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莫失莫忘 > 第6章 鬼女莲依

第6章 鬼女莲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鬼女带着两人来到了莲依所住的院子,作为花楼的老鸨莲依独自居住一处院子,院子里虽没有艳丽的花草却种着众多鬼竹。地府的竹子受阴气所染都是黑色的,衬着地府灰暗的天空显得鬼影重重。还有一个石盘外加两个团铺,石盘上面摆了副棋局,棋子却摆在同一边看的出主人时常独自对弈。风吹过竹子摇拽沙沙作响,很是诡异但衬着漆了红漆楼房却也别有一番趣味。
  
  
  
  鬼女敲了敲门道:“妈妈,艳鬼大人到了。”没有等里面的人回答就打开门就侧过身让砚璂仍二人进去,进门前砚璂看了一眼侧着身子的鬼女,见她只是恭恭敬敬的站那,低着头看着自己的脚尖。等二人都进去之后就把门带上,离开不知道做什么去了。
  
  
  
  进去之后就见一白衣美人坐在窗边,出神的看着窗外。秀眉微蹙,一脸的忧愁娇弱,病如西子却胜三分。
  
  
  
  “莲依,这是怎么了?”听到燕诡的声音她好似才发现有人进来般,先是一愣,后双眼微红。直愣愣的站起来,位张了张嘴没说出话来,却对着燕鬼重重的跪下。
  
  
  
  “求大人了,求大人帮帮莲依,除了大人莲依在想不到谁能帮莲依了。”说完就自顾自的磕起头来,一下又一下磕着。把燕鬼吓一跳,连忙上前强硬的把莲依扶起来。
  
  
  
  “你这是做甚,要我帮什么你直说便是,何必这样。”
  
  
  
  莲依哭的泪眼朦胧,听到燕诡着么说更是激动,作势又要跪下。
  
  
  
  “行了,行了你再跪我可就走了。”说完就拉着砚璂在一旁坐下,等着莲依把事说清楚。却说莲依双手握拳放在胸口,先看了燕诡一眼,后又看了眼砚璂像是在确认什么,却又摇摆不定。
  
  
  
  “哦,这位是我好友慕砚璂,这位是花楼的妈妈莲依。本想让你们互相认识一下的,顺便又些事要问你,你不用在意又什么话直说便是。”见莲依如此,燕诡以为她是顾忌砚璂在场,就连忙介绍解释道。
  
  
  
  “大人想知道什么尽管问便是,莲依必是知无不言,绝不敢隐瞒。”这话却是对着砚璂说的,见她这样砚璂挑挑眉感到有趣。
  
  
  
  “我的事不着急,还是莲依姑娘的事要紧些。”
  
  
  
  “没错,莲依你这是出了什么,少见你这样的。快先坐下说,要帮什么只要是我能做到的自是不会推辞。”
  
  
  
  如此莲依退回窗边坐下,拿起帕子擦了擦眼下的泪水,缓了一口气才将所求之事娓娓道来。
  
  
  
  “是噬灵蛊......”
  
  
  
  “等等,你说什么?噬灵蛊?”一听莲依说噬灵蛊燕诡惊的声音都变调了,看他如此失态砚璂的好奇心都激出来了,但他还知道现在还是不说话的时候听他们说的好。
  
  
  
  “林郎...他中了噬灵蛊,一个月前开始他就开始变的不对劲,虽然不明显但他身上的灵力却开始慢慢的减少。每天看起来都很疲惫,一开始我以为他受伤了,问他,他却什么也不愿与我多说。直到几天前他受噬灵蛊折磨折磨我才发现,他见瞒不下去了才告诉我,可恨我还怀疑他有了别的女人,心爱之人正在受折磨我却只知争风吃醋。现在我实在没有办法了我给林郎吃了很多丹药却毫无作用,现在我也只是帮林郎压制着,可这样总有一天我会压制不住的,无论如何我都不能让林郎离开我。”这么说着莲依的情绪激动起来,美丽的脸庞也隐隐变得疯狂扭曲。
  
  
  
  从莲依说到林郎起,燕诡本就不稳的气息就变更的粗重了,他紧握双拳压抑着自己的愤怒,压低声音道:“压制?你拿什么压制噬灵蛊是你能压制的。你简直胡闹,我问你,你的鬼丹呢!所以你拿来给他压制的东西就你的鬼丹?你不想活了,如此轻易的就将鬼丹交出去,出了事不要来找我哭,都是你自找的。”
  
  
  
  莲依脸色惨白,颤抖着双唇说道:“我知道,但是我不能没有林郎,没有他我会活不下去......”
  
  “你已经死了,怎么会活不下去呢,这不都死过一次了吗!”还不等燕诡接话,砚璂接了下去,在他看来既然死过一次了,拿就该懂得生命的可贵,怎可以说如此轻佻的话。他虽不知噬灵蛊是什么,也不认识什么林郎是谁,但莲依的话让他生气。燕诡想说的话就这么被他堵住了,咽不下去,吐不出来很是难受。更别说莲依本人了,跟是被他说的在说不出话来,睁大眼睛直愣愣的看着砚璂,好似无法相信他会说出这样的话来。
  
  
  
  “咳,你别要死要活的,这个我也是无能为力。这蛊你解不了压不住,难不成我就有办法不成。还有那个男人我不是早就让你离开他了吗?你怎么不听劝,他要是个好的怎会惹上这种东西。你还敢把鬼丹给他,你以为我看不出来吗!”
  
  
  
  “不,不大人您可以的,现在只有您能帮莲依了,只要找到鬼医,只要找到他林郎就还有救。从几天前我知道开始,莲依就一直在找鬼医了,可是林郎等不了了。所以求您了,莲依知道让您去见鬼医是强人所难,可是莲依已经走头无路了。莲依能求的就只有大人,求大人看在往日的情分上帮帮莲依。从昨天开始林郎的身体就逐渐变得虚弱,他不能死,莲依不能没有他。”说着就激动的跪下抱着燕诡的腿哭诉着,性状癫狂,再也没有往日的一分动人风情。
  
  
  
  “你先起来。”
  
  
  
  “不,大人不答应莲依,莲依绝不起来。”
  
  
  
  “你给我起来!”燕诡的声音不自觉的拔高起来,而莲依也被震住了,睁大了双眼,嘴中还在喃喃着。
  
  
  
  “大人......”
  
  
  
  “莲依...你这样总有一天会死在那个男人手上。”看着莲依现在的样子,燕诡心中即怜惜,又是无奈,怒其不争,怒她被所谓的情爱冲昏了头脑。那个男人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身为男人的燕诡在清楚不过,他看莲依的眼神从来没有爱意。可恨莲依沉浸在那个男人的花言巧语下,别人无论怎么劝都不行。
  
  
  
  砚璂看着眼前如闹剧一般的场面,内心却出奇的平静。从他们的话语中他就明白了所有的事情,看着莲依现在犹如疯子的样子只觉可笑,这样的感情他是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了的。在和燕诡拉扯的莲依,眼睛扫过砚璂,眼里冲满了祈求可恐惧。莲依的动作燕诡并没有发现,却让砚璂疑惑了。他确定他是第一次见莲依,为何她要如此看自己,她在恐惧什么。他不记得自己有做过什么让她能如此害怕的事。
  
  
  
  莲依对他的态度一直都很奇怪,从他们进门开始砚璂就知道。她一开始的愣住并被事因为燕诡,初一进门她侧过头看到自己时,那一瞬间震惊和想要逃避的样子,绝对不会是对燕诡的。她虽然掩饰的很好但还是被他发现了,一开始没怎么在意,现在看来他需要好好了解一下了。
  
  
  
  “莲依,你先起来,这噬灵蛊你我都知道,就是找到鬼医也是没办法的。而且听你说来也是来不急了,不是我不愿意,就算我能找到他这一来一回时间上也是来不急的。”燕诡心中存着侥幸,那男人若是真死了,对莲依来说才是好的。他不愿意看着莲依天天如怨妇一般,他想要那个精明能干,风采决绝的莲依回来,却又怕那男人若真死了莲依从此会一蹶不振。
  
  
  
  “不,不会的我有传送卷轴,不回会来不急的。”说着就急忙把卷轴拿出来给燕诡看,就怕他不信。
  
  
  
  “你,我会去把鬼医给你找来,但你要答应我不要在做傻事,还有就是把鬼丹给我收回来,还不到时候就是没你的鬼丹他也不会马上死的。莲依这是最后一次了,不管鬼医能不能治好他我都不会在管。”燕诡与鬼医是有私交,但却是恶交。两人之间颇有龌龊,说实话若非怕莲依做傻事他是绝对不愿意去找鬼医的,在说这么多年过去他也不确定能不能找到鬼医。他可以不管那个男人的死活但不能不管莲依。所以无论如何都要找到他,可想到当初的事燕诡只觉得脑袋疼的厉害,但愿那老家伙的习惯还没有变。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