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百七十六章 愣着做什么,叫医生啊

第一百七十六章 愣着做什么,叫医生啊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76
  
      苏慕烟不知道在窗外站了多久,直到双腿麻木到没有了知觉才在墙角蹲坐下来。夜寒露重,她环保着膝盖,整个人止不住地在发抖。
  
      客厅的灯已经关上了,朱青伶已经上了楼,苏柏青发了很大一顿脾气,摔门就走,走之前似乎在说离婚。
  
      朱青伶尖叫着说不会离婚,说手上握着他的把柄,是他的夫人是他害死的,说他想要的是将苏家的财产全部变成他,名正言顺的那种。
  
      苏柏青微笑着反问她:“这些都是你的一家之辞,你想要我为你妨碍司法公正故意冤枉诽谤我。你有任何证据证明什么么?这一切要说是你做的,相信的人可能会多一点。长点脑子,朱青伶!”
  
      苏慕烟站在窗外,看着他拍着朱青伶的脸,眼神就像是恶毒的魔鬼。
  
      她狠狠咬住了唇,很多事情,自己想的是一回事,真正听到又是另一回事。
  
      这些日子,她总是回想起很多往事,那个时候觉得自己的爸爸是天底下最好的爸爸,但是现在想想很多细节,也是不寒而栗。
  
      那天他带着朱青伶登堂入室,拿着一张基因检测轻飘飘地丢到母亲身上,就这样落实了子虚乌有的罪名。
  
      他的声音亦是轻飘飘的,没有动怒,没有起伏,只是平静地开口道:“让我替别的男人养了那么多年的孩子,你还真是好手段啊!”
  
      母亲已经说不出话来,看着朱青伶,又看着他,颤抖着重复:“慕烟是你的女儿,不会错。”
  
      “报告也不会错。你也不要怪我把人带回来,是个男人都不能忍受这样的事。”
  
      她扶着母亲,看着苏柏青环着朱青伶的腰往前走去,没走几步又顿住,转头望向她:“别人的野种我也不会再要,寻个时间搬出去吧,我们夫妻情分到此,父女么,从来也没有过这样的情分,以后苏萸才是苏家的大小姐,你跟苏慕烟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也不会再管你。”
  
      “检验报告不会出错么?妈妈跟着你这么多年,你应该了解她的为人。她一心一意为你,你就不怕是着了别人的道?”
  
      “苏慕烟,这个别人说的是我?”朱青伶转过头来,正是她春风得意的时候,她整个人看起来漂亮精神,眉目都是如画的风情,她挣脱开苏柏青的手,走到她身侧,“就你妈那副尊荣,我需要去陷害你?”
  
      她记得那个时候,她拿着手边的茶水就冲着她的脸泼了过去。
  
      朱青伶花容失色,大叫了一声,苏柏青一个箭步走过来,就冲着她一个耳光。
  
      那个耳光力道很重,她当时就觉得耳朵失聪了,她恍惚地抬起头来,看着苏柏青怒气扭曲的脸,都不知道他说了什么。
  
      她不敢相信苏柏青会对着她动手,虽然他陪伴她的时间不长,但是她觉得他是爱她的。
  
      当然,那是笑话。
  
      这个人生来冷漠自私,根本毫无温情可言,当苏家所有的东西真正意义上让他拥有的时候,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苏慕烟不知这样在窗外多久,才走上楼去,一个晚上恍恍惚惚,梦见了自己的母亲,临死的时候睁着眼睛,死不瞑目。
  
      她整个人迷迷糊糊,想要睁开眼睛却总是睁不开,梦里,母亲一遍一遍地告诉她,远离苏柏青这个魔鬼,要她好好地去过自己的生活。
  
      她握着母亲的手,哭着不让离开,母亲却是推开了她,她一下子滚入了深海之中,那海却是温度极高,热浪滚滚,她像是置身于岩浆,浑身灼热得难受。
  
      ***
  
      薄奕来到苏家宅子是在第二天下午。苏家的公司跟他薄家相比,当然是规模极小的。只是他忽然有些兴致,临时起意说要去苏宅看一看,苏柏青自然是开心得很。
  
      能跟薄奕之间有合作,那是怎么都求不来的;能跟薄奕搞好关系,那当然更是万金难求。薄奕是商界的神话和传奇,年纪轻轻却是脑袋活络,薄家在他的带领下那是上了几个高度,能力不容小觑。
  
      “薄总,我们苏家的建筑有些时日了,跟你们薄家当然是不能相比。不过你如果说想要建造古风建筑,倒是可以参考一二。这宅子融入了江南古典建筑的元素,每个细节还是很考究的。”
  
      “嗯,看得出来。”薄奕的目光淡淡地掠过苏宅的一草一木,“不知道我是不是每个地方都能进去看看?”
  
      “那是当然,自便,自便。”
  
      苏柏青高兴地伸出手,开始一一介绍。
  
      薄奕倒是没有什么兴趣听这些,他不过就是好奇苏家是个什么样的地儿,能将自己的女儿逼成这个样子,又顺带有些好奇,她如果在苏家见到他是什么样一个反应。
  
      走过迂回的木桥,薄奕便径直朝着客厅走去,苏柏青急忙跟上:“这里所有的都是正宗红木,年代久远了,倒是有种淡淡的木头香味。”
  
      薄斐点点头,直接朝着二楼走去。
  
      苏柏青还没开始介绍摆设的一些古玩,见薄奕朝着楼梯走去,也急忙跟上,他的脚步没落到一间房前,他便急忙打开门。
  
      事先跟朱青伶通过电话,让她先不要在宅子里,许是昨晚想清楚了,这个女人倒是听话懂事。
  
      “这个是我女儿的房间。”
  
      薄奕眼睛一亮,动作更快地打开房门,就看到两米宽的木质大床上,女人虚虚盖着的被子,还有酡红的脸。
  
      “慕烟!你怎么还在睡,都几点了!”
  
      苏柏青都没有反应过来会是这样的场面,苏慕烟虽然会在苏家过夜,但是白天基本都是在沈家,这种状况都没有发生过。他眉头拧起,心里已经起了怒意,好端端的让薄奕看笑话,这不是他想要的。
  
      喊了几遍都没有反应,苏柏青大步地走到她床前,一只大手更快地覆住了她的额头,那温度高得惊人,他转头看向苏柏青:“她发烧了,有家庭医生么?”
  
      “发……发烧?”苏柏青不料会是这样,看到男人黑湛湛的眸子,才点点头。
  
      薄奕见他还是愣着,不由提高音量:“你还愣着做什么,叫医生啊!”
  
      “……”
  
      苏柏青反应慢了几秒才到门外打电话,转身的时候看到薄奕将苏慕烟的手放到被子盖好,忽然明了了几分。
  
      这丫头倒是没看出来,还有吸引薄奕这种优质男人的能力。
  
      他很快打好了电话,看薄奕已经在床边坐了下来,便摸了摸鼻子,识趣地没有再进来。
  
      闭着眼睛的女人难受地拧着眉头,嘴唇因为过度失水而显得有些干燥蜕皮,嘴里不知道在说些什么。
  
      他探过身子,将耳朵贴近了些,终于听明白了,她在叫着“妈妈”。
  
      有那么一瞬,薄奕的心是柔软地疼了一下。他凝视着女人的面容,跟他见过的众多美女相比,苏慕烟显得小家碧玉了些,美得不够张扬,但是却耐看。
  
      尤其那睫毛像是两把小刷子。
  
      他的手正要触上,就听到门前的声音响起:“林医生,这边请。”
  
      来的是一个年轻的男医生,薄奕顿时皱了皱眉。他起身退到一边,看着林医生掀开被子,女人被汗水打湿的身体就这样落入大家眼底。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