过来。
  “您好好休息,我大后天回去,带江粲过去看您。”江与城挂断,瞥了眼那条消息,没看。
  
  过了几分钟,车抵达目的地,停下,又有一条消息进来。
  还是范彪发的:
  -接到大嫂了
  
  范彪话多,在他面前一向收敛,微信上从不发无意义的东西,要紧事直接电话联系。这段视频的上头两条,分别是两个月以前,和半年以前的。
  
  方麦冬已经下车,打开后座车门。江与城重新拿起手机,从对话界面点开视频。
  
  不到两分钟的小视频,从一个男生夺走程恩恩的扫把,到她一跺脚又恼又羞地跑走,完完整整。
  
  江与城退出,将手机收进口袋,下车。
  商业酒会,主办方背靠政府,出席的都是政商界要人。江与城进门便有人认出,上前攀谈,一路寒暄下来,手里的酒杯不知换了几轮。他周旋其中游刃有余,面上不见丝毫异样。
  
  酒会进行到一半,方麦冬正和人交谈着,瞧见江与城向洗手间的方向过去,眉头拧着脸色似不大好。跟身旁的人道了声失陪,正要跟过去,被江与城发觉,头也不回地一摆手。
  
  十点多了,程恩恩刚刚洗完澡坐下来,打开《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书桌上手机嗡嗡震动,她看了眼备注,接起,声音软软糯糯:“江叔叔。”
  
  江与城“嗯”了声,一把嗓音沉得像缀了深海静谧的水。“还没睡?”
  “在学习呢。”
  
  台灯造型简单到极致,有独特的设计感,手边是江小粲借给她玩的全自动橡皮和清理机,程恩恩伸手,今天第三次摸了摸。
  
  “学习好玩吗?”江与城问。
  在玩清理机的程恩恩缩回手:“不好玩。”哪有人用好玩形容学习的,学习本身就是一个枯燥的钻研的过程。
  “但是有用。”她充满正能量地说。
  
  听筒里传来一声低笑。
  程恩恩莫名:“你笑什么呀,我说的是真的。”
  
  “学吧。”江与城的声调仍然低沉,但没了刚才的压抑感。“不准早恋。”
  程恩恩的表情更奇怪了,这人是不是喝醉了,到处撒酒疯呢?
  “我没有早恋。”
  
  江与城又一声“嗯”,“敢早恋,打断你的腿。”
  说完便掐了电话。
  
  程恩恩把手机从耳边拿开,一脸莫名其妙。
  他是不是把自己当成江小爷了?这种亲爹的口吻……
  
  洗手间深色厚重的门被推开,有人进来,见到他又笑着聊上几句。江与城心不在焉地应着,目光落在镜子里,那张稳重褪去青涩、轮廓英朗的脸。
  
  高估自己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