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在你眉梢点花灯 > 第一章

第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昭元八年,金陵的春来得格外早,胡儿巷口的杏花树刚结了花苞,燕子便已在屋檐下筑巢了。二月一场桃花雨过,淮水连夜涨了寸许,恰巧赶上花朝夜,粼粼的水面上,河灯浮了一串又一串,远望去,像谁往秦淮河里洒了一把碎金子。
  
  云浠趴在窗沿上,没精打采地盯着河里明灭的灯,精致的舫,一边听身后两个衙差闲磕牙。
  
  “喏,瞧清了么?檐头上描金的那艘,三公子就在上头。”
  
  “上个月三公子为芊芊姑娘一掷千金险些被打折腿,眼下伤没养好,怎么又出来折腾了?这回是瞧上了哪一个?”
  
  “谁知道呢?要不张大人怎么让咱们连夜在这儿盯着呢,终归警醒着点儿吧,省得这位祖宗又惹出事。”
  
  三公子姓程名昶,字明婴,当朝琮亲王的小儿子。
  
  金陵城的贵胄子弟数以百计,满腹诗书者有之,温文尔雅者有之,可惜这位三公子,论才华,不学无术,论人品,一语以蔽之,混账王八犊子。他爹琮亲王已是作恶多端的奸王,提起这位小儿子,尤能气唆唆地骂一句“逆子”。
  
  程明婴此人,一贪财,二好色,总之不干人事,平生最大愿景就是眠花宿柳,若非琮亲王强令他跪在天家祠堂发了个洁身自好的毒誓,恐怕早随他前一位沾上花柳病的兄长一命呜呼了。
  
  可要论长处,也不是没有,也以一语蔽之,脸。
  
  一张好看得过分,英俊得过分,泠泠如月,朗朗如星的脸。
  
  是以金陵城中每逢有人提起三公子,到末了,都要感叹一句:“可惜了这张脸。”
  
  盈灭不定的笑语声越过浮花浪影传来,伴着一惊一乍的高呼,大约是那位公子哥蒙了眼去捉花姑娘。
  
  声色靡靡,单是听,就荒唐到极致。
  
  两名衙差听了一阵,齐齐叹了口气,又说开了。
  
  “前一阵儿裴府的二少爷在塞北大败敌寇,被册封大将军,连圣上都下旨意,说要亲自主持他的大婚,这是多大的荣光?可消息传回金陵,还没来得及庆贺,风头便被三公子夜会芊芊上房梁盖了过去,真是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街巷里对艳俗香事趋之若鹜,对堂堂正正的大义却充耳不闻。”
  
  “这你就知道得太浅了,裴二再好,打娘胎里就被指腹为婚,未过门的正妻摆在那儿,他再厉害也是旁人的夫婿,且他这桩亲事还不能提,一提触动金陵城多少女子的伤心事?何况他即将迎娶的正妻——”
  
  “嘘——”
  
  话未说完,趴在窗沿上的云浠忽然动了一下,两名衙差顷刻住了嘴——他们方才以为她睡过去了,因此口无遮拦,眼下交换了个心领神会的眼神:裴二少的“正妻”在这儿呢,快别说了。
  
  于是后半截儿话到了嘴边,再次化作一声长叹,那意思是,可怜。
  
  云浠听见了也当作没听见,反正整个金陵城,任谁见了她,都要说一句,可怜。
  
  云浠是忠勇侯的独女。
  
  当年忠勇侯府光耀无比,上至云浠的曾祖,下至云浠的父兄,无不战功赫赫,可谓忠烈满门。然自从云浠的父辈们相继战死,侯府便一日不如一日。三年前,云浠的兄长云洛随招远大将军出征塞北,哪知大将军临阵倒戈,塔格草原一役大败,若非裴府的二少爷裴阑带了援军来救,只怕临近的城池都要尽失。更可惜的是,云洛随后也殁于此役,忠勇侯府最后一个可作战的将军也没了。
  
  只余一个独女,云浠。
  
  云洛去世后,云浠独自一人赶赴塞北为兄长收尸。
  
  她牵着马,站在黄沙漫天的营帐间,看着援军的少帅,鼎鼎有名的裴二少爷向她走来,盯着她的脸看了好一会儿,才笑了笑:“云浠?”然后自袖囊里取出一张布帕,递过去,“擦擦吧。”
  
  云浠照着一旁的小溪水看了一眼,才发现自己这一路星夜兼程,连脸颊上沾上一块脏污都不曾察觉。
  
  他们指腹为婚,将来会是白首夫妻,没想到长大后头一回相见,他如珠似玉,她却如此狼狈。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