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七十九章 霍劭霆,你不爱我了吗?

第七十九章 霍劭霆,你不爱我了吗?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流金岁月。
  
      顶层奢华专属vip包厢,清一色的酒杯整齐排列成一线,在昏暗的灯光下耀动着澄澈的黄。动感的音乐极具节奏,跟年轻的灵魂一起同时释放所有的能量。
  
      “姿含,再喝就醉了。”慕子政按住沈姿含的手,“你才出院没多久,要注意身体。”
  
      沈姿含醉眼朦胧地笑:“今天是个好日子,之前的朋友都过来了,在美国就常常想着回国能跟大家都聚一聚,终于等到了,我高兴。”
  
      “高兴也少喝点。”慕子政拿下她的酒杯,却被她一个大力扯回,身子一个不稳回弹到慕子政身上,酒也倒了他一身。
  
      慕子政好脾气地拿过纸巾,低声道:“姿含,我知道你心里难受,但二哥今天确实有事,他来不了。都是我不好,我不该在你面前说大话,夸下海口说他一定会来。对不起。”
  
      年隽尧拿过一杯果汁,轻抿了一口,席殊撞过来挨着他坐下:“到底什么事?”
  
      “大事。”
  
      “什么大事?叫我过来的时候,不是说好会来,结果让我跑了个空。我是来跟你们聚的,可不是跟她。”席殊的手指轻轻点点那个方向,压低声音,“这女人回来了,是不是他们要?”
  
      他对了对两个手指,年隽永摇摇头。
  
      “我就说嘛,哥责任感那么强的人,怎么会忽然离婚?”
  
      年隽尧扫了他一眼:“我说的是不知道。”
  
      “……”席殊撇了撇嘴,“那如果有机会复合的话,全鱼宴我就没有机会尝到了。”
  
      “在你而言,美食比兄弟更重要。”
  
      “我当然不是那种人,我只是觉得……”席殊轻咳了一声,看了眼另一端的沈姿含,“我觉得美食怎么说都比艺术容易消化。这芭蕾太过高深了,我也看不懂,也不会欣赏。美食么,我天天吃都成。”
  
      “哦对了,今天到底是有什么大事?你刚刚说不是谈生意,那除了这个,还有什么算大事?”
  
      “攸关性命,算不算大事?今天傅知夏替他挡了一刀,我做完手术才出来的,他还在医院。”
  
      席殊两个眼睛瞪得滴溜圆:“挡……刀?”
  
      “我的天哪,看着那么文文弱弱的,竟然是这样的女汉子!我对嫂子佩服不已。”席殊做了个抱拳的动作,又嘿嘿笑道,“我觉得我跟慕子政的赌局可以加码了,嫂子都豁出命了,哥也只是一颗凡心,还能不感动?”
  
      “不一定,你觉得他看着像凡人吗?”
  
      “……”席殊摸了摸鼻子,“这些情情爱爱的我不懂,但是如果有女人愿意为我豁出命,我还是可以娶的。毕竟这个世界上,能为你豁出命的人没几个。不过,如果我没记错的话,那位是不是也为他豁出过命啊?”
  
      他的目光正朝那边望去,就看到沈姿含摇摇晃晃地起身,一个不稳地往前趔趄而去,酒杯陆续落到地上,发出哗啦啦的脆响,慕子政来不及捞住她的身子,她整个人朝着碎片扑去。
  
      “姿含!”
  
      慕子政扶起她的时候,就看到膝盖的位置,白色的长裙血迹模糊。
  
      “去医院。”
  
      “……”席殊看看慕子政,又看看年隽尧,“他的目光在说,你一定要跟着去。”
  
      “去吧,我也去凑个热闹再回部队。”席殊拍拍年隽尧的肩膀,“毕竟救了咱二哥一命,得去看看嫂子,先陪我去买点水果鲜花什么的。”
  
      ***
  
      稍稍扭动了一下身子,就被剧烈的疼痛牵扯了神经,傅知夏不由“嘶”地一声倒吸了口冷气。
  
      “乱动什么,不知道自己伤得很重?”霍劭霆按住她的肩膀,动作很轻语气却很严厉,跟刚刚那会儿不是一个腔调。
  
      似乎察觉到了自己不适合用这样的语气对待一个病人,尤其是对他有救命之恩的病人,霍劭霆轻咳了一声,声音缓了下来:“那一刀直接刺穿了你的肩胛骨,你失血过多,因为血型特殊输血量还是不足。接下来这段时间好好养伤,我会吩咐白妈过来照顾。”
  
      “想吃什么就跟白妈说,多喝点汤,对身体有好处。想吃什么,我现在打电话白妈。”
  
      看到傅知夏的目光根本没落到他身上,霍劭霆扯了扯领带:“你到底有没有听我说话?”
  
      “宋助理好像在外面。”傅知夏的声音有些沙哑,且中气不足。他看着她苍白娇弱的样子,有些无法想象她是哪里来的勇气给他挡上这一刀。
  
      爱他成痴吗?可他甚至没有从她眼底看到过灼热。
  
      还有那位顾家三少,那些沸沸扬扬的年少光阴,据说在女人心中,都占据特别重要的位置。
  
      霍劭霆迈步走出病房,宋寅紧随其后,到了走廊的尽头处。
  
      “霍总,都已经查清楚了。”宋寅拿出资料,“章程是上杨村人,今年35岁,是个哑巴,现在还没有结婚。上杨村拆迁,判定他的房子是危房,所以只给了他二十万的赔偿金额。”
  
      “危房?”霍劭霆眉头皱了皱,“当初赔偿协议上有这一条?”
  
      “开始设定的方案并没有,我们主要征的是土地。因为这件事,章程还去过公司几次,但是都没有见到主要负责人就被赶回来。这次他母亲病重,所有的钱都用完了,他到公司来不仅没有找到人还被揍了一顿。他母亲因为抢救不及时去世,今天就是他母亲的头七。”
  
      “我到公司查过,章程这个房子原本应该赔偿的金额是两百二十万,这两百万被拨到了包工头那里。应该是公司里的高层用这个钱做了利益纽带,一个工程下来,所有的回扣一定不是个小数目。因为章程毫无背景,又不会说话,就算吃了亏也没有办法为自己讨回公道,所以这两百万就顺水人情了。”
  
      霍劭霆低头抽出一支烟来点燃:“陈子健?”
  
      “应该跟陈副总脱离不了关系,这个月他账户的进账多了三千万。还有,我让章程认过照片,那个打他的人就是陈副总的组里孟轲。”
  
      “好。”霍劭霆掐灭了烟头,“搜集所有证据,董事会上问责。事先联系几个有分量的高层提出罢免建议,将他驱逐出霍氏。”
  
      “是,霍总。”宋寅合上资料,顿了顿,想说什么又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霍劭霆扫了他一眼:“有什么事说。”
  
      “陈副总是,当时大霍总开的口进公司的,这件事需要事先跟大霍总商量吗?”
  
      毕竟,他们父子之间的关系已经很有隔阂,任何事情发生就可能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是陆宁的远方亲戚,进公司这么久也没看出能力。没能力也就算了,但是一条蛀虫可以慢慢让整个霍氏烂透。这样的人,能留?”
  
      宋寅想想觉得这话有理,霍氏有今天的成功绝对不是偶然,而是霍劭霆铁腕的办事风格。这种事情有一就有二,不赶尽杀绝,对公司的发展不利。
  
      “过几天去一趟锦城,傅家那场宴会,重新仔细调查。”霍劭霆抬腕看了看表,“现在去海湾一趟,把白妈接过来。”
  
      霍劭霆再度折回病房的时候,里面正传来笑声。
  
      他推开病房的门,就看到傅知夏半靠在病床上,被席殊的一个冷笑话给逗笑了,却是牵动了伤口,轻咳了几声。
  
      “你们怎么来了?”他边说着边快步走到病床,将病床摇下,把枕头放平,并且掖了掖被子。
  
      席殊目不转睛地看着他一系列行云流水的动作,冲着年隽尧挤了挤眼睛:“哦,哥,我是听说咱嫂子奋勇相救,特地来感谢她的救命之恩的。”
  
      “……”
  
      “嫂子真是人美心善,听年大说了,嫂子还懂中医,我正想着让嫂子给我把把脉……”
  
      席殊被霍劭霆一个眼刀子给逼退了接下来的话,伸出的手也马上缩回,他正兴致勃勃地想从水果篮里挑个水果,就被下了逐客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