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三零章 你打我?

第一三零章 你打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30
  
      “叮~~~”
  
      玉镯敲击在地面上的声音清脆悦耳,如同乐音,现场诡异地安静下来,连呼吸的声音都跟着放轻了。
  
      修补完整的玉镯已经重新碎开几个大块,还带着一些碎屑,傅知夏抬眼,正看到陆念跟陆宁之间的眼神交流。
  
      她一下子就明白过来,这根本就是陆宁授意的。陆念一个小姑娘,虽说平日里肆意妄为,但也没有胆子大到敢在霍劭霆身上拔毛,这个镯子对他而言意义那么重大,她哪里来的胆子?
  
      看她现在脸色苍白的样子,都有些瑟瑟发抖,看的那一眼,是陆宁给她壮的胆子。
  
      她所要达到的目的,无非就是激化霍劭霆跟霍修远之间的关系。陆淮安已经进了霍氏,她的第一步目标已经达成。那么多年,霍劭霆都没有给她好的脸色,现在她所要做的,就是触他的逆鳞,什么时候霍修远彻底放弃他这个儿子,她的目的就达成了。
  
      为了荣华富贵,那么卑劣。
  
      霍劭霆眼底翻涌而起戾气,排山倒海而来,傅知夏先他一步走到陆念面前,对着她的脸就是狠狠的一个耳光。
  
      陆念被打得懵了,一时间半边脸麻木,耳朵嗡嗡作响。半天,她才摸着自己的脸,不可置信地看着傅知夏:“你,你打我?”
  
      陆宁也是失了脸色,眼底迅速涌起愠色,那一个耳光的力道那么大,陆念的身子都踉跄了一下,这个女人,她竟然敢!
  
      手握紧成拳,她看着陆念激动地扬起手来,却被傅知夏扣住,反手又是一个耳光。
  
      这下,她直接被打到地上,手上挨到了碎屑,顿时疼得哭起来。
  
      “傅知夏,你做什么!”看到陆宁跑到陆念旁边,心疼地扶起她,霍修远才反应过来,她的女儿,竟然被这个他从来没有看上眼的媳妇给打了。
  
      傅知夏看了霍修远一眼,低头小心地捡起大片的碎玉,放到手心:“她弄坏了我的东西,而且是蓄意的。我打她两耳光,算是轻的。”
  
      “混账!随意打人竟然还振振有词,就算陆念有错,你算哪根葱敢动我的女儿?你……”
  
      “霍先生。”傅知夏嗓音清亮地打断他的话,缓步走到他面前,手心微微摊开,碎玉光润的色泽在灯光下更是通透,“这只镯子是怎么样变成碎片的,整个过程您都是亲眼目睹的。我知道霍家有钱,霍大小姐脾气不好,随随便便丢坏东西,不过就是个钱的事情。不过这个事情,怕是用钱解决不了。”
  
      她说着便合拢了掌心,那些碎玉的棱角刺得掌心微疼,她勾起嘴角笑了笑,目光却是冷的:“母亲留下的东西,那是一种念想。别说这个镯子价值不菲,就算是地摊货,就这样被生生砸碎了,怕霍小姐也是赔不起的。毕竟,你有什么资格去打碎一个人的念想?喜欢什么便去买,而不是去抢夺,抢夺不到就破坏,这样的心理,是不是太恶劣了?”
  
      “虽然我打了她,但是我觉得打了还是便宜了她。如果她能让这个镯子完整无缺地还原,别说是两个耳光,就是十个耳光,我也站着这里任凭她打,绝不还手。”
  
      她看了双眼通红的霍陆念一眼,轻飘飘道:“况且,这么多长辈在呢,有什么是非曲直需要她这么个小孩子去争辩的?难道说千辛万苦找到母亲遗物,拿回来还有错了?这件事情,还需要霍先生,还有……陆女士,给个说法。”
  
      陆宁恨得咬牙,众人面前又不好发作,她掐了掐陆念,陆念很快反应过来,大声道:“你都已经打我两个耳光了,你还想怎么样?镯子已经断了,大不了我还你一只就是!”
  
      “你赔得起?”傅知夏眸子轻轻地眯了眯,看着陆念的身子又往后缩了缩,轻笑了一声,“看来霍小姐从来没有经历过生离死别,终归这生活是太如意了一些,便也连人间最基本的亲情都难以体会了。”
  
      “从小有母亲在身边宠着的孩子,真是幸福。”她走到餐桌,拿过纸巾将碎玉小心翼翼地包着,一边说道,“就连做了这样的错事,也觉得在理的是自己,没有生出半分的愧疚之心。不可以抢夺别人的东西,做错了事情要学会承认,更要学会承担。怎么,这些做人的道理,你妈妈是从来没有教过你吗?”
  
      傅知夏长篇大论的,陆念根本就插不进话来,但是看着席间所有的人目光都不一样了,就连刚刚维护她的霍修远,也冷了眼色。
  
      陆雪凝原本也是口才极好的,被傅知夏给赶走了,现在这么多人,连个帮她们说话的都没有。
  
      陆念的眼圈更红了。
  
      “知夏说得有道理,这件事就是你的错。你要学会认错,更要学会承担。”孟成絮开口,声音不重却是字字千钧,她看着傅知夏,“知夏,这件事该怎么处理,你说句话吧。毕竟,这镯子是你婆婆留给你的,也算是你的东西。”
  
      傅知夏没有想到孟成絮会把处决权交给她,她微愣了一下,看向霍劭霆。
  
      或许是觉得这件事最后的决定权落在傅知夏手里,总比落在霍劭霆手里更好,陆宁红着眼圈:“知夏,小念她不过是个孩子……她也是从小看我……”
  
      她说着便说不下去了,眼泪簌簌地流了下来。这个局原本照着自己的设定,是霍劭霆失控,然后跟霍修远的关系更为恶劣,她怎么都想不到傅知夏竟然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打人。这样一来,霍劭霆跟这件事一点关系都没有,霍修远不但没有迁怒的霍劭霆身上,反而被傅知夏寥寥数语偏转了方向。
  
      这件事最后的结果竟然是变成了霍劭霆的委屈,这是她万万也想不到的。她知道霍劭霆对母亲的事一直都很介怀,曾经有一次陆念拿了白娉婷留下的什么东西,他就掐住了她的脖子。那时霍修远赶来,两人发生了极大的争执,最后的结果,是霍修远削减了霍劭霆百分之五的股份,移交给了陆念。
  
      可今天的情况看来,她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陆宁这话说得留给人想象的空间极大,意思就是说,陆念是看着她从来都在受霍劭霆的欺负,所以气不过才做出过激的事情。这么多年,她一直都被霍劭霆压迫得喘不过气来。
  
      “霍小姐从小看你喜欢玉,这块玉又是质地上好的,喜欢也是正常的。”陆宁听着傅知夏几个字便偏转了她原本的意思,气得脸色发白,她看着傅知夏将手上的碎玉包好,小心地放到包里,眼睛都没有朝她看一眼,只是兀自继续说着:
  
      “从小在海城的上流社会生活,身边的人都是穿金戴银,每件饰品都是价钱昂贵,自然也会生出一些虚荣之心,这也正常。只是喜欢的东西,还是需要通过自己的努力去争取,不损害别人利益那是前提。”
  
      陆宁手心攥紧成拳,她倒是没有看出来,这个原本担负着罪责的女人,哪里来的胆色?当真是有男人撑着腰,就凭着她下人地位的出生,也不该有这样的气场。
  
      她忽然开始怀疑,是不是这件事交给霍劭霆处理会更为恰当,这个女人看起来柔柔弱弱的,现在看来,那不过就是表面的样子。这个女人的心机,远比看上去的深。
  
      “那你说这件事该怎么处理?”陆宁冷了脸色,跟傅知夏也早已经扯开面皮了,也无所谓面上的和气,她感觉这个女人是不会给陆念好果子吃的。指不定会比霍劭霆更狠。
  
      “奶奶是说这件事交由我负责么?”
  
      傅知夏再度重复了一遍,陆宁捏着手指,冷眼看着这个女人,这个重复是什么意思?无非就是为了告诉大家,她拥有这个决定权,所以无论她做什么样的决定,那别人都没有办法说个“不”字。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