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头发样本

第一百四十三章 头发样本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42
  
      临近年关,海城又下了一场大雪。这雪纷纷扬扬地下了三日之久,整个城市茫茫一片雪白,与高高挂起的大红灯笼映衬出独有的美景。大街小巷上穿梭着人们匆忙的身影,越是接近年关,越是有忙不了的事儿。
  
      飞机缓缓起飞,直到地面上的景物都浓缩成了点,傅知夏才收回视线。目光所及,已经是丝丝缕缕的白云。她看着这些云朵,神思也不由飘忽起来。
  
      这段日子,她去了几个地方。
  
      去锦城是半个月前,那天天气很好,冬日的阳光照在大地上有种入心的暖意。她再度来到锦城,与之前那次相比,又多了一份熟悉感。
  
      记忆恢复越多,便越熟悉。这座城市,见证她的成长和青春,与她而言有种不一样的意义。
  
      想要单独跟杨美玲见面,她并不答应,所以傅知夏着傅家必经的街道堵住了她。
  
      杨美玲见到她,十几年如一日的厌恶,更是无法理解她怎么忽然出现在锦城,冷漠地盯着她:“傅知夏,你想要做什么!”
  
      她笑着反问:“你觉得呢?”
  
      “你少这样阴阳怪气跟我说话,就算你是霍太太,我还是你妈!你以为攀上了高枝,就可以不念亲情了?我告诉你,霍家这样的门第,如果爆料出霍太太竟是这样的人,我看你的脸能往哪儿搁?”
  
      傅知夏静静地看着她,她说话的时候,有种从内心喷薄而出的愤怒,那愤怒像是积压许久的火山,终于压抑着爆发一般。
  
      眼底眉梢透漏出的任何细节情绪,都是真实和深刻的。
  
      “你刚刚是在跟我说亲情么?”傅知夏怒极反笑,“我倒是不知道在你这边,还会想着念着什么叫做亲情。你是在一次次帮着傅书语打压我,陷害我的时候,想过什么是亲情;还是在我狼狈绝望到没有生路的时候,想过什么是亲情?从前是我天真,想着傅家待我们有恩,所以你对傅书语千倍万倍地好,都是因为恩情所致。但想想啊,这个世界上能有哪个母亲,放任着自己的女儿一次次地遭罪?”
  
      她还是看着杨美玲,看着她的脸色由白转红,又由红变青,几分探究地望着她的脸。
  
      杨美玲抿了抿唇:“你今天是干什么找我?”
  
      “我记得爸爸那个时候,是让你要好好照顾我的吧?也不知道你这样的照顾,符不符合爸爸的心意?”
  
      杨美玲倏然抬起了眸子,眼中厉色尽显,有强烈的情绪着翻涌,但是她没有再说话。
  
      “从小到大,爸爸都对我很好,而你,一直都不喜欢我。虽然我一直很努力让自己做到最好,可是,你真的不喜欢。这种不喜欢,就连旁人都清清楚楚地看出来了。应该也有很多人问过你,知夏从小那么乖,那么努力,你是为什么不喜欢她呢?”
  
      她清冷的目光淡淡地落在她脸上,已经经历了无数个春秋,加上傅书语的事情,她一直没有时间停下来好好休息,杨美玲整个人看起来已经呈现衰老和疲惫之态。因为照顾傅书语,这么短的时间之内,她已经像是老了五岁,这其中当然不乏体力的原因,更多的应该是日日担忧的因素。
  
      “小寒的死,虽然跟我没有直接关系,但是他是着我眼皮底下消失生命的,不用你说,我的心里也有愧疚。爸爸带着我回来之后,我着心底发誓,这辈子都要好好待你。所以,你尽管这样对我,只要我心底能承受,那么我就努力让自己去承受。傅书语想要的东西,能给我就给,就算她往我身上泼脏水,你让我算了,那么我便算了。”
  
      她的目光悠悠地望向远方的建筑,自嘲地勾了勾嘴角:“只是啊,这次恢复记忆之后,再去想之前的事,我觉得自己就是天下最蠢的人。说什么学霸,这是读书读傻了,什么事都看不明白所以才活该被你这样摆布愚弄么!”
  
      杨美玲脸色一青,手指不由捏紧,记忆恢复了,过来兴师问罪?
  
      “虽然你带着我长大,这么多年,但你睁着眼睛说瞎话的本领也够强的了。在我记忆一片空白的时候,你一项项地数我的罪状,我真的是不明白啊,你是怎么能对着自己的女儿颠倒是非黑白,一路把她摁向泥塘,逼向绝路的?我那个时候的心理状态,极有可能抑郁自杀,如果这样,你便达成目的了?”
  
      最后一句话,她说得很轻,杨美玲只是一怔,冷笑一声:“你死了么?”
  
      傅知夏静了几秒,垂眸盯着青石铺成的小路,这条路是海城的古迹,所以现在还是保持着原状。小的时候,她就是走着这一条路上学的,每次下雨都是这样跑回来,而杨美玲的伞,只会留给傅书语。
  
      她轻笑了一声,眸光清凉:“没有死,你失望了么?”
  
      “我不知道你这样莫名其妙跑过来发一趟疯到底是想要做什么。我还很忙,就不陪霍太太了。”
  
      “我的亲生父母是谁!”
  
      杨美玲正转身,脚步便僵住了,女人的声音淡淡地重复了一遍,“不是你跟傅海,我的亲生父母是谁?”
  
      杨美玲许久才转过身来,看着傅知夏,眼神已经恢复了平静。
  
      “谁告诉你的?”
  
      “不需要谁告诉。”傅知夏摊了摊手,“没有一个母亲会这样对自己的孩子,你对我所做的,不符合人之常情。而你本身也不是一个没有亲情观念的人,你看,你对傅书语不是很好么?所以啊……”
  
      她的声音顿了顿,目光犀利如剑,朝前走了一步,声音也跟着放轻:“我估计傅书语,才是你的女儿吧?”
  
      杨美玲像是受了极大的打击,往后退了几步,脸色通红之后,血色又尽数散去,声音颤抖而又沙哑:“你胡说什么!”
  
      “我警告你,傅知夏,你别给我胡说!你这个居心叵测的女人,你想干什么!”
  
      “我……”
  
      “我听说人只有着触动内心最深处的真实之后,才会有这样巨大的反应。你这个反应告诉我,这件事是真实的。”
  
      “傅知夏!”杨美玲气得口不择言,满嘴都是脏话,那伸手颤抖着的食指,只差戳到了她的鼻尖。
  
      傅知夏将她的手推开,靠在一旁的墙壁上:“你刚刚说,口说无凭。真是不巧得很,前两天傅书语到海城见我,我呢,不小心拔了一根她的头发。你的头发样本,很早我就拿去跟我的比对过了,所以多留了一份。”
  
      杨美玲的唇色顿时铁青,她的身子开始止不住地战栗,傅知夏的神情是平静和冰冷的,她不知道她是什么时候知道这些的,可是这么长的时间她都没有表现出一丝一毫,如果说那次去清溪村她已经开始怀疑,那么到现在她是有多长时间了?
  
      “如果你需要白纸黑字的证据,我可以马上给你。”
  
      杨美玲的嘴唇已经完全白了,她整个人不稳地靠着墙角滑落下来,许久才稳定住心神,她看着傅知夏,这个从小到大跟着她一起长大却每次让她看着不顺眼的女孩,这个常常一脸讨好对着她笑的女孩,现在的眼神,已经很陌生了。
  
      “你……你想怎么样?”
  
      这句话说出来,似乎用尽了她所有的力气:“不管怎么样,我也算是养育你一场。你父亲说过要我照顾你,也说过要你好好对我的吧?”
  
      傅知夏攥着手心,鼻尖发涩,她抬头望了望飘移的云朵,隐去眼底的潮意:“是,所以呢?”
  
      “这件事不能让别人知道。就冲着我养育你一场,你有命活到现在,你也得好好给我守着这个秘密。我再怎么对你,还是让你平平安安长大,可是我呢?我失去了丈夫,失去了儿子,傅知夏,你如果还有一点良心,你就不该今天站在这里威胁我!”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