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在你眉梢点花灯 > 第十章

第十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裴阑与姚杭山又愣住。
  
  小王爷这是什么意思?难不成他们琮亲王府还想管这事?
  
  但程昶既然问了,裴阑便道:“要说没法子,其实也不尽然。”
  
  “办法其实很简单,就是有人能说服今上,说有证据能证明云洛清白,请他将案子压后,再宽恕些时日。”
  
  昔日招远战败,云洛身亡,就是裴阑带兵去挽回失局的。而今他带着证据证人得胜归来,这话自然由他去提更有分量。
  
  裴阑道:“末将不是没与今上提过云洛的事,但裴府与侯府毕竟……”他一顿,隐去不能说的话,“终归圣上是不大信。”
  
  “自然也可交由旁人去说,但这事有些敏感,又压了好几年,一个弄不好,怕弄巧成拙。”
  
  裴阑的说辞十分含糊,程昶却听得很明白。
  
  裴府与侯府是有渊源的,倘若裴阑执意为云洛平反,反而会惹今上疑心,觉得裴府有意为侯府包庇。
  
  何况今上已非春秋鼎盛之龄,人老了,难免就多疑多虑起来。
  
  前几年太子病逝,今上大肆伤心过一场,他子息单薄,余下三个儿子,虽并非全是庸碌之辈,似乎都不甚合他的意,至今储位虚悬。
  
  如此一来,最怕就是臣子营私结党。
  
  招远叛变本就是今上心头的一根刺,云洛与这事扯上干系,也算倒霉。
  
  若有臣子一力去跟今上说,云将军是冤枉的,证据就快要找着了。今上就会琢磨,这空口无凭的说法是哪儿来的?哦,裴府。再一琢磨,就要疑这臣子是不是想通过讨好侯府来巴结裴府。
  
  在九五之尊眼里,这就是结了党了。
  
  照这么看,裴阑清清净净地不沾惹这事儿,似乎并没有做错。
  
  但程昶总觉得他言辞里隐瞒了什么,好像哪里不大对。
  
  程昶端起茶盏,不说话了。
  
  他来这里才月余,连今上也只见过一面罢了,眼前的是非里藏着多少弯弯绕绕他尚闹不清楚,既不清楚,就不轻易下结论,更不必追问。
  
  有些事逼得急了,反而会把路堵死。
  
  再看吧。
  
  姚杭山看程昶没了言语,心中松了一口气。
  
  方才他一副清冷从容的样子,险些叫人以为是被什么仙人附了体,一双眼能堪破浮世。
  
  这会儿再看,小王爷还是老样子,落水之后性子虽然收敛了点儿,但人还是很糊涂,一旦遇到要动脑子的事,就懒得管了,八成连裴阑的话都没听明白。
  
  云浠道:“敢问将军,可否将那名俘虏的姓名,家乡何方,家中近况,大致迁往了何处告诉卑职?”
  
  裴阑问:“你还是要去找那封急函?”
  
  不等云浠答,他在案上铺开一张纸,提笔沾了沾墨,写下几行,交给云浠。
  
  “最末几个人名,是我留在塞北,帮忙追查急函下落的探子,你既执意要为云洛平反,可以找他们帮忙。”
  
  云浠接过:“多谢将军。”
  
  裴阑叹一声:“我多劝你一句,此事不易,且也急不来。”
  
  云浠道:“但我也要竭力一试,总不能让哥哥平白蒙冤。”
  
  语罢,朝屋中几人行了个礼,退出值房。
  
  程昶早已想好要找个什么样的差事。
  
  武职肯定不行,他去当武官,只能给人跑腿打杂。
  
  文职大概也不行,他也就是一个看得懂文言文的水平,古代公文他驾驭不了,要现学不说,流程还麻烦。
  
  自然要能经常四处走动走动的,他这辈子总算摊上一副结实身子骨,久坐办公室不好,容易颈椎劳损。
  
  哦,最好还能管风纪,他一想起他那一院儿给根鸡毛能上天的小厮就头疼,找个管风纪的岗位,正好能带着他们以身作则。
  
  程昶把求职需求一说,裴阑想了想,道:“三公子想要的差事枢密院没有,但有个官职,想来很合三公子的意。”
  
  “御史台的巡城御史。”
  
  简言之,就是满大街闲逛,顺便管管治安,缉拿缉拿盗匪的。
  
  虽是御史,但文书工作并不多,升职前景又很好,而且还配马。
  
  “那就这个了。”程昶很满意。
  
  裴阑点头,遂给他写好一封引荐文书,与姚杭山一起戳了印,让他明日带去御史台。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