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百零四章 心跳咚咚咚

第一百零四章 心跳咚咚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想吃什么?我看这里有些食材,我帮你做。”傅知夏打开放在厨房的袋子,把食物一一挑拣出来,自言自语道,“菜虽然不够新鲜,但是总比买着的饭菜好吃。”
  
      沈姿含看着她主人似的样子,手心简直都要掐出血来,偏偏霍劭霆的目光无时无刻不落在傅知夏身上,她从来不知道这个男人绝情起来可以如此,他一旦告诉你分手了,就好像绝无复合的可能。
  
      就好像,所有的过往都是她一个人臆想出来的一样。
  
      到底是沈家这个身份,成了他们之间最大的阻挡,他放弃她,所以,把目光迁移到了别的女人身上。
  
      哪怕知道她在,他还是把傅知夏带过来,究竟是为了证明什么?为了告诉她什么?他就没有想过,她会难堪么?
  
      厨房那边,傅知夏已经开始熬粥切菜。她的动作很利落,看样子是做惯了这样的家事,果然傅家下人的女儿,干这种粗活是最为在行的。
  
      “傅小姐,需要我帮忙么?”沈姿含探着一个头,她生平最为讨厌厨房的油烟味,若不是为了自己心爱的男人,怎么可能洗手作羹汤?
  
      “哦,不用,我一个人可以。”
  
      沈姿含要的就是她这句话,她看着霍劭霆在灰色的沙发上坐下,也跟着在一旁坐下,顺手拿出水果篮里的水果:“秋天吃梨子最好,帮你削个梨。”
  
      安静地拿着水果刀削开黄色的果皮,她看了眼霍劭霆,见他轻阖着眼睛,手上一个用力,低呼一声,男人果然很快睁开眼睛。
  
      鲜红的血顺着果皮一同流下,霍劭霆抽过纸巾按压住她的手指:“我去叫医生。”
  
      “不过就是划破了手指,哪有这么娇贵?”
  
      看到男人修长干净的手指握住她的手,就感觉周身包裹了他的气息,那种松柏的冷木清香在鼻尖充盈,她感觉心尖儿轻颤。
  
      “如果是水果刀切到了手,不是这么处理的。”一道女音忽地蹿入,霍劭霆的手就被傅知夏移开,她拉着她到了水龙头下,用水冲洗了片刻,找到消毒水和纱布,动作娴熟地包扎好了伤口。
  
      “近期都不能进水,伤口不深,不用几天就好了。”
  
      傅知夏说完便又走进了厨房,沈姿含看着自己的手指,心里的火腾腾直上。她这算是被傅知夏摆了一道还要真心诚意地谢谢她么!
  
      这个女人,看着单纯,心思其实深不可测,比她想象中的更难对付。
  
      霍劭霆翻开手机,已经开始着手处理文件。沈姿含看着傅知夏忙碌的身影,陷入了沉思。
  
      从美国回到海城,她一直都没有认为接近霍劭霆会是件多难的事,她也自己固执地认为,霍劭霆迟早都会再度回到她身边。现在看来,她这个想法是过于天真了。
  
      她必须调整思路。
  
      傅知夏摆好饭菜,差不多是半小时之后。简简单单的三菜一汤,冒尖的白米饭,从颜色上来看搭调得让人食欲大增。霍劭霆的碗里盛着瘦肉粥,细细和肉丝和绿绿的青菜在勺子的搅动下散发着香味,傅知夏吹了几口,碰了碰唇,感觉温度差不多了,才把碗推给对面的男人。
  
      “沈小姐,也不知道你喜欢什么口味,随便做了些。”
  
      沈姿含的嘴里实在是说不出什么赞誉的话来,只能违背自己的心意说:“谢谢。”
  
      霍劭霆轻轻咳嗽了一声,傅知夏的目光再度望向他,才发现他并未动勺子。
  
      看到女人的目光望过来,他垂眸看了眼勺子,又抬眸望向她,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傅知夏看着他受伤的左手,右手好端端的,明明吃饭一丁点问题都没有,但碍于沈姿含在场,傅知夏也没有说什么,拉了凳子坐到他身侧,开始耐着性子喂他喝粥。
  
      吃饭全程都很安静,沈姿含却是像被人生生打了几个耳光,想到刚刚跑到医院对着他的种种,那就是自作多情的最好诠释。
  
      这两个人分明就是在她面前秀恩爱,撒狗粮,霍劭霆他是故意的吗?她就不相信他这样聪明的男人,会看不出她的心意?还偏偏找个傅知夏过来添堵,是想要赶她走是么?
  
      她难受地咽下最后一口米饭,放下筷子,笑得有点勉强:“傅小姐,我有点事就先走了,劭霆麻烦你先照顾着。”
  
      “我送你。”
  
      “一起。”
  
      看到傅知夏站起身来,霍劭霆也起身,傅知夏看了他一眼,语气有些嗔怪:“你一个伤员就好好躺着休息,凑什么热闹。”
  
      “说了一起,我散散步。”
  
      傅知夏见拗不过他,只能作罢。
  
      沈姿含觉得再待下去已经无法持续脸上的笑容,他们的恩爱秀得如此明显,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是什么正常夫妻呢!
  
      这样三个人走着,感觉自己就像是个插进来的外人,究竟什么时候开始,在霍劭霆面前,她都不是那个特别的了?她的骄傲,她的自尊,她的爱情,在这个夜晚,完完全全地被傅知夏,践踏到了脚底。
  
      从大门口折回,傅知夏朝着正门的方向走了没几步,就被男人拉过转了个身。
  
      “随便走走。”
  
      “……”
  
      傅知夏低头看着满地的落叶,正是刚刚跟顾卓希走的那条路,两边都是高大的梧桐,时不时地有落叶飘落,抬眼可见澄澈如同玉盘子的月亮。
  
      “你刚刚受伤,还是多躺床上休息,医生没跟你说吗?”女人停下脚步,认真地看着他,“别以为自己年轻就好扛,你那是硬伤,不能小视。”
  
      “这么关心我?”
  
      两人的脚步在落叶上落下沙沙的踩踏声,傅知夏盯着脚底的叶子,正色道:“病人最需要的是休息,我还是那句话,钱是挣不完的。别以为我没看见,你刚刚在病房还在处理文件。”
  
      “动辄几个亿的损失,你让我放着不管?”
  
      男人的声音很罕见地透着疲惫,他在前面的木质长椅上坐下,傅知夏也跟着坐了下来。
  
      “生意上的事情我不懂,但是几个亿的损失可能有机会补,但是身体垮下了,那可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
  
      他静静地凝视着她,手不觉地撩过她吹散到脸上的秀发,哑声道:“好,听你的。”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她竟是从那双从来都是讥诮的眸光中看出了脉脉温情。
  
      这样的对视无端让人脸上发热,傅知夏急急站起身来:“那,那你先回病房,我去酒店收拾几件衣服过来。”
  
      “好,我让陈琼带你过去。”他的眸光浓黑得粘稠,声音也沙哑得厉害。
  
      傅知夏整理好衣服再度回到病房的时候,男人正轻阖着眼打点滴。
  
      病房里的环境极好,设施一应俱全。傅知夏把衣服放到柜子里,又拿出一条薄毯放到沙发上,将薄毯围住身子,一边关注着点滴的情况,一边刷着手机。
  
      通常情况下她并不是很喜欢刷手机,但是无疑这种状况下,刷手机是一个很容易打发时间的办法。
  
      她点开就有新闻跳出来,原来陆淮安竟也发生了车祸。
  
      她还想往下看,就听到霍劭霆的声音:“我想上洗手间。”
  
      “……”
  
      她抬眸望去,霍劭霆已经睁开了眼睛,掀开薄被下床。
  
      傅知夏急忙帮他提着挂瓶,只是到了洗手间门前,她一下子脸红了,她看了看他的手:“你受伤的是左手,我就替你拿着瓶子,在门外等你。”
  
      男人悠悠地看了她一眼,傅知夏尴尬地发现拿着瓶子的方向是朝着里面走,根本出不去,她背过身子,觉得脸上有些发热。
  
      “你帮我。”
  
      “……”傅知夏以为自己听错了,那声音再度传来,“这里打了死结,你帮我解开。”
  
      死结?什么死结?她转过身去,就看到男人的手落在裤子抽绳的位置,他可能是胡乱弄了几下,把好端端的抽绳给打成死结了。
  
      “你快点。”男人伸手拿过她手中的挂瓶,开始催促。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