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八十章 还真把自己当神医了?

第八十章 还真把自己当神医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傅知夏一连在床上躺了五天,才被允许走出病房。
  
      伤口愈合得比较快,已经结了厚厚的痂,疼痛感不似之前那般强烈。霍劭霆每天都会来,停留的时间不长,却总是处处限制她的行动。白妈和岑朵每每这个时候总是朝着她暧昧地笑,非常有默契地走出去回避一下。
  
      幸而霍劭霆每次停留时间不长,不然这样两个人的独处还真是尴尬透了。基本都是她在看她的医书,他在谈他的生意。
  
      “少夫人,出来够久了,我们回病房吧?”白妈拢了拢傅知夏身上的外衣,“这秋天的傍晚,天还是凉,万一着凉了,少爷又该担心了。”
  
      “……”她跟霍劭霆是谈不上担心不担心的,只是白妈一门心思地想让他们两个好,这次事件之后更像是开了曙光一样,觉得她豪门少奶奶的位置稳住很有戏。
  
      她正转过身,就被前面走来的人撞到了肩膀,顿时伤口的位置一阵钻心的疼,她微微拧眉,煞白了脸。
  
      “哎呀,少夫人,有没有怎么样?”白妈扶住傅知夏,抬眼看着来人,正想开口说几句,就看到了慕子政急急地跑过来扶住弯下腰的女人,“怎么样,没事吧?”
  
      在霍家做事多年,慕子政白妈还是认识的,是少爷很好的朋友。
  
      白妈想着息事宁人,不想慕子政却是把女人拉到身后,冷声道:“傅知夏,演戏也要分清场合,现在二哥不在,你假装柔弱给谁看?”
  
      白妈见到慕子政平日里总是嘻嘻哈哈的样子,极少见他这样严肃,有些吃惊。她又看看这个长相漂亮的女子,感觉有些眼熟。
  
      “你也知道我没有必要装柔弱给谁看,所以慕少,你的逻辑好像不能成立。”
  
      傅知夏淡声开口,看着他身后的女人捂着膝盖好像很疼的样子,秀发遮盖着她的半边脸,慕子政冷哼了一声:“你别以为这一次苦肉计就能攀上枝头稳固地位,别忘了你答应我的话,录音为证。”
  
      他扬了扬手机,便很快扶着那女子转身往前走去。傅知夏凝神看着他们的背影,很快想起了那次医院里岑朵所说的大小姐,应该就是眼前这位了。
  
      看得出来慕子政护得紧,她都没有看清她的脸,看他的样子,像是怕她把这位大小姐给怎么了。
  
      “这慕少爷怎么这么不讲理了,以前不是这个样子的。”白妈看着他们的背影,有些忿忿。
  
      “没事。”傅知夏十分理解慕子政,如果她是霍劭霆的铁杆兄弟,她应该也会是这样的态度。
  
      人与人之间,必定是有共同点才能走到一起,夫妻更是。
  
      这婚,迟早都是要离的。
  
      傅知夏回到病房,喝了一碗补汤,坐到病床上又开始翻看医学书籍。
  
      “我说少夫人,你就少看点书,多歇着吧!”白妈一边刷碗一边大声说,“就没见过哪个少奶奶那么喜欢看书的,豪门大户,女孩子家不都是做做脸,买买衣服,打扮打扮么?你呀,少看点书,先把自己的身子给养好了,给少爷生个大胖小子那才是正事。”
  
      傅知夏手中的针一偏,疼痛让她龇牙。她闭了闭眼,再度朝着手上的穴位扎去。
  
      她这样连续针灸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坚信自己的手法和方案没有错,虽然第一次扎针痛麻得不行,但是接连一段时间下来,还是渐渐习惯了。
  
      脑子里会有零星片段出现,那就证明有点作用。
  
      她的记忆,还是需要恢复,她必须想起来自己曾经是个怎么样的人,究竟做过些什么。
  
      手上的针拔出之后,傅知夏整个人有些虚软地靠在床上,鼻尖沁出细密的汗珠。虽然是个柔弱女人,刚刚那一下撞击倒也是十分有力的,她拔针的力度大了些,就疼得开始发颤。
  
      她解开自己的衣服扣子,低头看到纱布有些被血迹打湿。
  
      “谁让你给自己扎针的?还有,这伤口又是怎么回事?”
  
      男人冷冽的气息逼近,傅知夏猛地抬眸,才发现一旁站着的霍劭霆。她有些疑惑:“霍总今天不是出差么?”
  
      “你别转移话题。如果一离开病房就是这样的结果,伤完全好之前都不用出去了。”他边说着边上前按下铃,“让医生过来一下。”
  
      白妈听到了外面的动静,从厨房出来,双手在围裙上搓了搓:“少爷,真的不怪少夫人,少夫人已经很小心了,但好好走着路就一个女人这样撞上来了,正好撞到少夫人的伤口。这也不知道怎么走的路,眼睛不长似的。”
  
      医生很快赶过来,毕竟伤口的位置还是比较隐私,拉开了隔帘,看了眼霍劭霆并没有走出去的意思,也就作罢。
  
      男人的目光堪堪落在胸前的伤口上,傅知夏也只有把所有的注意力都集中在自己的伤口上,俏脸微烫。那结痂的样子着实是有些丑,也不知道这人到底这么认真地在看些什么,又有什么值得研究的。
  
      “还是要小心,虽然说已经结痂,但是从今天的状况来看伤口重新开裂,会延缓修复时间和修复程度。”
  
      医生交代完离开之后白妈又照例把空间腾出给他们两个人。
  
      “这是怎么回事?”霍劭霆伸手拿出她放在旁边的一卷针,“你记忆还没有恢复,人家随随便便夸你几句你还真把自己当神医了?上一次试针你忘了,还敢第二次?”
  
      “我问过顾教授,他说没有问题。可能是我身子比较虚还是别的问题,但是这个针法和穴位是没有问题的。”
  
      霍劭霆被她的话给气到,说话也有了几分厉色:“不管什么问题,那就是有问题。有问题就要找出问题之后才能继续,找不到就马上给我停止。”、
  
      “……”傅知夏正想说什么,他已经将手里的针给丢到了垃圾桶。
  
      傅知夏盯着垃圾桶几秒,才抬起眸子,声音有些发硬:“霍总,商场上您无人能敌,所向披靡大家都知道,可这不代表在别的领域您就有发言权。”
  
      “我已经请教过顾教授,他的话就是权威。银针刺穴可以刺激记忆,有没有效果清楚的是我,而不是您。您今天就算给我扔了这套针,我还是可以有别的针。再说,这个身体是我的,跟您没有什么关系。”
  
      她的声音不响,有着病人的中气不足,但个个字音落定的时候都是万分有力,连带着眼神都是不容置疑的坚持。
  
      她的身上自带着属于自己的一股倔劲儿,虽然眉眼温静,但字字句句听在耳边,其实都是反抗和挑衅。
  
      霍劭霆眯了眯眼。
  
      专门去了一趟锦城,去调查的就是傅家宴席上的事。
  
      确切地说,是关于她对着他下药的事。
  
      傅家宴席放在锦城最为奢华的酒楼“锦绣阁”,所有的录影资料酒楼里都有备份。
  
      那次宴会齐聚了锦城所有商界名流,傅家也在受邀之列。霍家和傅家一直都有交情,他跟傅书语之间据说有口头上的婚约,但更多的都当成一种玩笑话,傅家有几次提及,也是被孟成絮三言两语轻轻带过。
  
      傅家在锦城虽然名望还在,但是实力已经大不如前。想要借着跟霍家结亲来巩固自己,这也是豪门之中常见的事情。但是只是口头的戏言,霍家怎么可能当真?
  
      孟成絮曾经跟他提及过,他一口否决。他见过傅书语几次,人是长得漂亮,有稍许戾气,也有过几次交流,傅书语不是他喜欢的款。
  
      影像资料的画面很清晰,穿着华丽的男男女女之中,他竟是一眼找到了傅知夏。
  
      要说傅家有多重视她,倒也不见得,她穿着服务生的衣服,是来宴会上帮忙的。她端着盘子在人群之中穿梭,笑容甜美,举止礼貌得体,即便穿着侍应生的衣服也有着大家闺秀之风,堪堪把傅书语给比了下去。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