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莫失莫忘 > 第5章 偶遇鬼君

第5章 偶遇鬼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男人突如其来的动作吓到了砚璂与燕诡,更让慕砚璂无所适从,令他他摸不着头脑又觉得其颇为无礼放肆。
  
  
  
  “阁下可否先放开在下,在下虽不介意温香软玉,但阁下显然不是。”男人抱的太紧好似要把他揉进身体里,让砚璂感到颇为难受。见他不打算放开,砚璂只能开口让其放开,言语间很是讽刺。
  
  
  
  听到砚璂的话男人浑身一怔,不知想到什么。放开了砚璂但两手还放在砚璂的肩上,两眼通红满是复杂的看着砚璂。好似有千言万语,眼中有深情,有喜悦,还有震惊和不可置信,张了张嘴却最终没于说什么,只是直愣愣的看着砚璂。
  
  
  
  刚刚男子来的突然,砚璂根本没有看清他的样子。现在男人放开了他砚璂终于看清楚了,男子五官刚毅俊美通身气势惊人让不敢接近。砚璂的身形在男子里以算是高大,却只是到了男人下巴。
  
  见男子不说话,砚璂心中颇为不悦面上却不动分毫。又笑道:“阁下可是认错人了,也是这大晚上的确容易认错。”
  
  
  
  砚璂这话说的颇为讽刺,拐着弯的说他眼神不好。能在鬼市行走的人岂会因为天暗一点就看不清的吗,在说了这鬼市里灯火阑珊的可亮堂的很。男人放开慕砚璂往后退了几步,才愣愣的说道:“许是认错了吧?”
  
  
  
  砚璂被他这话气笑了,‘许是认错了吧’认错了不知道道歉的吗!砚璂张嘴打算再说什么时,男人忙道了声“抱歉!”就迅速转身离开。那动作好似身后有恶鬼在追他,行动间很是有落荒而逃的意味。
  
  
  
  砚璂眯着眼睛摸了摸下巴转身对燕诡说道:“我看起来很吓人吗,他跑那么快做什么?”
  
  
  
  燕诡在男人出现时就愣在了一边,从头到尾尾说一句话,那表情甚是惊恐。
  
  
  
  “嗯?燕诡这是吓到了!”
  
  
  
  燕诡未回答砚璂的话,只是复杂的看了砚璂道;“走吧,回去了。”
  
  
  
  一路上两人并未说话,路过花楼时燕诡也没说要进去。这一路燕诡的表情甚是纠结,每每走段路就要回头看一砚璂,却又什么都不说。到了家门口燕诡终是转身对砚璂道:“砚璂不认识他吗?”
  
  
  
  “不认识哦。”
  
  
  
  “砚璂不是说记忆不全吗,没准你们是认识的。”
  
  
  
  “认识又如何,不认识又如何总归没那么重要,不认识就不认识吧!”砚璂虽心中满是疑问,却说的毫不在意。
  
  
  
  听到砚璂这么说燕诡的五官现在是真的纠结在一起了,深吸一口气,拍了拍砚璂的肩膀,语重心长的说道:“我觉得你还是认识一下的好。”说完就推开门径直走了进去,回房前还不忘吩咐道:“你吃了芙蓉羹今天好好消化一番,那芙蓉羹里的芙蓉花叫死地芙蓉,对你的魂魄大有益处,别明早起来又变回去了。”
  
  
  
  “......”
  
  
  
  对于燕诡变扭的关心慕砚璂很是了解,他的确是要好好消化一番,也要好好想想。
  
  
  
  另一边男人慌张的离开鬼市,他迅速的奔跑移动在忘川河畔停下。他紧握手掌,盯着忘川猩红的河水出神,眼里晦暗不明,嘴角绷直相似在酝酿着什么。身上发出暴虐愤怒的气息,惊得忘川河里的孤魂野鬼,虫蛇恶兽缩在河底瑟瑟发抖,生怕那凶神一样的男子注意到自己,一不小心就一命呜呼。
  
  
  
  男人站着一动不动,直至天明地府出现灰暗的光才移动了身体,紧握的手掌放开后无力的垂下。他抬眼看了一眼鬼市的方向后,毫不犹豫的朝相反的方向飞去。
  
  
  
  鬼是不用睡觉的,所以燕诡回房后就盘腿坐在床修练。与燕诡不同,砚璂一坐到床上就感到疲惫无比,他感到全身乏力又轻飘飘的。不一会身体就倒在了床上,意识陷入混沌,眉头紧蹙,眼睫不停的轻颤。身体无意识的紧缩在一起,像似在忍耐着什么。突然,他睁开眼睛坐了起来,双眼猩红,可眼中却是毫无情绪的木然。在房里朝燕诡房间的方向望去,他歪着脑袋在想着什么。
  
  
  
  等燕诡从入定中醒来已是天明,虽然天还是昏暗无比但对地府的众鬼来说已是天明了。修练了一夜的燕诡只觉得身体舒爽无比,想到昨天没有完成的事决定今天一定要让砚璂和莲依认识,这么想着就开门往砚璂的房间走去。
  
  
  
  “扣扣。”
  
  
  
  敲了门好一会里面都没有动静,以为砚璂没有听见燕诡又敲了一次,却还是没有动静。燕诡感到奇怪,难道是在修练,不可能啊砚璂怕是连怎么修练都不知道。又想到昨天那碗羹,是不是还在消化。这么想着也不对,那死地芙蓉虽有养魂的功效,但其药性温和是地府的常见花草,对他这样的鬼已是毫无功效,却很适合像砚璂这样的小鬼。甚至就是生吞也无事,可砚璂与其他的鬼情况不通,没准出事了。燕诡心中焦急暗恨自己不知道小心些,砚璂的情况不能拿一般的鬼来做比较,抬脚就想把门踹开。
  
  
  
  却说砚璂其实是听到敲门声了的,可不知道为什么眼皮沉重就是睁不开眼,好在这感觉没一会几消失了,呆了一会赶在燕诡踹门前把门打开了。
  
  
  
  他一开门就看到燕诡那抬起准备踹门的腿,不由好笑道:“这一大早的,燕诡可真热情。”
  
  
  
  燕诡心中尴尬,站好后却没有搭理砚璂的调笑,他盯着砚璂的脸好一会问道:“你昨晚是去当贼了,还是找姑娘浪去了。”
  
  
  
  “若是我要出去浪,没道理放着你不要,去找那些俗物。”说完将燕诡从头看到尾,的确是唇红齿白,面若好女却比女子多了份潇洒英气,一身红衣如火衬得他更是艳丽无比。
  
  
  
  燕诡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自顾自的进门在桌边倒了杯茶坐下道:“德行,瞧你这点出息。”
  
  
  
  砚璂毫不在意的在另一边坐下道:“不过是博美人一笑而已,不过看来燕诡并不高兴呢。”
  
  
  
  砚璂的话让燕诡感到无力,果然还是以前的阿无比较好。
  
  
  
  “说正经的昨晚消化的如何了。”
  
  
  
  砚璂双眼微合,眼底闪过精光:“甚好,昨晚身体微暖很是舒适。”
  
  
  
  燕诡点点头放心下来,想着也许可以试试新鲜的芙蓉花就对砚璂说道:“那就好,现在你的魂魄还太过虚弱,过几天我在给你找几朵芙蓉花,你直接吃效果更好。”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