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百九十六章 洞房花烛

第一百九十六章 洞房花烛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96
  
      漫天的星子在深蓝色的夜空之中铺开,璀璨的星空之下,新郎和新娘正端着酒杯在敬酒。乐队正在演奏柔和的音乐,每个桌子的中间都摆放着香薰蜡烛,地面上也有橙色的小夜灯,光线不会太暗,却有着舒适的浪漫感。
  
      “没想到婚礼现场还能这样布置,仿佛置身于完美的童话世界一般,室内恒温,又完全是室外的感觉。无论是星空,玫瑰,还是萤火虫,都让人感觉是在梦境。”
  
      苏米轻叹着,又看了一眼陆淮安,“看来霍劭霆真的是很宠傅知夏。”
  
      “嗯。”陆淮安淡淡地应了一声,他的目光从穿着红色礼服的新娘上收回,端起酒杯无意识地抿了一口酒。许久不见,她看起来又不一样了,整个人温婉如水,跟之前遇到她的时候,已经完全不同。
  
      到底来说,幸福或是不幸福总是写在脸上的。
  
      “虽然开端不是很好,中间过程曲折,但最后的结局是美好的。如果人生可以选择,谁都愿意选择她这样的人生,她是大赢家。”
  
      “手上握着什么牌,要看你怎么打,有多少是一手好牌打得稀巴烂的。当初送到霍劭霆床上的女人如果不是傅知夏,你以为那个女人还会是今天的新娘?”
  
      陆淮安边说着边将自己杯子里的酒给喝完了,苏米看着他空空如也的酒杯,也给自己满上一杯酒,笑道:“她哪里那么好了?”
  
      “哪里都好。”
  
      苏米一再地告诉自己忍耐,但是陆淮安漫漫地说出这四个字来的时候,她还是忍无可忍地握住了酒杯。没有一个女人愿意听自己的男朋友这样夸赞一个女人,更何况,现在是在她的婚礼上。
  
      他虽然什么也没说,但是她知道,他内心有不甘,有不舍,他现在的心,依然没有放在她苏米身上。
  
      她将手中的酒一下子灌入喉中,一下子想起了傅知夏第一次在酒会上跟她撞衫的时候,她淡定坚韧并且智慧,轻轻松松地扳回了一局。
  
      她在霍劭霆的世界是以极其不堪的姿势出现的,却以最完美的姿态进入了他的心。在这个过程中,她必定又让霍劭霆臣服的特质,不是别的女人可以做到的。
  
      有没有那么一天,陆淮安看着她的时候,眼底也会有星光呢?如果他一直都是那么不咸不淡的,不过就是要拉扯一个人过日子,那么她是要守着这个位置惨淡地过一生,还是就此放手?
  
      她苦涩地勾了勾嘴角,旁边的一个小姑娘就低声叫起来:“新郎新娘过来了!”
  
      霍劭霆已经换上了一身黑色的礼服,温莎结的布料跟傅知夏身上礼服是一样的,女人身上的衣服设计带了些古文的元素,发型和装饰品也跟着换了一套,两个人在一起郎才女貌,当然,比容貌更吸引人的,是彼此眼眸中的星光。
  
      她只看了一眼便转过头来,目光不觉望向了陆淮安,就听到霍劭霆低沉磁性的声音带着笑意,是回答刚刚谁的问题:“霍家的第二桩喜事很快就到来,是吧,淮安?”
  
      苏米神色跟着一紧,陆淮安依然是那种淡然的状态,看不出高兴,看不出失望,噙着的笑意浅薄,她的心跟着沉了沉。
  
      这桩喜事到现在来说,估计也不是个定数吧?原本是觉得只要捆住这个人就可以,可是如果天天对着霍劭霆和傅知夏这样的甜蜜,对比之下自己的婚姻岂不是很悲凉?
  
      绕了半个场子,已经觉得有些累了,霍劭霆搂着她的腰,柔声道:“感觉怎么样?会不会头晕?”
  
      傅知夏看着杯子里透明的液体,明明已经换了饮料,他偏偏说得那么真,不由勾唇。
  
      再往前走到一张桌子时,她的脚步不由顿住。
  
      傅书语朝着她挥了挥手,她看过去,看到了杨美玲。
  
      她今天穿得很喜庆,应该是新做的衣服,目光跟她接触的时候,极不自然地垂下头来。
  
      一时之间,也不知道是什么情绪。但是她的婚礼她能过来,可能内心还是开心的。
  
      生活在一起那么多的日子,曾经付出的关心那不是假的,她虽然总是疾言厉色,但没有她,她可能也活不成。
  
      一桌子的人都在说着好话,杨美玲看着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无论之前如何,她总是对她不算差,对傅书语也不算差,如今看着她出嫁,眼圈竟是有些红了。
  
      人哪,总是那样矛盾。以为对这个孩子一点感情都没有,却原来回想起来,也是那么多的岁岁年年,叠加在一起,成为无法推翻的厚重。
  
      她也说不清是怎么样的情感了。就算是自己种的一棵草,时间久了也是不一样的吧?
  
      一轮酒敬下来,已经是小腿酸痛。原本备好的婚房,霍劭霆没有用,直接将傅知夏先送回了海湾别墅。别墅早就已经布置得喜庆,闹洞房这个环节,霍劭霆内心深处是拒绝的,只是那几个死党总是嚷嚷着要闹,就准备着到海湾别墅这边闹一闹。
  
      当然,需要这边先散场。
  
      白妈这段日子都处于一种激动紧张的状态,婚礼上看到傅知夏,也不过简单地说了几句话,这会儿先回来,就一直在门前等着,看到车子驶入便迫不及待地打开了门。
  
      林妈是跟着过来的,小商陆适应林妈照顾,所以她也会跟着过来一段日子。
  
      “少夫人。”白妈看着傅知夏走下车来,声音都跟着有些发颤,她扶住傅知夏,满眼心疼,“这可是累坏了吧?赶紧到房间歇着,想不想吃些什么,白妈现在去做。喝了酒一定难受,不然我先去做碗醒酒汤?”
  
      “白妈,不用忙。”傅知夏笑着拉住了她,鞋子已经换成平底的了,只是一天忙碌有些疲惫。
  
      “小姐没有怎么喝酒,姑爷护得紧,一点酒气都没有。倒是姑爷自己,今天怕是要被人灌醉。”
  
      白妈总归是闲不下来的人,又张罗着去放洗澡水,林妈看着她的背影,笑道:“小姐,这白妈看着就疼你,家里有个这样贴心的人照顾,我看老爷子也放心了。”
  
      小商陆早就迷迷糊糊地睡着了,林妈便带着他去睡,傅知夏走到房间,一时之间,脑子里许多回忆涌入。
  
      里边的装饰都没有怎么变,只是多了一些喜庆的标志,床单中间摆放着爱心形状的玫瑰花瓣,下边还是用花瓣铺成两个名字。
  
      她伸手拿过一片花瓣,摸着这丝绒一样的触感,瞬间鼻子有些酸涩了。
  
      也不知道自己站了多久,门忽然被推开,她转头的时候就看到席殊和年隽尧两个人架着霍劭霆走进来。霍劭霆的整个身子都是挂在两人身上的,嘴里还一直念着:“……喝……喝……”
  
      “嫂子,对不住啊,哥实在是太开心了,实在不是我们给灌醉的。”
  
      “一直都是他自己要喝,我劝也没用。”年隽尧将他放到一旁的沙发,他便整个人沿着沙发倒下去。
  
      “那,我们先走,哈?”
  
      席殊溜起来是比谁都快,他以后还要常常到海湾这边来蹭吃的,不能被嫂子给记恨。
  
      “那,辛苦你照顾。”年隽尧摸了摸鼻子,往前走了几步又转头道,“你的办公室还留着,等小商陆大一点,想上班随时欢迎。”
  
      门被带上,傅知夏看着烂醉如泥的男人,正想要将他整个人扶起,又被重力给带坐到沙发上。
  
      “怎么醉成这样?不是说了心里有数么?”傅知夏皱着眉头,拍了拍他的脸,“喂,你感觉怎么样?我去给你熬碗醒酒汤。”
  
      她正起身,就被揽住了腰,一个天旋地转,整个人被压在了沙发上。男人的视线清明,目光灼灼地看着她。
  
      “你……”
  
      他竖起食指放到她唇边,朝着门口示意了一下,不用眼睛看他也能猜到门外那两个人,耳朵正贴着门缝在偷听。
  
      “累吗?在做什么?”他的手摩挲着她后背镂空的花纹,唇已经到了她颈侧的位置。
  
      傅知夏拍开他的手:“我还没洗澡……”
  
      “那正好,一起。”
  
      他起身一个公主抱,步伐稳健地朝着浴室走过去,三两下就把女人身上的礼服给剥了。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