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在你眉梢点花灯 > 第八章

第八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裴阑听了这话,脸上的笑容淡了些:“原来是这样。”
  
  他侧身一让,道:“你来了也好,我也正想与侯府提一提这事。”
  
  值房不大,西面墙上挂着一把刀,桌案上放着一份摊开的卷轴,案头的茶水似刚泡好,幽香沁人。
  
  裴阑道:“你兄长的事,可能有些麻烦。”
  
  云浠已料到了,点了一下头,等他说下去。
  
  “当年招远投敌,是实打实的,云洛一直跟在招远身边,究竟有没有一起叛变,因为没找着证据,一直在两可之间。”
  
  “塔格草原那一役,本就没几个人活下来,我这三年废了些功夫,从蛮敌那里抢回来几个早前被掳去的兵,他们都说,当时战事一起,云洛发现战况不对,立刻就带着自己的人马往东南方向逃了。”
  
  “不会的。”云浠道,“哥哥坚勇,一向不畏死,绝不是临阵脱逃的人。”
  
  “是。我当时听他们这么说,也是不信。后来我命人继续追查,终于从一个蛮子俘虏口中问出了点眉目。”裴阑道。
  
  “什么眉目?”
  
  “那俘虏说,其实云洛一早便觉察了招远叛变的事,他收集好证据,写了一封急函回京,可惜那份急函被蛮敌截获,没能交到今上手中。”
  
  裴阑看着云浠:“只要能找到这封急函,就能证明云洛没有叛变,也没有临阵脱逃,可是……”
  
  他犹豫了一下,“我曾追问过那名俘虏急函现在何处?但他为了保命,无论我怎么用刑,一直不肯详说,后来……他在狱中染上恶疾,病亡了。”
  
  “病亡之前,他跟我说,其实他就是当年截获云洛急函的蛮兵,那封急函被他私下收着,交给了家人保管,让我带着百两银钱去换。”
  
  “大将军可曾换来?”云浠问。
  
  裴阑摇了摇头:“当时我已快班师回朝了,没日没夜地赶去那俘虏家乡所在,一问才知他的家人在两年前迁走,而他这两年在我营中,并不知此事。我眼下仍派人留在塞北上打听他家人的去处,除了一个大致方向,暂时没有好消息传来。”
  
  云浠听了这话,拱手一拜,诚恳地道:“辛苦大将军了。”
  
  “这是我的职责所在,有什么好辛苦的?”裴阑道。
  
  他又担忧道,“就是你兄长袭爵的事,恐怕要等找到证据了再说,眼下关于塔格草原一役的各方口供交上去,圣上还是更信他是临阵脱逃。”
  
  云浠沉吟片刻:“不知大将军所擒的那名俘虏,姓甚名谁,家住何方,他的家中有几口人,大致迁往了何处?”
  
  裴阑问:“你打听这些做什么?”
  
  “云氏一门镇守塞北多年,父亲与哥哥有许多故友都住在那里,我去信一封,也好请他们帮忙找一找人,如实在找不到——”云浠抿了抿唇,“我亲自去一趟也可。”
  
  裴阑定定地看着她,过了会儿,忽地问:“阿汀,你这些年过得好不好?”
  
  竟没答她方才的话。
  
  云浠一愣,不由抬目看了他一眼。
  
  淡薄的春光斜照入户,浮在半空的烟尘清晰可见,缭缭像雾,裴阑的眉眼被笼在这层薄雾中,既像小时候的那个少年,又仿佛已不是了。
  
  他温声道:“三年前你来塞北为云洛收尸,我军务繁忙,原想等忙过那一阵亲自送送你,没成想隔一日你竟一个人走了。”又无奈地笑,“三年了,你也未曾来信一封。”
  
  若有心送一个人,追上十里百里,都会相送。
  
  三年了,她未曾给他去信,他不也从未问过侯府一句安吗?
  
  云浠不想与他提这些有的没的,道:“敢问大将军,那名俘虏——”
  
  话未说完,屋外一名武卫便来通禀:“禀将军,枢密使大人过来了。”
  
  门是敞着的,云浠回头望去,只见来人除了姚杭山,连姚素素和她的侍婢也一并来了。
  
  她退去一边,朝姚杭山行了个礼:“枢密使大人。”
  
  姚杭山看到她,明显愣了一下,还未发话,裴阑便解释道:“云捕快今日前来,是为云将军袭爵之事。”
  
  姚杭山皱了下眉头:“这事八成已盖棺定论了,还有什么好打听的?”
  
  云浠一怔。
  
  盖棺定论?为何?裴阑方才不是说,还在为哥哥找证据么?
  
  她心中狐疑,很想立刻就向裴阑问个究竟,但眼下枢密使大人在此,哪有她区区一个小捕快插嘴的份?只好暂将疑虑压下去,在一旁候着。
  
  这时,姚素素轻呼一声,目光落在案头散着袅袅轻烟的茶壶,柔声问:“这壶里泡着的,可就是二哥哥|日前与素素提的塞北‘十里飘香’?”
  
  裴阑的祖母,是琮亲王的乳母,也是当今皇贵妃的娘家人,姚素素的母亲是皇贵妃的远房表妹,两人要论亲疏关系,勉强算是出了五服的表亲,叫声哥哥妹妹无妨。
  
  姚杭山笑道:“素素爱茶,那日你来姚府拜访,与她提过塞北的‘十里飘香’后,她便念念不忘,今日我印章忘了带,她给我送来,我想着早上从你值房过,闻着了香味儿,便带她过来尝一尝,省得她回府后日日馋着。”
  
  裴阑听了这话,没应声,唇边噙起一枚淡笑,自身后的柜阁里取出两只茶盏,亲自斟好茶,一杯递给姚杭山,一杯递给姚素素。
  
  姚杭山吃完,对姚素素道:“行了,为父还有正事景逸说,你先去院子里等着。”
  
  言语间也扫了云浠一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