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百六十八章 恶趣味

第一百六十八章 恶趣味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68
  
      傅知夏关掉小火的瞬间,沈姿含就仿佛自己出了一口恶气一般的痛快。
  
      这人世间的所有女人啊,甚至可以容忍男人去赌,但身边有个女人,那是万万不能容忍的。这世界上多少对夫妻,但凡男人在外面沾花惹草的,女人哪个不是痛苦得歇斯底里?
  
      她跟傅知夏开这个口,就算是她告诉霍劭霆,他也不能找出什么错来。就算霍劭霆否认,但是自此之后傅知夏心里就开始有了裂痕。有了裂痕,两个人之间就会喜欢猜度,喜欢猜度之后,势必就会影响到两个人之间的情感。
  
      就好像一个鸡蛋,如果有了裂缝,自然就会吸引苍蝇。她现在所需要做的,就是制造那道裂缝。
  
      傅知夏转过身来,看清她眼底闪过的得意,不由笑道:“我虽然入了沈家不久,但也知道沈家的家教极其严苛,倒不知道沈小姐是拿这样的事放在门面上讲的。”
  
      她声音顿了顿,下巴微抬,眸光闪耀灿亮:“既然我们都睡过同一个男人,不妨好好探讨一下。我觉得劭霆他……嗯,身材是不错,就是腰上的三颗红痣实在太大了,你觉得呢?”
  
      沈姿含猛地一愣,她显然没有想到傅知夏是这样的反应,看着她微微眯着的眼睛仿佛陶醉一般的样子,心底的嫉妒如火燎原,她攥了攥手心:“我觉得很性感。”
  
      傅知夏噗嗤一下笑出了声,摇摇头:“不得不说你真的很爱他啊,不过……”
  
      她压低声音,眼底挑出一丝兴味:“他在床上的那些恶趣味,你也觉得有趣和性感?你可真……受得住。”
  
      傅知夏轻咳了一声,沈姿含彻底愣住了,恶趣味?她的脑子开始脑补这样的画面,却实在无法想象,这样禁欲系的男人在床上会是怎么样的颠鸾倒凤。
  
      想着,更深的嫉妒涌出。这个男人她使劲手段都得不到,偏偏对傅知夏这样的女人动心动情,沈姿含的指甲掐进了肉里,却还是勾着笑脸:“这有什么受不住的,男人嘛,都好这口。你要是吃不消了,趁早说啊!”
  
      “说什么?”傅知夏已经打开小砂锅的盖子,拿过瓷碗给自己盛了点汤,悠闲地喝了一口,“说刚刚我说的这些都是诳你的,给你挖了个坑,你跳得真是带劲啊!”
  
      沈姿含这才反应过来,脸上一阵白,又很快变成愤怒的红色:“傅知夏,你敢戏弄我?”
  
      她手臂伸过来就被扣住,这回轮到傅知夏傻了眼,这强健有力的小臂主人慢悠悠地看了她一眼,猛地甩开沈姿含的手。
  
      沈姿含一个趔趄,扶住墙壁才算站稳,心脏开始失控地跳动起来。霍劭霆这是什么时候来的,他听到了多少?她的想法不过是想要恶心傅知夏,让她心里有个裂痕,根本没有想到这个时间点,霍劭霆竟会来。
  
      霍劭霆淡漠地扫了她一眼,简直就是看空气一般,那里面没有情绪,他旁若无人地走到傅知夏身后,因为就站在她后边,所以身后拿过她手里的小汤勺时,看去就是抱着的暧昧姿态。
  
      “味道不错。”他喝了一口,很快又将她瓷碗里的汤喝完了,才放下碗,低声道,“刚刚说我什么?嗯?”
  
      他微微上扬的尾音有种缠绕着的缠绵感,沈姿含紧紧攥着手心,看着他黑眸里对着傅知夏的柔情蜜意,感觉心底像是被刀子割着,一下一下,凌厉的疼。
  
      傅知夏没有出声,她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站在那儿的,到底听了多少,但是听他这语气,八层是什么都听到了。
  
      她感觉耳朵微微发烫。
  
      她不过是想要打击一下沈姿含,唯一一次那样放得开来说话,就被他全数听了个正着。
  
      “现在还早,你不用工作?怎么这么早回来?”
  
      “小姐,姑爷是赶着给您送花儿呢!”一个年纪不大的佣人手里捧着一束鲜花,是刚刚霍劭霆塞到她手上的。
  
      外面一道忽然的声音,傅知夏猛地转过头去,就看到门前转角的位置,一群年轻的佣人正笑嘻嘻地盯着厨房里,踮着脚尖看。
  
      傅知夏脸“刷”地一下红了,敢情刚刚她说的话,听到的不止是霍劭霆,还有这样一群?
  
      沈姿含的脸则是一下子白了,她白着脸看过去,却发现并没有人在看她,大家都是饶有兴致地瞧着傅知夏和霍劭霆这一对璧人。
  
      “把花插到花瓶里,你们小姐已经收下了。”
  
      男人悠悠然地开口,好整以暇地看着她酡红的脸,又看了眼门前,那些佣人们都纷纷作鸟兽散了。
  
      傅知夏有点无语,这个人才过来几天,怎么的就开始有了主人的架势了?不过一个眼神,竟然这样有用啊!
  
      “刚刚问你的话还没有回答,什么叫做恶趣味?”
  
      “……”傅知夏没有回答,刚低垂了脑袋就感觉到耳朵尖的位置一热,男人沙哑的嗓音磁性迷人,“要不下次试试?”
  
      他的声音不算响,但也能清晰地落入沈姿含的耳朵,她整个人微微一震,简直无法相信这样的话能从霍劭霆嘴里说出来。
  
      脑海里不由想起了从前跟他在一起的时候,他总是冷静自持,面对她时不时的示好,总是冷着一张脸,就连动听的情话都不会说几句。
  
      后来她一直以为是沈家女儿这个身份让他舍弃她,可是看看啊!
  
      傅知夏是沈均的女儿,沈均跟这件事情的牵扯更大,可他还不是跟傅知夏卿卿我我?
  
      心底的屈辱感简直要淹没了她,沈姿含转身就要走开,身后却有冷沉的声音响着。
  
      “沈小姐,留步。”
  
      跟刚刚和傅知夏说话的嗓音,简直就是判若两人,虽然他的手臂还搁在傅知夏肩膀上,看着她的眼神却是冷若冰霜,甚至带了些戾气。
  
      她不觉心中一紧,盈盈抬起眸子看向他。
  
      年前她曾经设计过他一次,就那一次设计让她丢掉了慕子政,从此陷入更为无望的深渊。慕子政跟孙伟明不同,他虽然喜欢她,但是他有脑子,一旦发现她的目的不纯,他就完全抽身。
  
      她不知道那段日子慕子政是不是痛苦,但是到了现在,他也是肯定熬过来了。
  
      没有了慕子政,在霍劭霆身边就没有了替她说话的人。
  
      “沈小姐今天来老宅,如果是为了自己的前程想要找找沈老爷子,就千万别自己给自己弄断了这个机会。你该好好掂量着自己如今的分量,这好不容易躲过的牢狱之灾,如果翻身重新袭来,那你觉得你还会有机会爬起来第二次么?”
  
      他的话里带着赤裸裸的威胁,看着她的目光冷漠残酷,她不由想起了那个夜晚,她想要极力勾引他的时候,后边窗帘忽地拉开,她背脊发凉。
  
      他抽出一支烟来,面无表情地看着她;“阿政,看清楚自己一直爱着的人了么?我说了,她配不上你。”
  
      说完这句话,他便优雅地扣好自己衣服上的扣子,一边慢吞吞地开着口:“沈姿含,你我原本就没有什么情谊,如果以后再拿这些做文章的话,你考虑过后果么?”
  
      他之后便离开了房间,她看着他的背影,抖成了筛子。
  
      “这世界上,向往爱情的女人有很多,求而不得的,也有很多。但我是从来没有见过一个女人,脸皮能厚成你这样。你如果真是这样饥渴,我倒是有很多种办法能如你的愿。”
  
      沈姿含踉跄了一下,脸色惨白如纸,她的手心已经掐出了血,却感觉不到疼,只有源源不断的恐惧从每个毛孔渗出。
  
      “对不起,劭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