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我找沈靑书

第一百四十四章 我找沈靑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44
  
      入住酒店已经是晚上,房间里的热气消融了一路而来的寒意,整个人都舒展了很多。傅知夏拿过衣服便走进浴室,无措地望着镜子里的自己。
  
      苍白的脸已经尖巧了许多,眼睛显得更大了,这段时间事情太多,理不清楚头绪,所以都没有去思考自己的大姨妈没有如期而至,是不是可能怀孕。
  
      在这样混乱的时候,这个孩子的到来根本就是让所有的事情更加错乱。
  
      傅知夏伸手摸着自己的肚子,这个位置还很平坦,但里面已经神奇地孕育了生命。他会渐渐长大,糅合了父母的样子,跟所有的孩子一样,活泼可爱,健康阳光。
  
      如果孩子长大,那必定是要以一种健康正常的方式成长,如果她跟霍劭霆之间的关系已经不复存在,那么孩子,她必定会以最妥善的方式给他最好的安排。
  
      傅知夏深吸了口气,再抬眼的时候,眸光中已经坚定毅然。
  
      她是医者,生命自然是最为珍贵的东西,前方的路即便荆棘丛生,她作为母亲,也会护他周全。
  
      走出浴室的时候,霍劭霆也围着浴巾从另一个浴室走出来。他习惯性地拿过吹风机,按着傅知夏的肩膀坐下,动作熟练地给她吹起了头发。
  
      热风呼呼而过,梳妆台前的镜子映着男人英俊的侧脸,傅知夏有些怔忡地看着那张熟悉的脸,话就不由地问出了口:“我听说沈姿含跟慕子政分手了,是吗?”
  
      男人愣了愣,手指穿过发间,磁性的嗓音透过热风传过来:“是。”
  
      傅知夏捏了捏手指,这件事是傅书语告诉她的,她很隐晦地表达出的意思是,沈姿含跟慕子政分手是迫于霍劭霆的压力。
  
      她记得那个时候,他是乐于见到他们两个在一起的,现在态度不一样了,这也正常。但问题是,这是别人的事,人家是分是和何必要让他去决定?并且强制?
  
      “慕少很喜欢沈姿含,怎么又分手了?难道说男人的心,变得都那么快?”
  
      霍劭霆已经收起了吹风机,女人的声音在空气之中就格外清晰和干净,她的眸子落定在他脸上,看起来是淡淡的,实则蕴含着情绪。
  
      “这是人家的事,我们不用管,嗯?”
  
      他温热的大掌抚上了她的脸,如此笃定淡然且自然的神色,傅知夏看着面前五官立体的俊颜,一瞬间竟是觉得陌生了。
  
      “你就没有劝劝慕少?”估计自己微笑的样子很是不自然,傅知夏拿过桌面上的爽肤水擦着脸,“如果只是小问题,不用闹成分手那样呢!”
  
      霍劭霆显然没有把她的话听到耳边,双手轻轻捏着她的肩膀:“累么?”
  
      傅知夏摇摇头,正要说话,下一秒他已经将她打横抱起:“既然不累就做点别的。”
  
      “……”
  
      一个旋转,整个人被放到了白色的双人大床上,男人灼热的唇很快压下来,她双手抵住他的胸膛,却被一个大力都举到头顶。他另一只手单手一抽,原本就松垮的浴巾一下子散开来。
  
      肌肤上绵绵密密的吻,一度让她意乱情迷。男人的唇一路往下,碰触到了她的腹部,她整个人忽然惊弹起来。这个时候,孩子还是极其不稳定的,她不可以……
  
      “嗯?”男人也跟着坐起来,将她毕竟床角的位置,他深邃眸子里的欲念还未褪去,一只手勾起她的下巴,低低开口,“我想要,知夏。”
  
      他的声音和眼神都充满着蛊惑,傅知夏垂下眸子,不太自在哑声道:“我,我今天有点累了,我……”
  
      “你不用动,闭着眼睛享受就好。”
  
      “……”
  
      “都交给我。”
  
      “我,我是……我其实是做了个妇科检查,结果不是很好,需要用药,所以这两个月要禁止。”
  
      傅知夏灵光一闪,谎话信口拈来。霍劭霆愣了愣,迟疑了几秒将她拉拢领口,伸手揽入自己怀里:“怎么结果不好?为什么没有告诉我?”
  
      “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用点药就好。”傅知夏眼皮有些轻跳,她被按在他的胸口,可以听到他强而有力的心跳,一下一下。
  
      “确定没有什么大问题么?是不是我的问题?”
  
      傅知夏没有想到他问得这么细致,也不想跟他在这个话题继续下去,便娇嗔道:“我就是医生,我自己心里有数。反正这几个月你不能碰我了。”
  
      男人抱着她的身子,紧了又紧,最后,亲了亲她的耳垂,哑声道:“我去冲个澡。”
  
      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声,傅知夏长长地呼了口气。
  
      明明是很累的状态,只是合上眼睛却怎么都睡不着,脑子像是沸腾的岩浆,不停地往上咕咕冒泡。
  
      她想到很多很多事。
  
      也想不通很多很多事。
  
      她把所有要做的事情在脑子里列了列,拜访沈家、见见孙伟明,如果可以的话,去找到霍劭霆资料里所说的那个看到沈姿含电话的那个服务员。
  
      床榻右边轻陷了一下,男人清冽的气息钻入鼻尖,他从后面环抱住她的身子,将他的下巴搁在她头上,很快便进入了梦中。
  
      傅知夏也闭上了眼睛,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睡着了,脑子被凌乱的梦境塞满,醒过来的时候一身虚汗。
  
      ***
  
      粟城。
  
      富丽堂皇的大厅觥筹加错,穿着华丽礼服的上流社会精英端着酒杯在人群中穿梭,这是沈家主办的酒宴,为的是爱女沈姿含国外归来,因此大半个粟城的精英人士都过来参加。
  
      沈姿含在粟城的名气颇大,因为人长得貌美如花,又有才情,曾经一度顶着海城头号名媛的头衔。后来,她出国静修舞蹈,粟城人都知道她的舞蹈已经达到国际水准。这次回来,看到她整个人愈发出落得亭亭玉立,身姿窈窕,已经有很多年轻的贵公子的目光锁定了她。
  
      沈姿含穿着一袭藕粉色的长款礼服,头发利落地梳成一个发髻,两鬓有些许弯绕的发丝垂下,她的妆容不浓,恰到好处地点缀着原本就明艳的五官,举手投足之间,俨然成为宴会的焦点。
  
      “姐!早就让你回粟城吧?你看,多少人看你看得眼睛都直了!”
  
      沈姿含朝着沈青越扫了一眼,不置可否。沈青越又朝她走近了点:“看中哪家的了?”
  
      “你自己给我眼光准点,别总是让我给你善后就成。”
  
      沈姿含晃了晃酒杯,朝前走去。
  
      苏萸看到沈姿含往前走去,脚步也跟了上去:“姿含姐。”
  
      沈姿含听到这个声音有些烦躁,还是微笑着转过头去,端庄大方地跟她碰了碰杯子。
  
      “听说他们今天去隐国了。”
  
      “他们?”沈姿含拧眉,很快会意,“她也去了?”
  
      苏萸点点头,用两个人才能听到的声音低声道:“消息没有外传的,现在他保护她保护得很紧。”
  
      “隐国……”沈姿含眯了眯眼,“她去做什么?我看她这段时间是不是不太安生,总是这里来那里去的。”
  
      “那……”
  
      “那件事情已经结束了,不要再提,不会出什么问题。”沈姿含没有看她,提着裙摆朝着右边走去。
  
      傅书语很快走到苏萸旁边,现在傅家的生意并不景气,在这样的宴席,她就感觉不太能找到自信。
  
      苏萸端了两杯果酒,一杯递过傅书语:“不知道为什么,第六感告诉我这件事不会那么容易结束。”
  
      “她说得那样肯定,一定不会错的吧?他们之间,不是曾经有一段情么?”傅书语小口小口地抿着果酒,想起那日去海城,霍劭霆对傅知夏的百般宠爱,心里说不上什么滋味。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