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零一二章 那你睡了我,要负全责

第一零一二章 那你睡了我,要负全责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公司现在有传言……”宋寅静默了下来,他今天的话实在是太多了。
  
      “传言只是传言,但很多,也会变成现实。先做好分内的事,把手头的工作做漂亮。项目么,到处都是,挣钱而已,有脑子,哪儿都行。”
  
      宋寅看着霍劭霆修长的手指灵活地敲打着键盘,内心再一次折服。他把手头的资料放到办公桌上,目光是前所未有的坚定:“霍总,不管以后发生什么,我都跟着您。您去哪儿,我就去哪儿。”
  
      霍劭霆抬眸,手上的动作顿了顿,他模棱两可几句话,他倒是听懂了。
  
      果然是一直跟在他身边的人。
  
      “那只是最坏打算。”他的手指又在键盘上灵活起来,“就目前来看,还不至于。”
  
      ***
  
      秋虫啁啾,凉风吹得夜晚格外寂静。推开房门,橙黄的灯光驱逐了周身的寒意,触目便及放在床头的台灯,柔柔地照着女人睡得沉沉的容颜。她还是维持着跟之前一样的位置,靠在床最边的边沿,稍稍一动感觉就要掉到地上。
  
      不觉地就放轻放慢了脚步,他走到床边,女人纤长浓密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绯色的唇微微勾着。他将她的身子移进了一些,将散乱的发丝别到耳朵,一只手摸着她的耳垂,俯身便吻了下去。
  
      感觉内心的荒凉一下子就什么给盈满了。
  
      傅知夏醒来的时候,就发现自己身上的衣服被丢到了一旁。她怔忡地眨了眨眼,看到男人放大的俊颜,一下子清醒起来。
  
      “你,回来了?”
  
      她有些尴尬地缩了缩身子,却是发现整个人都在他的桎梏范围之内,他的黑眸噙着笑意,轻轻啄了啄她的唇:“你睡。”
  
      她当真闭上眼睛,发现男人上下其手,一会儿气息就交缠起来。
  
      傅知夏猛地睁开眼睛,脸色酡红一片:“别闹,你不是让我睡?”
  
      “你睡你的。”
  
      “……”
  
      傅知夏很快败下阵来,满室的旖旎流转,连秋虫都害羞得安静了下来。
  
      男人抱着虚软无力的女人洗了个澡,傅知夏尴尬到皮肤都红了,但也没有什么力气,只有任他折腾。
  
      再回到床上,已经没有了睡意。安静的夜晚,男人的心跳强而有力,她的头枕在他手臂上,无端端的就有了一种安定感。
  
      清润的月光洒进屋内,傅知夏伸出手指,勾勒着男人英俊的面庞,只是她的手很快被捉住,轻啄了一下,男人声音带着满足的沙哑:“干什么?还没够?”
  
      “哪有!”傅知夏的脸再度在黑暗中红了个透,忽然想到了什么,她抬起头,“奶奶今天过来了。”
  
      “奶奶?”他低笑,手指在她黑发之中穿梭,“奶奶是最疼你的人。她过来看你?还是说你去清溪村的事情被她知道了?你可是差不多上了新闻头条。”
  
      傅知夏默了默,想到孟成絮的话,心里有点沉:“她其实是过来找你的。”
  
      男人没有做声,只是用手指缠绕着她的发丝,等着她继续说下去。
  
      “我听奶奶说,你跟你父亲近来的关系更僵了,所以,你父亲有可能会收回一部分你在公司的股份。”
  
      “嗯。”他淡淡地应着,“我知道。”
  
      “收回一部分股权,就意味着失去在公司主导权的地位。也就是说,你这个霍总,可能被降为副总,也可能调离公司本部。这些,你都知道么?”
  
      “知道。”他的手指顺着黑亮的头发往下,“他还有一个儿子,如果我调离了,还有人继承他的位置。他需要更乖巧的儿子,那个人不是我。”
  
      傅知夏听着他说话带起的胸腔震动,不由环住了他的腰。豪门世家,是这样的,所谓的亲情,在金钱权力面前不堪一击。
  
      即便他用尽自己所有的努力,站在高峰之巅,他也会失去。他所失去的东西,他所不能拥有的东西,不过平常人家的亲情。
  
      “会难过吗?”傅知夏抬起头来,晶亮的眸子盈盈闪闪,男人轻轻笑开,顺手捏了捏她粉嫩的脸颊。
  
      “对于母亲的死,我一直都无法释怀,无法接受,觉得他对我母亲的死要负上很大的责任。可能就是缘于这一点,父亲觉得我永远都没有办法做一个真正孝顺的儿子,永远都没有办法真正跟他交心。所以,他一直也都防备着我。”
  
      “防备?”这是一个父亲跟儿子应该有的关系么?傅知夏想着,心底划过一丝疼痛。
  
      “关乎于权利金钱地位,动辄就是上亿的金钱,不需要防备么?所以这么多年,哪怕霍氏一直都是我在打理,他也始终不能放心放权。现在,是时候找个人来平衡我了。”
  
      他手上把玩着女人的发丝,放到鼻尖嗅了嗅:“祖母从小就告诉我,豪门里的情意不比寻常百姓,不必看得太重。我母亲就是把情意看得太重,最后才走上了一条绝路。她死的时候,很绝望,而他,却在温柔乡里沉溺。”
  
      傅知夏觉得自己的呼吸重了下,良久的沉默,她低声道:“你跟你祖母,感情一直都很好的吧?”
  
      “她和奶奶,是我真正意义上的亲人。”
  
      傅知夏紧了紧手心,觉得自己的呼吸更沉重了。她没有忘记那日陈景兰对她的声声警告,可即便这样,她还是没有很好地管住自己,这段婚姻可能没有结果,这个认知她明明很清晰,可是现在,他们之间是涉及到感情了么?
  
      也未必是的。
  
      “母亲死后,祖母就将我接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是跟祖母一起生活的。祖母从前就是个女强人,年轻的时候就驰骋商界,她教会我很多。回到霍家的时候,我还年轻,也是祖母不知道给父亲施加了什么压力,父亲才同意让我从基层做起。后来,我带着霍氏每年利润都翻几倍,他才渐渐地松手。但是他手上持有绝对主导权的股份,整个董事局都是他说了算,人事变动的权利,如果他想要插手,还是能做主的。”
  
      “如果说,”傅知夏的声音顿了顿,纤长的睫毛因为眼睛的眨动不时地刷过男人结实的胸膛,“不是常常听人说商业联姻么?如果有一个门当户对的女人跟你结婚,那你的实力是不是就会强大很多?啊,我知道了!”
  
      “难怪别人要在傅家宴会上设计到我的头上,就是因为我什么都没有,只是傅家下人的女儿,你如果跟我结婚,那么就永远不能强大,也不能给别人造成什么威胁了是不是?你觉得,你身边对你下这个套的人,最可能是谁?”
  
      男人将下巴搁在她头顶上,拇指摩挲着女人的后颈:“我说过讨论这个没有意义。我睡了你,自然对你负责。”
  
      “我不需要你负责。”
  
      男人感受到女人暗淡的情绪,笑着刮了刮她的鼻子:“那你睡了我,你需要负全责。”
  
      “难道你不觉得,自己需要一个更强大的女人匹配吗?”傅知夏听到自己心跳的声音,又听到自己的声音低低地响着,“你就没有想过,你跟我之间不过就是一时冲动?就没有想过,你祖母可能不会喜欢我,在她眼里我们的婚姻,不过就是随时可以结束的权宜之计?”
  
      “你说祖母么?”他喉咙里滑出笑声来,“你放心,她一定会跟奶奶一样,那么喜欢你。”
  
      他口中的笃定让她怔住:“为什么?”
  
      “他是我祖母,从小到大是最疼爱我的人。我喜欢的,她自然喜欢。你别看祖母总是清冷的样子,她其实待人很和善,平时也最喜欢做善事。我了解她,如果她不是喜欢你,绝对不会同意刚开始的婚姻。我们结婚那么久了,她也从来没有在我面前说过你半个不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