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莫失莫忘 > 第4章 鬼市

第4章 鬼市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砚璂在床上躺了好一会回想着他的的一生,从一出生的万千宠爱到后来万千唾弃,他的一生都被谎言背叛包裹着,父皇对母亲的宠爱是假的,对他自然也是假的。那怕后来他长大后遇到的那个人也是假的,一开始便是假的后来的背叛自是理所应当,不对不是背叛从一开始就未真正的交过心何来背叛一说,那个人怎可如此绝情,那个人,那个人...那个人是谁,等等为何他不记得那个人是谁了,名字长相为何都记不得了。
  
  
  
  他抱着头弓着身子努力的回想,可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嘴中发出痛苦的呜咽声。抱着头的手渐渐放开,放松身体平躺在床上,罢了,罢了,想不起来就想起来就不必想。
  
  
  
  他早已死现在不过是一个鬼,无法投胎但是不是说他可以从新开始他可以放下一切只为自己而活,他应该放下的可是到底该如何放下,母亲教他愤怒、教他仇恨、教他报复却从未教他该如何放下仇恨但他已经报了仇,可他现在却不知道到底该如何了,他所背负的一切岂是说放下就能放下的。他是如此的渴望力量却不知道自己为何渴望明明一切都结束了,又为何如此不甘,还有那个助他聚形的白衣男子到底是谁,不知道他是谁却很熟悉。
  
  
  
  除了那个不必想起的人他到底还忘了什么,很重要必须想起来。想知道那白衣男子为何帮他,想要知道就需要力量,这就是他的渴望。想到这里砚璂突然抱着身体笑了起来,对,对,就是这样他需要力量,需要很多很多,不要在去想那些,现下的他只需要力量剩下的他日自然能见真章其他的不必理会,这样想着让他不可自抑的兴奋起来。惨白的脸上泛起了红晕,双眼微眯,眼角泛红端的是勾人心魄。
  
  
  
  却说这燕诡见砚璂进屋也回了自己的房间,倒了一杯茶坐在窗下细细品茗,想着今天的事。砚璂的突然聚形是他始料未及的,却也为他高兴。可砚璂又为什么突然就能聚形了,这其中原因他不想去深究,毕竟与他而言并不重要,只要他还是他的阿无就行。又想着砚璂现在就一身里衣也没有别的衣服,就这么出门总归不好。放下茶杯冲冲出门也为招呼砚璂就为他置办衣物去了,待他回来已是夜幕。
  
  
  
  “扣扣。”
  
  
  
  听到敲门声砚璂翻身起来,一开门就看见燕诡抱着一堆衣服,砚璂挑挑眉未说什么,侧过身让燕诡进来。
  
  
  
  燕诡将衣物放在桌子上一脸期待的看着砚璂道:“你看看,喜欢哪件,换好了我带你出去转转,你先换着我在门口等你。”说完便径直出去,砚璂看着桌上的衣物额角抽了抽,这燕诡挑衣服的品味果然,嗯,与众不同。在一堆衣服中挑了件还看的过眼穿上,剩下的全部团成一团丢进柜子里,眼不见为净。
  
  
  
  燕诡抱手靠在墙上,见砚璂开门出来。只见他一身青衣腰带松松的系着露出漂亮的,锁骨和些许白皙细腻的胸膛,长发并未挽起随意的披散着,端的是慵懒贵气,俊美不凡,脖间一抹红痕中间点绿更显妖娆。让燕诡看呆了片刻,随后又有些不满。
  
  
  
  “怎的穿的这样素,那么多衣服你怎么偏偏穿着件。”他所置办的衣物里多的是艳丽的,更是有不少和他一样的红衣,而这件是老板看他买的多送他的。燕诡看着衣料做工还不错便收下了,谁晓得砚璂偏偏穿了这件,早知道他就该把这衣服丢了,砚璂穿艳丽华丽的衣服一定更好看。
  
  
  
  砚璂并未回答燕诡,只转移话题道:“燕诡~想带我去哪?”
  
  
  
  燕诡也不在意只道;“这地府也无甚地方好逛的,最热闹的自然是鬼市了,马上就要到鬼节了到时鬼市连接凡间的门会大开,那时候才是最热闹的。来往的就不仅仅是鬼怪妖精了,有许多人族修士会来鬼市交易,魔族也回来。不时还会有凡人误入,不过凡人一旦被发现就会被抓走,或当场吃掉。像这种时候是最乱的,你要跟紧我别到时候被修士抓走或者被吃掉。”
  
  
  
  听着燕诡的话,砚璂却在想乱啊,他喜欢乱越乱越好!
  
  
  
  “这种时候阎王不派鬼差过来吗?”
  
  
  
  “鬼节本就是鬼狂欢的是节日,只要不出大问题阎王就不会管,一般只是拍几个鬼差维持一下基本秩序,在说了阎王哪有那么闲。”
  
  
  
  说着就又到了花街,这回燕诡没有直接走,而是拉着砚璂直接进了一家花楼。这时候的花楼热闹非凡,一进去看到的就正中央的舞台,用了红色黑色的轻纱和鲜花点缀,铺了一张黑底暗纹地毯。有几个美艳鬼女穿着清凉拿这琵琶在台上偏偏起舞,白皙的细足轻巧的点在黑色的地毯更显淫靡。舞台的周围有一条深沟绕着舞台的一圈形成一个圆形,里面注满的水,水底有着众多毒蛇,要是有人敢直接冲上台的话首先会被毒蛇咬死。大堂里围绕着舞台摆满了桌椅,桌子上摆了酒水瓜果,随处可见与男人在一起喝酒调笑的鬼女,或妖艳或清纯,环肥燕瘦各有千秋。
  
  
  
  见燕诡和砚璂进来就鬼女扭腰迎上前来,对燕诡俯首道:“大人来了可是来找妈妈,这可不巧了妈妈现下走不开身,可要劳烦大人稍等一会了。”说完对着燕诡满是歉意,听鬼女这么说燕诡一思索就明白了,也不多问只告诉鬼女他晚点会再过来,便带着砚璂离开了。
  
  
  
  走在路上燕诡皱着眉头思索,转头对砚璂道:“本想让你见见莲依,现在看来一时半会是见到的了,我手下鬼女众多,这莲依却是最痴情的,偏生命不好,没让她遇到一个好男人可惜了,自己也不知道争气。”说完摇头晃脑怒其不争,砚璂听着燕诡的话只笑笑并不说话。
  
  
  
  出了花街便是商铺小摊,街道两旁时不时就能听到奇怪的叫卖声。
  
  
  
  “眼珠子,新鲜的眼珠子,不新鲜不要钱快来看一看,瞧一瞧什么样的都有,不管男人的、女人的、老人的、小孩的,应有尽有。”说着还把眼珠拿在手上给路过的鬼看,见无鬼理他就直接塞进了自己嘴里吧唧吧唧的吃了起来。
  
  
  
  燕诡看着道:“可害怕,这鬼市就是这样什么都卖,只要他们拿得到就都能拿啦卖,像那眼珠子其实也不过是死人身上挖下来最多不过是刚死而已。我们已经死了,现在是鬼就不要计较太多,活人对我们来说不过是小点心而已。”
  
  
  
  “燕诡~可是在担心我?”说着砚璂将自己挂在燕诡身上,他比燕诡要高些低头正好将埋在燕诡脖颈处。砚璂低声笑着震动的胸膛让燕诡无所适从变扭的很,急忙将砚璂推开搓搓自己的手臂,让变扭的感觉远离自己。
  
  
  
  “我对地府不甚了解,却也不是什么都不知道,所以你放心就好,虽然燕诡的关心让我很欢喜,但要是让你担心就是我的不是了。”说着还对燕诡俏皮的眨了眨眼睛,让燕诡见了恨不得甩他一巴掌让他清醒清醒。
  
  
  
  “能不能好好说话,到底你是艳鬼,还是我是艳鬼。这艳鬼的名头合该给你才是,这往后你就管着那群鬼女,管着花街好了,我也好省些事轻松轻松。”
  
  
  
  “这可不行,这艳鬼之名除了你还有谁有资格,我可不想被鬼追着打。”
  
  
  
  “你就不能只说前半句,后面的完全是多余的。罢了,不说这些没用的了,我和你好好说说着鬼市。这鬼市平时来往自然是鬼居多,也有少量的妖来鬼市,他们多是来交易或者在鬼市有商铺的,当然前者居多。也有些魔族会过来,不过魔族生性好斗便是来了也多去武斗台。说到这武斗台啊你可得好好记好规则,鬼修若是空有一身灵力却不知使用的话只会死的更快,所以鬼修在黄泉之境修练完后就会去武斗台磨炼体术。那里有阵法加持鬼修就不会死,但这不死阵法只对鬼修有用,而且这阵法只有一到五层有,武斗台一共十层到第六层开始就是生死不论了。至于到底去哪一层就要你自己把握了,武斗台上没有裁判不会有人管理。第六层开始会有一个层主坐镇,你可以普通的进行比斗也可以找层主挑战,赢了你便是层主了。要是自持甚高去挑战与自己实力不符的那就是魂飞魄散了。从第六层开始还会有赌场开设赌局,这个便是我不说你也是懂的,不过是押谁输谁赢的问题。这确实是来钱最快的方法,不过武斗台的赌局只收灵石,地府里平时使用的冥币在那里是不能用的,你要是有兴趣我可以带你去见识见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