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一七章 我要你跟傅知夏离婚

第一一七章 我要你跟傅知夏离婚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17
  
      尖锐的疼痛感刺激着人睁开眼睛,朦胧的视线渐渐清晰。是一个装饰豪华的房间,昏黄的灯光柔柔地笼着,白色的大床上满是旖旎的光晕。
  
      傅知夏闭着眼睛甩了甩头,刚刚被迷晕的那一刻,她动作迅速地在手腕上埋下了银针,若不是现在被痛醒了,估计她还是昏睡着。
  
      她低头迅速取出针来,找准了穴位往下扎去,捻了几秒,又取出,继续扎针,轻捻,感觉神思一点点清明起来。
  
      在刚刚的那一瞬间,除了毛巾上刺激的味道,她还嗅到了那人身上香味,有那么一丝熟悉感。
  
      傅知夏起身到盥洗室洗了把脸,将脸上的妆一点点地卸掉,抽出纸巾来擦干,对着自己的脸,怔怔地看了几秒。
  
      就连这样的场合,也会有人想要对着她动手。诚如顾卓希所言,这豪门真的太过复杂,那么深的水,要趟过去实属不易。
  
      她理了理自己的礼服,走出盥洗室,啪地一下把房间的灯给打亮了。明亮的光线之下,高大英俊的男人正躺在大床上,看样子还处于昏迷之中。
  
      把她跟顾卓希一起丢到床上,想要她在寿宴上臭名昭著,落下一个道德败丧的名声?
  
      会是谁?
  
      陆宁,陆雪凝,陆念,都有可能。
  
      从利益角度来讲,她忽地闪过陈景兰的脸,那位薄斐小姐已经把话搁得清楚明白,她们两个任何一个,也有可能。
  
      傅知夏呼了口气,若不是自己脑子反应快,过会儿就要等着别人来捉奸了。
  
      她还真是连累顾卓希了。
  
      “学长”!”傅知夏拍了拍床上的男人,他没有什么反应,她又用力了一些,男人整个人翻身过来,脸上有着不正常的潮红。
  
      她伸手探了探他的脸,温度很高。刚刚跟他说话的时候,他明明还是很好的,一个人不可能这么忽然发烧。
  
      傅知夏伸手探了探他的脉搏,很快发现了不对劲。原本以为跟她一样只是被迷晕了,现在看来,还被下了药。
  
      这些肮脏的又屡见成效的伎俩,在不同的时间和地点一次次地想要改变自己的和别人的人生。
  
      如果傅家宴会上没有这样的事,现在她还在开开心心地读大学。之前那次,她跟霍劭霆并没有发生什么,而这次,顾卓希被下了足够分量的药,他完全可能失控,这些人,是不想让她好好活下去了么?
  
      傅知夏冷笑了一声,取出银针来,对着顾卓希的头部准确地扎进针,又轻轻捻入。
  
      片刻,男人便睁开眼睛。视线清明的同时,感觉身体难以言说的灼热感难受得让他窒息。
  
      “学长,你被下了药,我被迷晕了。这个房间被锁死了,我们出不去。”
  
      她的手随着银针忙碌着,耳边的声音细细碎碎:“这样,我先给你施针,可以缓解你的难受,你先忍着点,时间长了一定会有人过来,到时候再送你去医院。”
  
      顾卓希难受地点点头,视线所及就是她柔美的侧脸,还有完美的下颌线条,精巧灿亮的埃菲尔项坠从她胸前垂下来,随着她的动作晃动。
  
      记忆涌过来的时候,他感觉浑身紧绷得更加难受了。睁开眼睛或是闭上眼睛,都是傅知夏的样子,他攥着手心,感觉额头的位置有豆大的汗珠冒出。
  
      “知夏……我很难受。”顾卓希睁开眼睛,喉结上下滚动了下,看着眼前娇美的且一直都在心底的女孩,他除了想把她扑倒没有别的想法。
  
      “我知道我知道,学长,你再忍耐一下。”她站起身来,再度去看了看锁住的窗户,用力地拍了拍门,“这房间的隔音设备很好,再说,这是别人设下的局,不会有人过来开的。糟糕的是,这个房间没有浴缸,不然用冷水应该效果会好些。”
  
      “这样,我去打盆冷水过来。”她着急地跑向盥洗室,胡乱地找到一个脸盘,接过满满的一盆水放到床边。
  
      “学长,不然我用冷水扑一扑你?”
  
      “……”
  
      顾卓希看着她忙前忙后的样子,苦笑了一声:“知夏,如果现在被下了药的这个人是霍劭霆,你会怎么做?”
  
      “……”
  
      “你会允了他,是不是?”
  
      傅知夏还未开口,他已经攀住了她的肩膀,眸光赤红:“知夏,你一向都是个重感情的人,这么轻易就让自己进入一段感情,你会受伤害的!你跟霍劭霆的婚事可以公开,可以全天下皆知,但你要管好自己的心,你知道么!”
  
      “学长……”傅知夏舔了舔唇,“我们现在所要解决的问题,不是这个。”
  
      “如果现在我不要你就会死,你愿意么?”他的眸光淡漠下来,看着她骇然抬起的眸子,直直地望着她。
  
      “你是医生,你应该知道,这种药如果达到一定的剂量,也是可以致死的。”
  
      他忽然站起身,朝着傅知夏逼近,将她困在墙壁和双手之间,说话之间呼出的气息灼热无比。
  
      “知夏,我喜欢你,一直都喜欢你。你知道吗?从前我来不及说,想说的时候你已经在傅家宴会上……这么多日子我一直在后悔,为什么不早点表明心意?你什么时候可以恢复全部记忆,嗯?什么时候能够多想想我们之间的过去?他根本就不了解你,也不会懂你,更不会爱你……”
  
      他边说着边低下头来,或许是因为霍劭霆,她经验比较丰富了,整个身子灵活地蹲下,就从空隙里钻了出来。
  
      “哗”的一声,一盆冷水从头淋下来,顾卓希甩了甩头,水珠从他脸上甩落下来,他看着女孩拿着脸盘冲到盥洗室,又端着满满一盆水出来。
  
      “学长,我刚刚给你探过脉搏,药量有点重,但是不会危及生命。这药可能会让你说胡话的,现在你好好休息一下,闭目养神。这个房间没有绳子,但是我找到剪刀了,做成绳子将你的手绑住,这样,对我们两个都好。”
  
      她边说着边帮他绑住了双手,低声道:“你也说了,豪门太过复杂,人家设计我们最终想要的结果是什么,我们就不能让这个结果出现。总不能让坏人得逞的,对不对?”
  
      ***
  
      热气腾腾的菜一盘盘地端上,推杯换盏之间,寒暄一阵一阵,只是这主桌的气氛,有些紧张。
  
      “门被反锁了?你的意思是说,里面有人?”
  
      “好端端地把自己锁在里面做什么?这不是出什么事儿了吧?”孟成絮紧张地捏着手心,看着陆雪凝,“找人开锁了吗?”
  
      “已经在路上了。”
  
      “一大把年纪了,跟着瞎操什么心。”陈景兰拍拍孟成絮的肩膀,“今儿个你可是寿星,你就好好地坐下吃饭,没准他们一会儿就过来了。都是有分寸的人,能有什么事?”
  
      陈景兰一席话说得孟成絮稍稍放下心来,陆念在一旁甜甜地笑道:“是啊,奶奶,大哥他哪里需要我们操心?大嫂也很厉害,应该等会儿就过来了。我们先吃饭吧!”
  
      不一会儿便有人过来敬酒,霍修远还不知道这桌的事情,也端着酒杯过来,跟孟成絮介绍。
  
      霍修远朝着陆淮安看去,他的注意力显然并不在这里,拿着筷子若有所思。
  
      “淮安。”霍修远直接点名,“这位王董……”
  
      “滋滋滋”的电波,忽然陷入的黑暗让大家惊呼起来,瞬间电灯又亮起来,只是偌大的屏幕上,刚刚播放的霍家家族的照片已经不见,镜头切换到了一个房间内。
  
      众人疑惑的窃窃私语在看到傅知夏清晰的脸时,归于平静。
  
      照着豪门的套路,这种时刻往往是要闹什么事的。什么事不知道,但总归会是大事,而且这显而易见的,是被人给恶意连接过来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