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百八十章 我们结婚吧

第一百八十章 我们结婚吧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80
  
      车子在盛世豪庭停下的时候,苏慕烟已经收敛了所有的情绪,这是苏柏青为了给她正名给她惊喜而设的宴会,看来他这个父亲,为了名利,是真的对她开始用心了。
  
      薄奕先下的车,打开车门,绅士地将苏慕烟牵下车来。许久没有穿高跟鞋,十厘米的细跟让苏慕烟才走了两步就身子不稳,薄奕眼疾手快地扶住她的腰,扫过她微微恼怒的脸,失笑道:“女孩子走路文雅点,今天你是主角,可不要让人看笑话。”
  
      苏慕烟狠狠剜了他一眼,还是乖巧地将手放到他的臂弯,薄奕从善如流地握住她的手,低头看了眼自己跟她同色系的温莎结,嘴角愉悦地勾起。
  
      参加过多少场舞会,换过的女伴不计其数,不过这是他最为认真的一次。
  
      薄奕虽然在粟城是个生面孔,但是这种场合,出入的都是粟城的显贵名流,马上就有人认出他来。
  
      “薄家长子薄奕,苏柏青真有面子,连他都能请得动。”
  
      “是啊,上京是大城市,薄家是上京第一豪门,谁攀上那头的关系,这生意不做得风生水起啊?我看这苏家的风头,迟早是要盖过沈家!”
  
      “这可不一定,沈家背后有霍家,霍劭霆跟沈轻语就要结婚了,不容小觑啊!”
  
      “那苏家背后还有薄家呢,那苏大小姐不是跟薄少打得火热么?”
  
      “什么跟什么,不是说苏慕烟要嫁给沈靑书么,在人家家里都住了一段时间了,薄少能要她?”
  
      “这你就不懂了吧?我是听人说,这苏慕烟本事大着呢,现在薄少是三天两头朝着苏家跑,你说能为什么?难道真是为了做生意?做生意需要跑到人家家里?”
  
      “苏大小姐这是否极泰来了,想当初都被送到牢里了,也没有了母亲,没想到这翻身仗打得这么漂亮。这会儿苏柏青心里一定对她愧疚得很,要将她当成宝贝了。”
  
      “谁说不是呢?说来说去都怪这沈姿含,没想到竟然是这样的人,都不知道祸害了多少人!”
  
      “……”
  
      “……”
  
      人群中纷纷的议论声在苏慕烟挽着薄奕出现在现场时自动停止。大家的目光都集中到门前的一对璧人身上,薄奕一身黑色高定西服,衬得整个人身姿挺拔,棱角分明的五官在看向身侧女人的时候,便柔和了线条。
  
      布置豪华的宴会现场,穿着华丽的男男女女将会场装点得热闹非凡,每一处精心布置,无论是会场,还是人,都是无可挑剔的完美。
  
      苏慕烟的目光扫过全场,有些微的晕眩感,那些光线闪耀得眼睛恍惚,她端着微笑往前,如果挂了一张面具一般跟认识的或是不认识的打招呼,脑海里闪过的,却是监狱里那样的阴暗。
  
      那些日子,她听过许多故事,见过许多人,知道光鲜之下的罪恶,了解贫困之中的无奈,忽然就觉得自己的事儿也算不了多大的事。
  
      生活啊,不过就是一袭华丽的袍子,里面却是爬满了虱子。
  
      但是,她却是真心厌恶那一袭华丽,就如此此刻,苏柏青的目的明明不是为了她,却非得摆弄这样的真心,仿佛那些所有的罪恶都会随着这样的奢靡尽数掩盖。
  
      可是,终究掩盖不掉的。
  
      母亲是他害死的。
  
      她当时却在服刑。
  
      母亲一直都是温婉善良的女子,她无法想象她是如何绝望,这个丈夫也许对她来说已经心凉至极,她所要的,不过就是给她一个完整的家而已,可是,他的私欲,终究害死了她。
  
      她不知道人心为什么可以到这样的地步,结发夫妻,亲生女儿,都可以这样一再利用,没有价值就无情舍弃,她实在不明白,为什么苏柏青这样的人,会是她的父亲。
  
      薄奕曾经问她,这样不留退路是否会后悔,这个人毕竟是父亲,毕竟曾经给予你生命。
  
      可是如果可以,她甚至希望从来没有来过这个世界。
  
      感觉苏慕烟的手微微颤抖,薄奕握紧了她的手,低了低身子:“不舒服?”
  
      “没有。”她的笑容有些僵硬,脸色也是苍白了些,他顺着她的视线望去,正看到朝着他们走过来的苏柏青。
  
      距离不远,苏柏青几步就走到他们面前,他看起来心情愉悦,慈父的微笑一直在脸上。
  
      “来了?慕烟,这场酒宴是为了你举办的,爸爸……实在是没脸在你面前提这个,所以就让薄总跟你说了。爸爸待会儿会跟你当众道歉。”
  
      苏柏青拍了拍苏慕烟的肩膀,轻叹了一声,苏慕烟的目光从他耀动着兴奋的双眼落到他的手上,轻轻地勾了勾唇:“谢谢爸爸。”
  
      他点点头,想说什么,终又是没有开口,又往前走去,已经是商场惯有的应酬话语。
  
      苏慕烟的身子僵硬着,鼻子一直发酸,她拼命忍住自己的情绪,最后轻嗤了一声:“该跟我道歉么?”
  
      声音很轻,薄奕也是听清了,他压低着声音道:“难道不该么?为你正名了,你就该高兴点,嗯?”
  
      “不该跟我道歉。”苏慕烟抬起眸子,浓密的睫毛微微颤动,“应该道歉的,另有其人。”
  
      薄奕想,他应该很懂苏慕烟此刻的心情,但是这种切肤之痛,还是无法真正感同身受的。他伸手揽住她的腰,将她带到甜品区,拿了一个蛋糕放到她手中,还没开口,手里的蛋糕却被另一只手给拿开了。
  
      “甜食之中,慕烟最不喜欢的就是这个。”
  
      薄奕还没有抬头,手里又放上了一块蛋糕,他有些恼意地回头,就看到了一张俊美无俦的脸,正冷意昭然地抬眸望向他。
  
      呵,沈靑书。
  
      薄奕挑眉,原本放在苏慕烟腰间的手更用力了一分,将苏慕烟整个人靠入他怀中,低头亲昵地说道:“原来你喜欢吃的蛋糕是喜欢带点苦味的黑森林,下次我找最好的甜点师做给你吃。这个味道,估计也是一般。”
  
      苏慕烟整个人呆了,她知道沈靑书去隐国出差将近半个月,没有想到他这么快回来。更让她意外的是,他竟然知道她喜欢吃黑森林,记忆中他都没有跟她一起吃过什么东西,他怎么会熟悉她的口味?
  
      知夏说的?
  
      “最好的甜点师?薄总觉得最好的甜点师是怎样的?每个人的口味都不相同,美食更讲究的是一份心情,或者是那个对的人,不存在最好。”
  
      沈靑书如炬的目光看着薄奕扣在苏慕烟腰上的手,黑眸轻轻眯起,他占有性极强的动作让他眼皮轻跳。是听傅知夏提及薄奕跟苏慕烟走得很近,所以他将每天的工作安排排得很满,生生将行程提前了三天。
  
      回来正赶上苏家这场宴会,匆匆地赶过来,众多身影之中,一眼就见到了苏慕烟。
  
      当然,还有薄奕。
  
      他跟薄奕并没有什么交集,跟薄斐倒是有些,也不知道薄奕这样缠着苏慕烟,究竟是几个意思。
  
      “对的那个人?”薄奕轻轻叹息了下,“这人生有时就是迷棋,是是非非原本就是很难分辨。沈总刚刚说到,对的人,这对的人我记得好像是有很多种说法的是不是?”
  
      他沉思了一下,拿过身后的酒杯轻轻抿了一口酒,才继续说道:“对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对的时间遇到错的人,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有些绕啊,不过沈总,我的意思是,对的人也需要对的时间,否则,什么都是错的。你说我的话有没有道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