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百五十一章 离开 五

第一百五十一章 离开 五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傅知夏死了。
  
      她竟是……死了啊……
  
      从小到大,她在她的阴影之下长大。她有多优秀,那面对照的镜子就有多明亮。
  
      她不喜欢她,嫉妒她,这么一个下人出身的身份,竟也能有这样多的才能和宠爱。她总是在想,如果不是傅家对她好,给了她这样优秀的教育,她必定成为不了这样瞩目的人。
  
      可是她为什么无法成为那样瞩目的人呢?难道傅家给她的资源会不一样么?
  
      她难受,所以她一直对她针锋相对,甚至在大学之后,她阻挡过很多她的机会,也会想出一些陷害她,毁她名声的计谋。
  
      有的事情被她轻易化解了,化解不了的,她也只是淡淡一笑。看着她的眼神,就是在说:“傅书语,我知道这件事是你,不过……算了。”
  
      每每这个时候,她更是愤怒,愤怒她的淡然和大度。所有的事情相对比而言,她就是最弱的那个。
  
      可是,她却是没有想过让她死的。
  
      就算是之后她醒过来,看着霍劭霆对她宠溺有加,想着原本她应该过的是悲惨的生活现实却如此美满那种心底滋生的按都按不住的嫉妒,她想要看她痛哭流涕,看她颠沛流离,看她过着世界上最为落魄的生活,可是……
  
      她没有想过,傅知夏会在世界上消失。
  
      她为什么就会死了呢?这个世界上,那个从小跟她一起长大的孩子,不见了?那个母亲一直不疼的女孩,再也不会含着眼泪站在她面前,笑着说:“妈妈不是不爱我,而是觉得傅家始终对我们有恩才对你格外好罢了。”
  
      是不是如同传言所说,跟霍劭霆有关?
  
      难道说那些她曾经见过的温柔目光,都是骗人的?这个世界实在是太可怕了,为什么她要面对的,要直面的,都是跟生命相关的?她为什么就要死呢?
  
      还是说,这个事情跟沈姿含,跟苏萸有关系?
  
      她觉得脑袋很痛,苏萸端过一杯咖啡放到她面前:“我说你也好好打理一下自己,宴会一过,沈家的门槛都要被踏破了。我们也要及早为自己准备,这女人总要嫁得好才算好。今天晚上有个联谊趴,一起去?”
  
      “有点事,我就不去了。”傅书语握着杯子,暖暖的感受让她觉得舒适了许多。
  
      苏萸眯了眯眼:“我说你总是精神不振的样子,这是怎么了?人逢喜事精神爽,傅知夏都死了,这辈子都没有人拿你跟她比,你应该高兴才是。”
  
      傅书语紧了紧杯子,那热烫的感觉浓烈了一些,她低头看着咖啡褐色的液体:“有什么好高兴的?人死了,怎么都不是高兴的事。”
  
      咦?苏萸皱了皱眉,侧头道:“你不是一直都看她不顺眼?从前在学校的时候,你可没少陷害她,你这是忽然转了性了?”
  
      傅书语忽然感到喉咙的位置疼痛得厉害,声音也跟着哑了:“至少她还活着,现在她人已经没了,你说,会是霍劭霆么?还是意外?毕竟他之前对她那么好。”
  
      苏萸切了一声:“你觉得霍劭霆凭什么对她那么好?我就觉得有问题,霍劭霆原本就是不应该看上她这样的人。”
  
      “她这样的人?”傅书语悠悠抬起眸子,“她长得漂亮,人又聪明,学什么东西一学就会,医术也高明。她除了没有豪门的背景,其他的,那些名媛又哪里比得上?”
  
      苏萸瞪大眼睛看着她,像是不太认识了她一样:“傅书语,你该不是被夺舍了吧?你从前是从来不会说这样的话的。”
  
      “没有被夺舍,只是不想再跟人命有所牵连。”
  
      苏萸看着她毅然决然的眼睛,心里的怒气一下子冲了上来:“你这话什么意思?好像说得我们杀人防火似的,好像说得自己有多善良似的。”
  
      “我没有觉得自己善良,只是动不动要人命有必要么?”
  
      苏萸愤怒地起身,因为情绪激动站起来的时候椅子跟地板擦过,发出尖利刺耳的噪音。她几步走到傅书语面前,面色狠戾:“傅书语,你今天给我把话说清楚了,什么要人命?你说话要负法律责任的!”
  
      “那次的车祸就是人为的吧?”
  
      苏萸愣了愣才反应过来,说的是那次刹车失灵,当时她让傅书语请傅知夏吃饭,地点是苏萸定的。
  
      “那次的事,你就告诉我说话要小心,我原本以为你们心里不舒服想要给她一个教训。现在想来,不是一个教训,是要她的命。苏慕烟已经在牢里了,傅知夏坚持查这件事情,所以当麻烦来了,你们就要人性命来解决,不是么?”
  
      “……”苏萸脸色发白,从她开始是苏家小姐,傅书语第一次跟她这样说话。
  
      “你胡说八道什……”
  
      “是不是胡说你们心里清楚。傅知夏死了,我觉得很累,我承认以前是恨她,但是没想到,她真的死了我会这样难过。”傅书语放下咖啡,“以后这些事都不要找我了,我想安静一段时间。”
  
      “……”苏萸看着她的背影,忽然恐慌起来,一瞬间脑袋一团乱麻。
  
      原本是要开车回锦城的,开到半路,傅书语的方向盘一个打转,看着箭头指向的“海城”,将油门踩到了底。
  
      避开了一辆重型货车,她的小车子一下子弹开到围栏边缘,她踩紧刹车,无力地将头埋在方向盘上。
  
      她觉得胸口堵得慌,鼻尖酸涩得厉害,从知道这个消息开始到现在,其实爸爸妈妈都很震惊,也很难受,只是现在霍家在事业上帮着傅家,所以也没有办法问霍劭霆什么。
  
      她忽然想起,有一次自己生病,傅知夏在旁边陪了她一天一夜,等她病好了,她发起了高烧。
  
      又想起一次她摔断了脚,她在学校里背了她两个月,无意中进入她的房间,她却是在贴着麝香药膏。
  
      她一次次地将她的成绩占为己有,一次次地恶意降低她的信用值,因为顾卓希的出现,她对她的嫉妒达到顶峰。
  
      傅书语抓紧了方向盘,轻轻抽泣,最后嚎啕大哭起来。也不知道这样哭了多久,她抬起头,眼前的景物都带着模糊的重影。
  
      她重新调整好情绪,调整方向盘,车子稳稳地朝前驶去。
  
      海湾别墅她也曾经来过,大致的位置比较清楚。她唯一能胜过傅知夏的,就是她的方向感,傅知夏这个人,就是个路痴。走到哪儿的方向感,都是没有的。
  
      傅书语将车子停好,推开车门,就看到一个女人也正停好了车子,踩着高跟鞋走下来。
  
      她细细地打量着她,白色的长款羊绒大衣敞开着,里面是灰色系连衣裙,一条灰粉色格子围巾衬得脸蛋素净漂亮。此刻,她手里提着限量版的cc手包,动作优雅地走到门边,伸手准备按门铃。
  
      她的手正伸出的时候,就看到斜过来的另一只手,比她动作更快地按响了门铃。
  
      薄菁有些意外地转过头去,就看到一个穿着格子大衣的女孩,年龄相仿,只是有些风尘仆仆的疲惫感,整个人神色状态也不是太好。
  
      她端起礼貌的笑容,习惯性地将头发别到耳后:“您好。”
  
      傅书语笑了笑,盯着薄菁娇俏的脸庞:“我过来找劭霆哥,有点私事,如果这位小姐不方便的话,可以先回。”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