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三零章 你打我?

第一三零章 你打我?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镯子是你的,当然是你负责。”孟成絮走过来,慈爱地拍着傅知夏的手背,“你别怕,奶奶在,断然不会让你受了欺负。”
  
      傅知夏笑了笑:“谢谢奶奶。”
  
      霍劭霆看着眼前的女人,眉眼清丽,眸光中有那么些许狡黠,他现在只是担心,她给出的答案,会便宜了陆宁。
  
      傅知夏抬起眸子,目光在陆宁母女身上落定,清凌凌的大眼让陆念看得有些心慌。
  
      不知什么时候开始,她竟是有些害怕这个女人了。看着没年轻单纯,其实心也是毒辣得很,陆雪凝已经被赶走了,她是正宗的千金大小姐,赶走那是不可能的。
  
      想都这里,她觉得心定了一些。她的父母都在这里,都会护她周全。
  
      “让我想想。”傅知夏侧了侧脑袋,“通常情况下,被损坏的东西,应该等价赔偿,这个是硬道理。”
  
      陆念心里松了口气,低声道:“这个镯子的价值现在也很难估算,都说黄金有价玉无价,你想要我们赔偿多少钱?”
  
      “霍陆念,你应该已经有18周岁了吧?”
  
      陆念挺了挺胸膛:“是又怎样?”
  
      “18周岁的话,已经成年了,任何事都可以负法律责任了。”
  
      “你……”陆念倒吸了一口冷气,“你为了这么个破镯子想要我坐牢?门都没有!”
  
      “我没有想要你坐牢,不过想告诉你,责任是要自己承担的,所以你刚刚说错了,就算是赔偿,那也是你赔偿,跟别人都无关。”
  
      “知夏,瞧你这话说的……”陆宁摸着陆念的手背,声音有些哑涩,“就算是年满18周岁,在我们眼里,小念还是个孩子呢!你想要怎样道歉赔偿,我们做父母的陪着就是,她自己有什么能力赔偿?”
  
      “一般人家的孩子是没有,但是她是霍家大小姐,当然是有能力的。”傅知夏嘴角微微勾着,眼底泛着冷意,“两个方案,一是等价赔偿,不过我更倾向第二个方案。”
  
      “是什么?”孟成絮率先发问,傅知夏的眼睛眨了眨,对着孟成絮道,“奶奶,我是觉得陆念可能是在霍家的庇佑之下太过顺风顺水,这对她来说并非好事。如果霍家舍得的话,还是到外面磨砺一下性子比较好。”
  
      陆宁的脚步往后退了下,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傅知夏,她倒还是真的敢,竟然敢在霍修远和她的眼皮底下说出那样的话,真当她是死的么!
  
      “傅知夏!”陆念尖叫起来,挣开陆宁的手就冲到傅知夏面前,“你什么意思!你想要把我赶走?你都已经把雪凝姐赶走了,还要把我赶走是么!我是霍家的大小姐,你竟然敢让我离开!”
  
      她很激动,手就要朝着傅知夏伸去的时候就已经被男人隔开,霍劭霆冷飕飕的眸子凝聚了寒冰,一瞬不瞬地望着她,眼底是满满的警告。
  
      “你不想磨砺自己,只想做个一无是处到处惹是生非的大小姐的话,可以选择第一个方案。”傅知夏心平气和地看着她,“我也是为你好。你在自己家里可以有人让着你,如果出嫁之后再有类似的事情,那可不太好办。”
  
      “妈妈!”陆念眼底蓄满泪水,看看陆宁,又望向霍修远,声音哽咽,“爸爸,爸……我不要离开霍家,我不要!”
  
      “磨砺的意思,跟离开不一样。”一直都没有开口的陆淮安忽然出声,“知夏说得有理,你今天的所作所为太过任性了。别人的东西,怎么能说砸就砸?”
  
      陆念眼底的泪水倏地一下滑落下来,这在场的所有人,竟然没有人帮她说一个字,她抬头看了看水晶灯,灯光刺得她有几分恍惚,她轻笑了下:“那第一个方案,要我赔多少钱?”
  
      “我不缺钱。”霍劭霆冷冷开口,陆念几近崩溃地大吼出声,“我问多少钱!刚刚不是说可以选择的吗!怎么现在是不让人选了是吗!你说多少,我赔给你!”
  
      傅知夏沉默了几秒,看着她眼底不断涌出的泪水,脆声道:“当然是可以选的。这个镯子应该是稀品,最大的价值应该是父母的心意了。具体可以价值你百分之几的霍氏股份,要问劭霆。”
  
      霍劭霆的眼皮微微一跳,看着眼前淡然自若的女子,她的目光正跟陆念对视,淡然而又坚持。她在用自己的方式,帮他鸣不平,或者说,在提出警告。
  
      陆宁的脸色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苍白下去,她的目光望向了陆淮安,只无奈陆淮安根本没有看向她这里,只是看着傅知夏。
  
      “一只镯子价值再大,跟霍氏的股份相比,也是比不上的。”
  
      “陆女士这话错了。”傅知夏挑了挑眉,清声打断她的话,“都是父母给的最珍贵的东西,怎么能说比不上?这世界上很多东西远非金钱可以衡量,但是如果真的要衡量的话,那是要花大价钱的。”
  
      她摊了摊手,秀气的眉微微蹙起:“况且,我已经提出了第二种方案?并不是强人所难。”
  
      陆宁被她几句话堵得气上不来,冷笑着道:“知夏,看不出来,你还真是铁石心肠。”
  
      “有句话说,慈母多败儿。对于女孩,这句话也是适用的。现在不铁石心肠一些,等以后酿成大祸,那就为时已晚,后悔莫及了。”
  
      陆宁被她绕着弯子骂了一通,转头看霍修远,他的脸色也并不太好,仿佛在沉思着傅知夏的这几句话。
  
      她觉得心里撕扯一般地难受,却偏偏这么多人在场,怎么都发作不出来。
  
      “知夏说得有理。”老太太出声陆宁的心跟着猛地一沉,福嫂扶着她站起来,她缓步走到霍修远面前,“修远,你觉得呢?”
  
      霍修远没有开口,看着陆念哭得梨花带雨的,也心有不忍。
  
      但台面上来看,确实又没有半分道理。
  
      “找个地方去深造一段时间,什么时候懂事些什么时候回来。虽然说是个女孩子,基本的道理也是要懂,从小被宠坏了,以后难嫁个好人家。”
  
      说话间,她神色不悦地朝陆宁看了一眼,陆念之前未婚先孕的事情也是沸沸扬扬,这大户人家的孩子,有几个会这样?
  
      陆宁接收到老太太的目光,心中愈发忐忑起来:“妈,小念还小,从小就……”
  
      “就是因为小才需要教,你看看她都被你教成什么样了?”老太太扫了她一眼,“行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不然,你问问劭霆需要拿出多少股份,我也没有意见。”
  
      陆宁是万万舍不得这些股份的,这一点,老太太心知肚明。
  
      陆宁的手心掐出了血,最后还是对着傅知夏笑道:“今天的事,我为小念给你道歉……”
  
      “是她的错,道歉就应该让她自己来。”她微笑着打断陆宁的话,“她已经长大了。”
  
      陆宁盯着她,简直要将她的脸盯出个窟窿来,她点点头,往前走进一步,用只有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道:“傅知夏,你等着。”
  
      傅知夏笑靥如花地看着她拉着嘤嘤直哭的陆念走上楼,才要转身,就感觉整个人被环入一个怀抱,淡淡的冷木松香瞬间将她包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