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百五十九章 重逢 二

第一百五十九章 重逢 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59
  
      夜间的风大了些,那发丝随风而起的时候扫到男人脸上,还是熟悉的洗发水清新的香味。霍劭霆默了默,那急剧起伏的情绪依然如汹涌的波涛,只定定地看着眼前清冷的女子:“你叫我什么?”
  
      “霍先……唔……”
  
      第三个字被男人忽如其来的吻给吞没了进去,他往前一步,将女人的身子困在更小的三角形里,单手抚着她的脸,那熟悉的细腻触觉让他心底多少有了一些充实感,唇中淡淡的酒香相互缠绕的时候,他感觉那么多日的空虚在这一刻终于填满。
  
      手臂的位置剧烈刺麻起来,霍劭霆垂眸看到了银光闪闪的银针,身子却并未动分毫。他未动,唇跟她只有毫米之隔,甚至还恶劣地扫过她的唇瓣,所以傅知夏手中的银针更深地往里刺去。
  
      “多日未见,刚一见面你就想谋杀亲夫?”男人磁性黯哑的嗓音里带了一丝隐忍,傅知夏知道自己手下的力道不轻,她可以看到他鼻尖沁出的汗珠了。
  
      “霍先生说笑了。我们之间,原本就是不正常的开始,现在也就属于正常范畴的结束。”
  
      傅知夏看着霍劭霆额头冒出的汗,一下子收回了银针,他整个人不稳地朝着她身上靠去,被她双手抵在胸前。
  
      她心里有些发憷,怕自己情绪波动之下那手便失了分寸,便也不敢乱动,任凭男人大半个身子靠在她身上。
  
      身上的麻疼渐渐散去,微凉的夜风吹过来,他垂眸看着女人抵在他胸前嫩白的手,内心还是一阵阵荡漾。只是她落针的时候毫不留情,比之前更甚,眼底的那抹决绝还是让他的心钝痛了一下。
  
      “什么是不正常的开始,说说?”
  
      他温热的气息在耳畔喷洒,莫名地脸上蒸腾出热气,傅知夏有些讨厌这种不受控制的感觉,瞬间推开他,只是那人丝毫未动地靠在她身上,哑声道:“你那针刺得有多深,自己没点数么?”
  
      “……”
  
      “明明是自己爬上我的床招惹我,现在不仅不负责任还要对着我动粗,你到底讲不讲理?嗯?”
  
      “……”
  
      傅知夏瞠目结舌地看着他深邃的眸子,那里翻腾的灼热和幽怨让她一时间都无法直视,她强迫自己不落下风,对视之间看到他黑瞳里自己怔然而立的影子。
  
      “那次的事……”傅知夏忽然之间有些呼吸不畅,一下子用力推开了他,许是刚刚两两对视太过投入,霍劭霆没有防备,竟被她一个用力推开一些距离。
  
      “吃亏的是我,而且你明明清楚,我并没有爬上你的床。”
  
      傅知夏冷着脸转过身去,不想跟他多费唇舌,她发现自己渐渐引以为傲的定力在这个男人面前会逐渐瓦解。这些日子,她不是没有想过自己会在什么样的境遇之下与他重逢,也早已做好了万全的准备,今日看来,她是高估自己了。
  
      她的脚步才迈开一步又被霍劭霆给堵住,男人单手撑住墙,眉心轻拧,英俊的脸被大片的黑暗挡住:“吃亏的是你,这种话你怎么好意思说出口的?傅知夏,每次在床上累的都是我,享受的都是你,你……”
  
      “霍劭霆!”
  
      傅知夏被他的臭不要脸给弄崩溃了,这里虽然是阳台,也难保不会有人出来,他说的话直接让她的脸烧了起来,她真是没想到,一年未见,这人的脸皮能厚到这个程度,这样的话他作为堂堂总裁是怎么好意思堂而皇之地说出口的?
  
      不远处传来有人说话的窸窣声,霍劭霆没有遗漏到傅知夏眼底一闪而逝的慌乱,再度开口:“我……”
  
      他才开口说一个字,女人的手就掩住了他的嘴,拉着他朝着另一边更黑暗的角落走去。
  
      阳台转角的位置有一个洗衣房,这个位置相对安全,一般人不会到这里,傅知夏拉着他走进来,还朝着四周看了看,确定没有人过来,才觉得心稍微安定了一些。
  
      虽然不是温香软玉满怀,但这样被她的小手捂住嘴,并且两个人同在这样一个私密黑暗且面积不大的空间,老实说,还是很享受的。
  
      女人的脸严肃地转了过来,正色道:“霍劭霆,这里虽然距离宴会厅远,你也别给我乱说话,否则我的银针对你不客气。”
  
      说话间,她已经松开了手,一双小鹿似的眸子并没有什么威慑力。男人懒懒地靠着墙,眯了眯眼眸:“你的银针对我客气过了?”
  
      “那是因为你不自重。”
  
      霍劭霆往前走了一步,傅知夏手中的银针一下子举了起来,“霍劭霆,我警告你,我跟你没有关系了。之前不管怎么样的烂账,总之是翻篇过去了。就算沈家再怎么对不起你,你妈妈,也都到此为止了不行么?”
  
      “行。”
  
      男人的声音落定很快,傅知夏惊诧地看着他,他深邃的眸子眸色沉沉,内容丰富,像是有万千漩涡,能一下子将她吸入其中。
  
      傅知夏很快别开眼去,原本就是那么一个气场强大有威慑力的男人,此刻这样的目光,更是让人觉得压迫感强,而且那种随时可以左右她思想且让她处于迷茫状态的感觉,她觉得有些恐慌。
  
      “霍总一言九鼎,既然说了两清,那么……”
  
      “我说的是霍家跟沈家两清,没有说我跟你。”男人的嗓音忽然低沉下来,音色惑人,一字一顿,“你还是要对我负责的。”
  
      傅知夏赶紧心跳的失控,目光更是移开了一些,冷声道:“这个世界上想要对霍总负这个责任的女人多了去了,再说,真的要负责,为什么是我对你?我当初为什么会爬到你床上,你问过陈景兰了么?”
  
      霍劭霆怔了怔,傅知夏冷笑了一声:“觉得奇怪了吧?没有想都你祖母会对着我做这样的事?如果要算这笔账,难道不应该是我么?我本就不想嫁入什么豪门,她不过就是为了那块地,将我设计,让我背负骂名那么多年,如果不是我足够坚强,我这辈子就被她毁了你知道么?你现在反过来叫我负什么责!”
  
      远离他的视线,果然是能够思路清晰的。傅知夏紧了紧手心,带着孩子,这些事她原本没有怎么让自己去想,但是现在提及到这个话题,心里憋屈是真实的。
  
      陈景兰设计她的时候,根本是想要毁了她的。她根本不会想到她跟霍劭霆还会有之后,他还会对她有所情意,当然,到了现在,也是什么都没有了。
  
      狭小的空间,安静到窒息。男人的黑眸风云变幻,这个,是他始料未及的。他没有想到,祖母竟然是这么早就认出了傅知夏,这么早就挖好了一个大坑,当时他也奇怪,当初明明有很多种解决办法,她为什么偏偏要选择结婚?
  
      现在看来,是想要那块地而已。
  
      “陈景兰恨沈家,她失去了女儿,行事难免偏颇过激,我不怪她。既然今天霍总说过跟沈家的恩怨到此为止,那么,我这边就先谢过霍总的大人大量。”
  
      傅知夏说着就转过了身,只是手腕片刻便被男人扣住,他只是轻轻一带就将女人拥入怀中:“对不起,知夏,我代祖母向你道歉。你受委屈了。”
  
      “……”男人的声音浑厚之中带着颤抖,她觉得胸腔的位置钝痛起来,其实她并不觉得委屈,可是现在怎么就会想哭了呢?
  
      “知夏!”
  
      苏慕烟的声音由远而近,傅知夏想要推开霍劭霆,她抬眸:“霍总还是想要再试试我的银针,再不放手我就落针了。”
  
      “好。”
  
      他将她抱得更紧,一年三百六十五天,而他们分开,超过一年。一天二十四个小时,每个小时六十分钟,每一分钟六十秒,他第一次明白什么叫做度日如年。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