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百四十章 醋味那么大

第一百四十章 醋味那么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什么?”沈姿含的话让苏萸慢了几秒反应过来,“你说书语啊,她离开之前请傅知夏吃顿饭应该是合情合理的,如果霍劭霆查到她身上,应该也查不到我们之间的联系。”
  
      “不管怎么样,先给她敲个警钟,说话做事都小心着点。霍劭霆这个人,思维缜密,什么时候被联系上了你都不知道。”
  
      她正说着,电话铃声响起,沈姿含低头看了眼电话号码,声音马上温柔了几个度,边说话边朝着阳台走去。
  
      苏萸撇了撇嘴,这女人翻脸真是比翻书还要快,对着她的时候就是命令强制,对着男人温柔如水。
  
      难怪,那个时候整个粟城的男人几乎都要围着她打转了,尤其是那个孙伟明,每次见到她差不多要把眼珠子都给贴上去。
  
      他对沈姿含,简直到了一种病态的地步,也难怪她心狠手辣要毁了他。
  
      她正想着,沈姿含又从阳台走了过去,手机已经挂断,她看了眼苏萸,步子有些急就朝着二楼的方向走去:“我要去趟医院,正好可以会会她。”
  
      苏萸站起了身子,惊讶地问道:“你要去医院见傅知夏?”
  
      “对,以阿政女朋友的身份去,合情合理。”
  
      “……”
  
      苏萸不再做声,她倒是忘记了沈姿含跟她说过,慕子政跟霍劭霆的情感好比兄弟,她陪着慕子政去看,也是合情合理的。
  
      神思之间,沈姿含已经走下楼来。她换了一身衣服,透明蕾丝衣服搭配一条翡翠绿花色的百褶裙,勾勒着纤细的腰肢,外面披了一件白色羊绒大衣,脚上穿着一双细跟羊皮短靴,头发随意披散着,边侧夹了一个翡翠绿的发扣,跟主题颜色搭配得很傲,也增添了几分妩媚。
  
      沈姿含到医院的时候,傅知夏正靠在床上,旁边站着一个上了一定年纪的女佣,满眼心疼地看着她,看到霍劭霆温柔又耐心地喂着粥,那眼底又是有几分欣慰。
  
      她的手指不觉掐了一下手心,无数次想象这样的画面,也无数次见过这样的画面,只是不敌这亲眼所见时的内心触感,实在是不愉悦到了极致。
  
      说不愉悦都程度太轻了,是一种万箭齐发的疼痛,戳心窝子的。
  
      这么两个原先一直都不怎么友好的人出现在病房里,实在是一件太过尴尬的事。倒是慕子政先打破沉默,笑了笑:“嫂子,听说你受伤了,我跟……姿含过来看看你。”
  
      傅知夏很是诧异地看着他,要知道,他之前是恨不得她去离婚,怎么这会儿又心甘情愿地叫上“嫂子”了?而且……
  
      她看到了沈姿含跟慕子政握着的手,恍然大悟,只是这两个人就这样在一起了,不嫌太快了些?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慕公子是想要我离婚来着,今天忽然之间叫我嫂子,我听着真有点不适应。”
  
      慕子政被傅知夏直接的话说得耳根发热,他看了眼霍劭霆,低声道:“哥,方便出去一下吗?我想跟嫂子单独聊聊。”
  
      霍劭霆看了他一眼,沉声道:“她今天才醒,别聊太久。”
  
      “你跟沈姿含一起了?”房门被关上,傅知夏开门见山地开口,慕子政愣了愣,脸色微红。
  
      “看得出来,你很喜欢她。”傅知夏勾了勾嘴角,就看到慕子政眼底仿佛溢出光彩来,“她是个很好的女孩。”
  
      傅知夏沉默地看着他,觉得嗓子有点干,就拿过旁边的开水喝了一口:“你说想跟我单独聊聊,不是告诉我她有多好吧?”
  
      慕子政神色一窘:“我今天过来,是想跟你道个歉的。之前为了撮合哥和姿含,我说了很多过分的话,希望你不要放在心上。如果你是一心一意对待哥,我还是希望你们能够百年好合。”
  
      傅知夏看着他,想起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给人的感觉是个纨绔子弟,但是此刻却是极度认真。
  
      能为一个女人做到这种地步,如果不是爱得很深,那也无从解释了。
  
      “你很爱她。但是,”傅知夏的手还握着水杯,嘴角微微勾起,眼神有些懒漫,“你确定她爱你么?”
  
      慕子政怔愣了一下:“她对我很好。即使现在没有爱上我,但是只要我对她好,她最后一定会爱上我的。”
  
      傅知夏点点头,把杯子放回原位:“慕少,今天你的道歉,我收下了。我们之前所有的不开心,就一笔勾销。不过爱情这种东西,并不是一种执念。如果变成执念了,很多东西也就看不清了。”
  
      门外,沈姿含看着霍劭霆高大挺拔的背影,也走上前,并排站在栏杆前的位置。
  
      “知夏好端端的怎么就受伤了呢?有没有查过原因?”她看似关切地凝着男人的眉眼,“我看她的样子,伤得挺重的。”
  
      “在查。”
  
      冷冰冰的两个字落定后,男人抽出一支烟来,青白色的烟雾模糊了他英俊的脸,跟之前一样,他对着她的时候,沉默居多。
  
      “这件事你务必要重视,也可能是有原因的。记得我还是你女朋友的时候,就遭遇过一次绑架,所以这件事也可能是人为的。”
  
      “嗯。”他应了一声,又没了下文,良久才对着她开口道,“阿政对你是真心的,好好待他。”
  
      沈姿含顿时觉得心窝子被人掏空了一般,她自嘲地嗤笑了一声:“我对你也是真心的,结果呢?”
  
      霍劭霆拧起了眉头:“你已经是阿政的女朋友,说这种话不合适。”
  
      “没关系,我已经跟阿政说过了,他会给我时间,走出过去。”
  
      沈姿含深吸了口气,就看到门从里面被推开,慕子政走了出来。
  
      沈姿含急忙迎上去,走进病房,她跟傅知夏原本已经撕破脸了,现在过来,她还是能表现出无比自然的关切模样,这一点,傅知夏似乎由衷佩服。
  
      她心里其实厌烦这样虚情假意的客套,又或许是她心里有事,所以这种烦躁感更强了一些。以至于沈姿含还在继续虚假客套的时候,傅知夏就借口想休息,把他们两个都驱了出去。
  
      “头疼?”霍劭霆现在最为关心的就是这个,年隽尧跟他说过,知夏伤得最重的地方是脑部,加上她之前也常常会头疼,只怕这次之后还会加剧。
  
      “你觉得沈姿含是喜欢慕子政,才跟他在一起的么?”傅知夏忽然开口,目光直直地望向霍劭霆。
  
      男人的手正轻柔地按着她的太阳穴,声音也是相对轻柔:“不然呢?”
  
      “慕子政是你最好的朋友,又对她言听计从,接近慕子政,可以最大程度地接近你。”
  
      男人喉间滑出轻笑,伸手摸了摸她圆润的耳垂,哑声道:“什么时候成了小醋坛子了,我怎么没发现?”
  
      “你放心,别人撩拨不了我。”他低头声音满是魅惑,“我只要你。”
  
      傅知夏的身子不由紧绷起来,她按住霍劭霆的手,正色道:“我能问你一个问题么?”
  
      男人轻笑,宠溺地将她的刘海用手指理了理:“说。”
  
      “当初你跟沈姿含分手,是因为她是沈家的女儿么?因为她姓沈,你母亲的事情跟沈家有关,所以你根本不考虑和她关系的发展。是这样么?”
  
      绕来绕去又是这个话题,男人轻轻捏了捏她的鼻尖:“醋味那么大?我说过了,不全是这样。如果足够喜欢,有的东西大概可以忽视。”
  
      傅知夏觉得自己的心砰砰开始跳起来,她抬眸看着男人墨黑如海的深瞳,咽了咽唾沫:“怎样才是足够喜欢?有没有可能这种足够可以抵消一切?……”
  
      她的声音顿了顿,手不自觉地捏紧被单:“如果沈姿含是沈均而不是沈昊的女儿,那么你的足够喜欢,是不是还能忽视这些?”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