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百五十六章 离开 十

第一百五十六章 离开 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56
  
      沈姿含握着手机的手紧了又紧,她向来是知道这个男人绝情至极的,但是也没有想到他的话可以说到这样毫无回旋余地。冰冷的泪水滑落,她的声音跟着有些发颤了:“所以,你相信这件事是我做的。”
  
      “我相信不相信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法官怎么看。”霍劭霆低下身子,再度鞠了把水,“我相信法律。”
  
      “那这件事,你是置身事外,还是要继续追查?”
  
      “重要么?”男人把手中的水朝着小溪中洒落下去,“这件事的发生不会因为我而改变,结果也不会因为我而改变,事实是怎么样,那就是怎么样。我做不了什么。”
  
      沈姿含简直咬碎了一口银牙,仅凭着苏慕烟的能力,这件事也翻不了身。她现在害怕的就是霍劭霆要给她做主,他一插手这事就难了。
  
      而且她听说傅书语去了海湾别墅一趟,也不知道到底去做什么。要说有什么人证物证,傅书语是关键,听苏萸说她最近变得很奇怪,所以她更为担心起来。
  
      她也找过傅书语一次,不过她说话倒是严谨,滴水不漏,她也看不出什么她想要帮助苏慕烟的苗头。
  
      想想,也没有什么可能,这件事对傅书语有百利而无一害,她有什么理由去背叛她们?
  
      另一边传来了手机挂断的声音,沈姿含气得倒吸了一口冷气,正想将手里的手机砸过去,就看到另一道电话打了进来。
  
      她马上平定好自己的心绪,擦了擦自己的眼睛,颤声道:“阿政……”
  
      “姿含,你现在在哪里?”慕子政的声音有些急,他已经赶到了粟城,到了沈家却发现并没有人。
  
      沈姿含看了看四周,抽了抽鼻子:“就是童家巷,我在家里实在难受,出来透透气。”
  
      “你就在那儿不要动,我马上过来找你。”
  
      十分钟后,慕子政被灯光拉长的身影出现在沈姿含面前,她怔了怔,很快上前抱住了他,把脑袋埋在他怀里。
  
      “没事。”慕子政低声哄着沈姿含,摸着她如缎的头发,“你没有做过,赖不到你头上。”
  
      沈姿含的声音微微颤抖:“阿政,如果我说……”
  
      她的声音顿住,抬起头来,通红的眸子望着他,犹如受惊的小鹿:“如果我说我做过,你是不是以后都不会再相信我了?”
  
      她摇着头,仿佛陷入了悲苦的记忆:“孙伟明这个男人,我恨他,他一定要逼我嫁给他,不择手段……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所以才……可是我没有把他伤那么重的,后面发生了什么我也不知道……人也不是我找的,是苏萸,我真的不知道……苏萸告诉我后来苏慕烟出现了……”
  
      沈姿含哭得梨花带雨,看得孙伟明一阵心疼,他拥紧了怀里的人儿:“我知道,我都知道……姿含,我相信你,你是世界上最善良最美好的女孩,你别慌,我一直都会站在你身边……”
  
      他轻轻地替她擦去了眼泪,又在她耳边轻轻吻了吻:“别怕,孙伟明人还活着,他还没死,事情没有那么严重。”
  
      “我就怕这个事情到最后,怎么也说不清。如果人死了,还能通过尸检查出致命伤口在哪里,他现在人还没有死,怎么查?”沈姿含哭得泣不成声,“我好怕,阿政……”
  
      “就算是说不清楚,我听说孙家是最爱钱的,到时候我们只要给足他们好处那就行了。再说这事也没有那么不乐观,苏慕烟忽然之间要翻案恐怕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当时现场的证据不都是显示她在场么?你别着急。”
  
      “阿政,你真好……”
  
      沈姿含渐渐停止了哭泣,看着慕子政,慢慢踮起脚尖,凑上了自己的红唇。
  
      两人好一番缠绵,最后慕子政将她的手放到身后,哑声道:“姿含,我是男人,再这样我很难保证自己做出什么……”
  
      沈姿含看着慕子政额间的汗珠,娇俏地勾着嘴角,软得像没有骨头一样窝进他怀里,娇声道:“讨厌!”
  
      事到如今,站在她身边还是有像慕子政这样的男人。慕家虽然不及霍家,但也是家世背景雄厚,否则怎么可能跟霍劭霆做这么久的朋友?
  
      不过这个事情就算是用钱摆平,她也是有所不甘的。她的手搂住男人精壮的腰,心里却是想着,是不是成为霍劭霆真正的女人之后,他才会去正视她的事情?至少,她可以多一个筹码,去掌控自己的人生。
  
      “阿政,我们去酒店吧,好么?我觉得好久没有见到你了,好想你……”
  
      夜色也难以掩盖沈姿含的媚眼如丝,她看着慕子政似乎没有什么回应,再度踮起脚尖狂热地吻了上去。
  
      男人终于咬着她的耳垂说好,她才放下心来。
  
      “小姐,可以转过身了么?”
  
      隐约听到两人离开的脚步声,小月捂着眼睛发问,傅知夏看着手机里刚刚拍下的视频,哂笑一声:“可以了。”
  
      “你拍视频了?”小月踮着脚尖,屏幕一下子黑了,小月切了一声,“小姐,我不小了,这种场面也不是没见过,我没你想象的那么纯洁好么?”
  
      “……”
  
      “对了,你把视频拍下来做什么?有用?”
  
      “不知道。”傅知夏放好手机,“觉得说不定什么时候能用得上呢?我觉得她的智商再上线,同时对着许多人说不同的谎,也会有矛盾的时候。先存着吧,不管有没有用。她刚刚跟慕子政说了那么多冤枉的话,我得好好研究一下,有没有什么漏洞。”
  
      小月冲着傅知夏竖起一个大拇指:“小姐,我觉得你的智商随少爷,无论何时都在线上。我们现在可以去吃东西了吧?”
  
      “我的智商可比不上小月。”傅知夏将视频调出,切除了后面的一段,只留下有苏萸名字的那部分,“想办法把这段视频发送给苏家的现任大小姐,这点事应该很容易办到吧?”
  
      小月眸光一闪,拍着胸脯:“这件事包在我身上。”
  
      ***
  
      乘坐飞机到达谷城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下午。阳光兜头照下来,浑身都是暖洋洋的热意。透过之风,傅知夏抬头望着更为湛蓝的天空,和丝丝缕缕的白云,好一阵心旷神怡。
  
      小月正转过头,就看到一道气质卓然的身影,他微微张着嘴,看着从右侧走过来的两个人,视线尾随了一阵,赶紧转过身子,又回头看看正放下手来的沈姿含,咚咚咚的心跳逐渐速度变缓。
  
      男人已经走进登机口,幸而早一步出来,否则见到面的话,事情就不好收拾了。
  
      这算不算擦肩而过?那么到底算是有缘还是无缘?这个男人到了谷城,是谈生意呢还是找到了线索?不应该啊……他怎么可能会找到谷城这个地方来,明明一点都联系不上的地方啊!
  
      他应该没有那么神通广大的吧?
  
      “怎么发呆了?”傅知夏拍了拍小月的肩膀,他才恍然回神,嘿嘿笑道,“就是在想那位苏小姐收到视频会做什么。”
  
      傅知夏正要转过头,小月赶紧一把勾住了她的胳膊,“我说小姐,我怎么说都陪着你去了粟城一趟,可以给我做点南瓜干么?我给你打下手……”
  
      他一边说一边朝后面看着,看到那个男人又重新折了回来,他脸色一白,抓住傅知夏的手匆匆拐了个弯往前走去。
  
      宋寅看着忽然转身的霍劭霆,也几步跟了上去,却是看到男人停下了脚步,看着前面的位置,摇了摇头。
  
      宋寅也朝着那个方向看过去,零零散散的人群,并没有什么特别的。
  
      “霍总?”
  
      “没什么,走吧。”霍劭霆揉了揉眉心,有句话叫做日有所思夜有所梦,所以他现在是凭空都能想象了?
  
      宋寅在心底再次叹了口气,虽然说无功而返是他早就预料到的,但是心底多少是失落的。
  
      拿着照片在那边常住的人家已经逐户问过,都说没有见过这样一个女人,还有一个说见过的,说这个女人已经跟丈夫到法国去准备生孩子了。
  
      显然的,并不是少夫人。
  
      “霍总。”宋寅在心底掂量了许久,才问出口,“需要去法国查查么?”
  
      “不必,该是认错人了。”也是,这个世界上哪有这样简单的事情,只凭一张照片就能找到一个刻意要避开远离你的人。世界之大,找一个人也着实不容易。
  
      “沈家老爷子现在在隐国,可是跟踪了他多日,也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沈靑书倒是粟城和隐国两头跑,这个苏慕烟的案子他已经委托了隐国最好的律师过来接手,那这件事……”
  
      “把耳钉交给他们作为证物,加上上次那个侍应生的口供,苏慕烟脱罪应该不是问题。”他往前走了几步,忽地想到了什么又顿住脚步,“这个案子继续盯着,主要是盯紧苏慕烟,她既然那么在意苏慕烟,她如果出狱她没有理由不来。”
  
      “是,霍总。”宋寅佩服霍劭霆的思路转得如此之快,在心底默默地算着日子,这案子重审应该在明天春天开庭,如果快的话能够在夏天结案,那么明年夏天,少夫人和霍总是不是可以见到面了?
  
      真心希望日子能够过得快点,再快点,等找到少夫人的日子,就是他的春天。
  
      ***
  
      新年在万众瞩目中终于到来,上了年纪的人,也并不是特别喜欢这忙忙碌碌的新年,累了不说,这年龄往上涨一岁,便要纪念已经逝去的青春一番。
  
      但无论有多少惆怅,新年的日子,大家也都是带着喜庆的微笑的。毕竟,讨个吉利的好彩头,意蕴着新的一年顺顺利利,平平安安。
  
      孟成絮早就给孩子们准备好了红包,虽然说大家都长大了,可是这习俗这么多年都没有变过。原本还想着这个年要给傅知夏准备个大红包,如果这姑娘有了孩子,那么就给个双份的大红包,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世事如此变化无常。
  
      淮安倒是带着苏米过来了,陆念也回来了,劭霆却是孤家寡人,跟这份热闹相比,冷清得让人心疼。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