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莫失莫忘 > 聚形二

聚形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你说什么......”听到男人说的话艳鬼当场便愣住了,他有些不确定,又有些的惊喜。这地方本来就极少会有鬼过来,时常好几天路过的也不过三两只,也都是行色匆匆的。后来阿无来了之后成天的守着倒是热闹过一阵,但时间就久了也没鬼来凑热闹了。艳鬼也爱这地清净与阿无相熟以来便时不时的过来,或自个修炼,或与阿无唠唠嗑。阿无这名字艳鬼更是从未和谁提过,在说每个鬼身上的鬼气都是不一样的,无论修练什么,鬼气是不会变得所以鬼之间不看模样也可分辨对方是谁,他自然认得阿无味道。当下便是信了八分,在说想来也不会有谁拿这事和他开玩笑,他虽不是很强但震震这一片的小鬼还是不在话下的。
  
  
  
  “你在说一遍,你是谁来着。”艳鬼又在问了一遍确认,这是阿无,他一来就知道了。无论再怎么变化他的魂魄气息就是告诉艳鬼眼前的这个男人就是阿无。可昨个还任人搓圆搓扁的雾气,今天就变一大男人了,让他有些惊喜又又些就不敢相信。
  
  
  
  “艳鬼~这不过一晚上你便不记得阿无了,果真是负心汉。.....”男人说着又痴痴地笑了起来,虽是在笑但总觉着他更想哭。
  
  
  
  “啪”一鞭子抽在了男人身旁震起了尘土碎石无数,“艳鬼虽然高兴他聚形了,很想问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他怎么一夜之间大变样了呢。但阿无那不正经的语气,那要哭的表情让他不爽,脸一黑这脾气一没控制住鞭子便抽过去了,抽完他就后悔了,却还是强装镇定。
  
  
  
  “呦,长本事了是吧,聚个形也能让你这么嘚瑟,多大脸,哪个鬼不是一离体就聚形的。就你这没出息的家伙到现在才聚形,还有脸在我面前显摆,我都替你臊得慌。还不快给我过来,躺地上养老呢。这一天天的可劲折腾。”说完还拎着骨鞭在地上挥了两下后才收回来缠在腰上,却见阿无还躺在地上睁大着眼睛发呆,不满的瞪了他一眼。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阿无一时被艳鬼惊到了,反应过来一手捂着脸一手捂着肚子弓着身子,不可抑止的大笑起来。说起来突然聚形让他想起了些往事,令他即痛苦不堪又愤怒怨恨,自己却什么也做不到了无力的感觉另他感的绝望。想要做些什么发泄发泄却又无从下手甚是迷茫。这时艳鬼来了让他好像找到了突破口,他了解艳鬼无意识就想激怒他,艳鬼骂他时另他有些期待,当艳鬼鞭子挥下来是心更是兴奋雀跃,可那鞭子最终还是没打到他。有些失望却又觉得艳鬼本该是这样子的,明明很高兴却总是口是心非,总是这般心软。
  
  
  
  看着阿无癫狂的样子艳鬼嘴角抽搐,手又不控制的抚上了骨鞭,想了想还是把手放下怒道:“你这是聚形的时候头先着的地。”
  
  
  
  “哈哈哈哈......艳鬼~”阿无并不在意他说什么,这声艳鬼更是叫的婉转哀怨。
  
  
  
  “好好说话,你怎么突然就聚形了?”没办法艳鬼只好在他身旁坐下。
  
  
  
  “不知道,一觉醒来便这样了,艳鬼~你还未告诉我你高不高兴。”
  
  
  
  “还是那句话你你多大的脸,”见阿无不愿多提艳鬼自是不会多问,虽然阿无聚形后性格变了,脑子也清醒了他自然是高兴的。不对在艳鬼看来阿无脑子请不清醒这个问题还有待商讨,但对他来说阿无就阿无只要知道这个就行了。
  
  
  
  “艳鬼~和我说说着地府的事吧,我以前脑子不甚清醒有许多事不知道,现在清醒多少还是该了解了解。”他还是一手捂着脸躺在地上,看不到表情但明显比刚刚正常多了,现在他只想听艳鬼说说话,这样让他感觉并不是只有自己一个人或者说是鬼毕竟他已经死了很久了。
  
  
  
  “有甚好说的,这地府和戏文里说的并无多少差异,你要想知道我那有本地府记事到时你看了该知道的就都知道了”
  
  
  
  “行,那走吧。”
  
  
  
  “什么?”阿无的话让艳鬼一下没反应过来。
  
  
  
  “艳鬼~你会不介意我在你家住几天吧。”说着还扬起笑脸无辜的对艳鬼眨了眨眼睛,惊的艳鬼恶寒无比。
  
  
  
  “好好说话,你要住我自是不会介意,走吧。”说完拍拍屁股站起来,阿无走在前面艳鬼看着他的背影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看着他只着了白色里衣的背影略显纤细单薄,一头及腰的长发行走间张扬飘动。阿无以前无论如何都不会离开这。哪怕被抓走他便是爬也要爬回来的,可是现在阿无终于离开这了,这是好事。他面上好似心情很好的样子,可艳鬼看来怎么都不对劲总觉得阿无的周围无比压抑,明明在笑却相似在哭,也许对阿无来说还是不要清醒的比较好。
  
  
  
  “你走那么快做什么,认识路吗你!”艳鬼不再多想多想,快步赶上了前面健步如飞的阿无。
  
  
  
  “慕砚璂”
  
  
  
  “什么?啊,燕诡”阿无一说完他他反应过来阿无是在告诉他自己的名字,他既然说了自己的名字艳鬼自然也是把自己的名字报上。
  
  
  
  砚璂楞了一下看了艳鬼一眼不子说话,艳鬼看他的眼神马上便知道被误会了,想到自己的名字无可奈何的挠挠头道:“你别误会是燕诡,飞燕的燕,诡计的诡,我是艳鬼但名字也是燕诡读音相同罢了”
  
  
  
  “燕诡艳鬼,你这名字甚好很是贴切呢!”燕诡无奈翻了他一个白眼,他的名字是有那么一点一言难尽,这地府可以说谁都知道他的名字,也可以说谁都不知道,当然除了当初抓他鬼差和阎王判官。
  
  
  
  “哼,你这皮相到是不错虽比不得我,但也是俊美无双。看你脖子上的伤痕是被抹脖子死的,不过你这伤的正中间这一块翠绿是什么”看着他的伤口燕诡问到,说完就后悔了嘴上怎么就没个把门呢!
  
  
  
  砚璂并没有说什么只是摸了摸脖子上的伤口,眼睛微眯着眼底晦涩不明。过了一会侧过头对燕诡笑道:“不知道,记不清了呢,话说回来我现在脑子虽然清醒但还有好多事记不起来了。”
  
  
  
  燕诡一听马上变了脸色,这事可麻烦。当初便听鬼差说过想引渡砚璂但找不到却查不到和他有关的所有资料,想询问砚璂可他连话也不会说,这样的小鬼又毫无戾气鬼差便不愿多管,只要不惹事便不会管。只是这样的鬼也就没有投胎轮回的机会了,当初便不行现在数百年下来,有有谁说的清楚。本来现在砚璂清醒了想要投胎也不是不可能的,可是他没有全部的记忆很多因果就结不清了。不过虽然投胎但还可以修练,现在砚璂在不修练可是行了的,现在的他若自己在教他想来是不会出问题的。
  
  
  
  “修鬼道吧,我可以教你。你要想起忘记的事不是不可能的,但你要有能力保护自己,我也不能一直护着你,想要在这生活没点本事是不行的。”
  
  
  
  “自然,不过...我要以鬼气入道,既然要修炼自然是要最好的。”说着砚璂的声音变得低哑,当初自己虽意识不清很多事听过就忘也不会特意去听,但现在清醒过来回想过去有些东西便清晰起来,想来自己的意识哪怕是那样的混沌不清,潜意识里还是渴求力量的,不然就不会把鬼气记得这样清。至于记忆其实也不过有点介意而已,但对他来说未尝不是新的开始呢!能记起来自然在好不过,若真当无法记起那就算了,就当给自己找点事做就好。
  
  
  
  “呵,不是我说你这鬼气可不比一般怨气之类的好修练,鬼气修练的过程及其苛刻而且天劫更是危险异常,比知道有多少鬼修死在天劫之下吗,这近千年来就出了一个鬼君,却因为要找什么人硬生生的卡在天劫前就是不渡,近年来修鬼气的更是快绝迹了。”听到砚璂的话燕诡惊了一下,怕他不懂事,语气不可避免的重了些。但砚璂不以为意他既是决定就不会改变,鬼气入道虽难但对他来说要练自然是要最好,无关好坏只是一点习惯而已。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