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零一一章 你想清楚了?

第一零一一章 你想清楚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惠兰医院。
  
      傅书语坐在病床上,有些失神地看着窗外,雨下得有些大了,杨美玲过来关上窗户,又看了眼她踢开地被子,小心翼翼地盖上。
  
      “大小姐,这天气凉了,可不要感冒了。你的身体现在弱,受不得凉。”
  
      傅书语收回视线,看着杨美玲:“杨妈,傅知夏是真的没想起来么?她会不会诳你?”
  
      “大小姐放心,我从小看着她长大,她什么样的心思我最清楚。她是想要套我的话。她这个人从小诡计多端,心思重得很,我提防着呢!”
  
      “可是她好像陆陆续续想起来一些事情,我是怕……”傅书语抿了抿嘴,“总有些不太好的预感,我感觉她现在跟以前有些不一样了。”
  
      “无非也就是霍劭霆给她的底气。这男人嘛,图个新鲜而已,霍家绝对不可能会让她待长久的。等霍劭霆腻了她,她还能怎么办?而且她那段记忆,是不可能回得来的。”
  
      “不可能么?”傅书语喃喃着,“医学上也会有各种奇迹。她对你这样试探,就摆明了她已经开始怀疑了。”
  
      想到了什么,傅书语倏然抬起眼眸,声音也厉色起来:“都怪你,什么借口不好想偏偏想一个最容易穿帮的!你就算是用傅知夏之间那件事扣死了她爱慕虚荣的罪名,她对霍劭霆是什么样的心意她自己会不明白么!她所有的怀疑一定是从这里开始。我知道她的性格,一旦她开始怀疑,她一定会想办法证实她的怀疑。她的办法有多多,你不是不知道!”
  
      “大小姐,我保证她想不起来,她绝对不可能想起来的。我们封闭了她的记忆,是深度封闭,找来的心理医生那是全球顶尖的。她什么都不会想起来。就算她真的想起来……”
  
      杨美玲眸中闪过一丝狠戾,抬头望向傅书语已经是一片疼惜,傅书语却是紧紧抓住了她的袖子,手点着电视地方向,说话都不利索了。
  
      杨美玲顺着她手指着地画面望去,瞳孔骤然缩紧。
  
      电视播放的是一个新闻台,说是最近的一起拐卖妇女儿童案件被破,嫌疑人被抓捕。模糊的镜头上有雨珠滚落,两个男人被拷上手铐带了出来,后面跟着一众刑警,而比这些还要醒目的,是傅知夏和霍劭霆。女人身上披着男人的西装,正安静地靠在男人身侧,而男人一手撑着伞,一手揽着她的腰,目光几乎没有离开过她的脸。
  
      “在热心市民地帮助下,清溪警方破获了一起特大拐卖妇女儿童案件,共抓捕嫌疑犯二名,案犯对所有事实供认不讳,已经被拐卖地八名妇女儿童有望获得解救。”
  
      “是傅知夏,她为什么会出现着那里?”
  
      杨美玲地手指缩了缩,她没想到她竟是去了清溪村。她是想要做什么?值得高兴的一点,是她绝对没有恢复所有的记忆。但值得担忧地是,凭着她一向以来地行事作风,她钻起牛角尖来,十头牛都啦不回来。
  
      “可能是我跟她说到小寒的事,刺激到了她。她无非也就是去看看,你别多想。”
  
      杨美玲过去将她的枕头放低,又替她掖了掖被子:“好了,该睡觉了。明天老爷夫人过来看你,再过段日子,你也该出院了。”
  
      “不知道为什么这几天我老是做梦,梦到……”
  
      “好了。”杨美玲打断傅书语的话,见她眼底升腾起的恐惧又心疼地拍着她的背,“睡觉,不要多想。那件事,跟你一点关系都没有。”
  
      **
  
      协助警方做好笔录已经是凌晨,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噼噼啪啪地雨打芭蕉声音着黑夜之中显得节奏清晰。陈队长伸出一只手来,例行公事地感谢:“霍太太,谢谢你的合作。”
  
      傅知夏才伸出手来,就被身侧的男人顺势握住,淡声道:“没有别的事,我就带我太太先走了。”
  
      “今天如果不是凑巧霍太太到清溪村,这案子估计还不能这么快破。所以这个案子,霍太太你应该是首功。如果下次……”
  
      “还有下次?”男人不悦地拧眉打断陈队长的话,垂眸握紧女人的手,十指相扣,“治安乱成这样,陈队长要好好想着怎么整治才是。”
  
      走出巡捕局门口,男人撑开大伞,将女人娇小的身子揉入怀中。
  
      因为跟海城距离太远,夜色已深,就在距离最近的五星级酒店开了房间。
  
      房卡“吧嗒”一声打开,霍劭霆大步走进浴室,开始放洗澡水。
  
      从他出现到现在,他都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脸色冷漠得吓人。傅知夏走到梳妆镜前,看看自己冷白又肮脏的脸,脱下他的西服外套,里面的衣服在刚刚的扭打之中已经扯破了几分,整个人看起来狼狈无比。
  
      “洗澡。”
  
      身后冷硬的声音传来,她转过头去,霍劭霆往下扯开几颗纽扣,袖子卷上手腕,正拿过纸巾,擦着手上的水珠。
  
      “你……”傅知夏的声音顿了顿,看着他溅上泥水的衣服和裤子,这是她所见过的霍劭霆最为狼狈的样子。她垂眸落在他似乎还混有血水的裤脚上,蹲下身子用手指轻轻一捻,顿时惊叫出声。
  
      “你流血了!”
  
      她盯着手指鲜红的血迹,惊惶抬眸:“我,我去找医药箱……”
  
      才起身就被一个大力拉了回来,她整个人撞到男人怀里,那坚硬的胸膛触到了鼻尖,她听到他胸腔的鼓动,低哑的嗓音在头顶微微响着:“你关心?如果你真的关心我的死活,会一个人一声不吭跑到这个鸟不拉屎的地方来?你根本就是把我当死的!”
  
      “……”傅知夏糯了糯唇瓣,“我知道你很忙,这点小事就……”
  
      “你觉得这是小事?”霍劭霆拉离开她的身子,双手落到她肩膀上,黑眸里耀动着明灭的幽光,“生死攸关的事,在你眼里是小事,这个世界上,除了生死,还有什么是大事?”
  
      “还是说,你觉得凭借你手里的几根银针,就天下无敌了?”他盯着她,冷不防抽开她的腰带丢到一旁,“如果这样呢?你以为别人就欺负不了你了?”
  
      傅知夏脸色微红地看着被丢开的腰带,手指中间又多出几根银针来:“那我也有办法,总之我能自保。”
  
      “自保?”男人黑沉的眸子定定地看了她几秒,低笑了一声,“就你这点三脚猫的功夫,也就是运气好碰上了个草包,要真是碰上个狠的,你以为今天还有机会站在这里说话?”
  
      霍劭霆看着女人不太服气的模样,心里堵得厉害,他从她肩膀上撤下手来,懒漫地看着她:“我如果要对你做什么,一只手就可以。”
  
      傅知夏倏地抬起眸子,看着他笃定的黑沉眼眸:“那可不一定。”
  
      她的银针朝着他手腕的方向刺去,这只是个虚动作,她另一只手很快朝着他身后绕去,只是男人动作更迅速,她还没看清什么,就觉得手腕一个翻转,扣紧,手里的银针被他全部松落到地上。
  
      下一秒,唇紧跟着压迫下来。
  
      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急迫激烈,他吻着她逼近墙角,又伸手扣住她的下巴,时而激烈,时而温柔。
  
      傅知夏整个人都软了下来,她攀住男人的衣服,睁开眸子的时候,听到他粗噶的声音响起:“你说你的银针有用么?就算要了你,你能怎么办?男人的力气跟女人相比本来就悬殊,你学的是医术,不是武术。”
  
      伸手将她的散落的发丝别到耳后,他又低头吻了吻她的额头,眼睛,再到唇:“今天不过是幸运,以后不准这样,嗯?”
  
      她看着他透亮的瞳映出自己的脸,鼻尖忽然酸涩起来,有什么温热的感觉密密匝匝在心头敲击出疼痛,还来不及消化杨美玲跟她的关系,就被卷入了这个拐卖妇女的案子。当意识到在自己身上发生什么的时候,她也是慌乱的。
  
      逼迫着自己冷静下来,想所有可能的对策。霍劭霆的话是对的,她并没有那样三头六臂,真的遇到狠角色,她手上的银针也可能根本没有机会用得上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