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离开 五

第一百五十一章 离开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51
  
      暖阳高照,又是全新的一天。
  
      粟城沈家。
  
      欧阳湘将一张张照片整齐地摆放在桌子上,一边摆放一边介绍,沈姿含动作优雅地剥开一颗葡萄,放到嘴里,漂亮的眼睛淡淡扫过:“妈,没有我中意的。”
  
      “没有?”欧阳湘用手来来回回指着那一排排照片,“这些多人,一个都没看中?”
  
      “嗯。”沈姿含拿过纸巾擦了擦手,“妈,你就别为我的事操心了,粟城的男人,我看不上。”
  
      “那你是不是又什么好的交往对象了?前段时间你都留在海城,是海城有什么目标了?”欧阳湘眼底迸出喜色,“是什么人?说给妈听听。海城比粟城大,你的眼光妈妈一向来都是满意的。谁啊?”
  
      “没谁。”
  
      “哎呀,你这死丫头,你连妈妈都瞒着!海城头号黄金单身汉,是霍劭霆吧?这霍家虽然跟我们有点不愉快,但那跟我们没有关系,如果霍……”
  
      沈姿含脸色一沉:“妈,你胡说什么啊,他都已经结婚了。”
  
      “不过,嫁给他的那个女人,不久前车祸死了。”
  
      欧阳湘听得脸色变过来变过去,愣了一会儿,猛地拍了下沈姿含的肩膀:“死了?死了他就是单身?姿含,妈妈跟你讲,这男人未婚跟已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是不是价值连城的黄金。他老婆死了,机会不就来了?”
  
      “哪里还能轮到我?”沈姿含把纸巾丢到纸篓,恹恹地看着她,“上京薄家,听过么?”
  
      “倒是听你爸爸提过,说是上京四大家族的头号。怎么了?”
  
      “就是上京薄家的女儿薄菁,现在大家都说那个女人要嫁给霍劭霆了。她家世背景那么强,不选她选谁。”
  
      欧阳湘默了默,看着女儿不甘的神色,才意识到她确实是有这个意思的。她在她身边坐下,柔声道:“姿含,对男人来说,这并不是最重要的。我们沈家,可能跟薄家比起来是差了点,但如果我的女儿跟那位薄小姐比起来,更强,他也完全可以选择你。重要的是,你在男人心中的地位。”
  
      “……”沈姿含咬住了唇,鼻尖忽然就酸涩起来。她跟霍劭霆的事情,她没有跟欧阳湘说过,想到回国之后的林林总总,她一下子觉得委屈极了。
  
      她心里明白霍劭霆对她已经没有任何情意,现在就连她想跟慕子政在一起他都是阻挠的,这个男人,要将她视为多恶劣才会连朋友都不想让她去接近。
  
      她“蹭”地一下站起了身子,眼圈儿红了:“重要?霍家跟沈家差点就不共戴天了,就算霍劭霆的妈妈那件事跟我们完全没有关系,可是我姓沈啊!他怎么可能娶我?”
  
      “你的意思……”欧阳湘张着嘴巴,“如果你不姓沈,那么他还是有可能娶你?他心怀芥蒂的,就是你是沈家人?”
  
      沈姿含红着眼睛不说话,就这样站了几秒,哭着跑上楼去。
  
      霍家跟沈家?欧阳湘紧了紧手心,这个事情怪在姿含头上实在没有道理,且不说那个事情跟沈均有关,单凭他们跟沈均的关系,霍劭霆也不该把这笔债朝着她女儿身上算啊……
  
      难道说,这就是所谓的天道轮回?因果之间,来来回回,报应不爽。所以,她也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的了?
  
      沈姿含回到房间,就把自己丢到床上,头埋在柔软的枕头里。她原本以为自己慢慢会放下,听到傅知夏失宠,听到傅知夏失踪甚至可能死亡,她的心里激动得彻夜未眠。可是,当她听到薄菁会取代傅知夏的地位嫁入霍家,她心里的妒忌就像燎原了一般,近来连慕子政也不太想见了。
  
      而且,她一直没有答应慕子政公开关系,其实就是怕霍劭霆动手对付她。到现在她都没有想到一个两全之计,难道要一辈子偷偷摸摸,一辈子受那件事情的控制?
  
      她翻了个身,睁着眼睛对着天花板上的吊灯,神思渐渐聚拢。
  
      手机却是猝然响起。
  
      正在认真想事情,沈姿含这是猛地一惊,拿过手机看到来电显示,语气愈发不好起来:“什么事?”
  
      “姿含姐。”苏萸听出了沈姿含语气不佳,小心翼翼地开着口,“那个,沈靑书换肾的事情,怎么样了?”
  
      “很顺利,怎么?这件事需要你特地打个电话来确认么?苏萸,我看你是越来越没有脑子了。”
  
      苏萸忍住心中的不快:“是这样,我过几天要去一趟监狱,总得把沈靑书的近况跟苏慕烟说一说,她才能死心塌地的。不然,你能不能拍点照片给我,证明沈靑书现在好好的,否则我怕苏慕烟她,乱说话。”
  
      “一个在监狱的人,还能怎么乱说话?她什么人都不见,我看她话都快不会说了。再说,现在傅知夏都已经死了,还会有谁给她出头?前怕狼后怕虎的,你能做什么!”
  
      苏萸默了默,忍不住还是提醒她:“姿含姐,你别忘了霍劭霆还在盯着这件事。傅知夏在不在问题不大,最大的问题是霍劭霆。如果苏慕烟这边不愿意配合,那就什么事都没有;如果她反悔,虽然取证困难,但终究是麻烦的。万一呢?”
  
      “他现在在排异期,我会让人发照片过来,你到时候给她看。我会多拍几张,你好好存着。实在觉得这是个定时炸弹,那就想点办法,让她永远出不来。”
  
      “好。”苏萸挂断手机,看向身侧的傅书语,不由皱了皱眉,“你脸色怎么这么难看?到底是大病过的,身子差了这么多!”
  
      傅书语低下头去,想要自然地笑一笑都笑不出来。刚刚听懂她们两个的对话,她的背脊发凉,手心都已经沁出冷汗。
  
      这两个女人,实在是太可怕了。她从前虽然一直嫉妒傅知夏,经常做些损人利己的事情,但是杀人放火这样的事情,她还是万万不敢做的。
  
      自从傅知夏出事之后,她日日做噩梦,醒来的时候浑身都湿透了。
  
      那日也是凑巧,她开着车子出来,才绕过环城路就被苏慕烟拦下。她趴在车窗上,醉眼朦胧地看着她:“带我一程,不介意吧?”
  
      她虽然因为傅知夏的原因并不是特别喜欢她,但是这样直白的要求她也没有理由拒绝,便让她上了车。
  
      苏慕烟平时也没少给她下绊子,那天看起来却是格外高兴,轻轻哼着歌。后来,她接到电话,就让她在平镇路路口把她放下,她从后视镜上看到她靠在一棵树旁玩着手机,估计在等人。
  
      她便开车离开了。
  
      这事发生到这儿根本也不算是个事儿,只是几天后,学校里传得沸沸扬扬的说苏慕烟牵涉到一起故意伤人案,那人是重伤,差点断气的那种。她原本是随意听着的,但是听到她的作案时间时,她心里一口气猛地提不上来。
  
      她知道苏慕烟不可能在那个时间作案,因为那个时候,她正坐在她车上,哼着小曲儿,还让她多开几圈,让她散散酒气,看看风景。
  
      这件事跟苏慕烟并无半点关系。
  
      她心里并不喜欢苏慕烟,这个苏大小姐因为傅知夏的关系总是让她出丑难堪,而且看着傅知夏这样拼命绝望地为苏慕烟的事情奔波,又累又崩溃,她心里有种扭曲的畅快。
  
      但这个事情导致的后果太过严重,她也有过一丝动摇。
  
      事情后来的发展,就不是她自己愿不愿意的了。一方面,苏萸得知了苏慕烟曾经坐过她的车,拿出种种她陷害傅知夏的证据要挟她;一方面,傅知夏找到了苏慕烟在车子上的耳钉,质问她并逼着她去作证。
  
      她现在反倒是觉得,不醒过来,就这样睡着也挺好的。这些事情,发展到现在,好像完全控制不住局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