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强势官宣:霍少的失忆甜妻 > 第一百九十八章 死了的人,也会含笑么?

第一百九十八章 死了的人,也会含笑么?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198
  
      泪水不知道怎么样开始涌出的,明明还有夕阳的余晖,身子却是很冷,像是无数的冰霜都落到了心底,又像是有谁在她心底挖了一个窟窿,飕飕地灌着冷风。
  
      瞳孔在紧缩,慕烟看着母亲手指颤抖,她脸色的苍白和后背的殷红形成鲜明的对比,呼吸越来越急促,她一只手按着心脏的位置,神色已经迅速灰败下去。
  
      秒针滴答滴答地发出脆响,那样安静的空间,只能听到秒针走动的声音。
  
      也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苏柏青的声音才响起:“叫救护车。”
  
      苏慕烟神色呆滞地看着屏幕上时间的推移,叫救护车么?算准了时间再叫?算准了过了最佳抢救期,大罗神仙都救不了的时候再救人?
  
      视频上已经出现了停顿的三角形符号,最后的画面定格在母亲伸出的手指上。她伸出手指,轻轻地触着屏幕上的指尖,泪水已经啪嗒一声掉落在了屏幕上。
  
      “慕烟。”
  
      轻敲了两下门,苏柏青的声音响起,苏慕烟一下子咬住了手背,止住呜咽的声音,听他敲了几下门,又把门把旋开,走了进来。
  
      苏慕烟看了一眼窗外,她现在窝在套房里面的小飘窗,那里是一个独立的空间,做了一个漂亮的隐形推拉门,外面看不进来,里面能看出去。
  
      “慕烟不在,这丫头跟知夏感情好,估计会在海城待上几天了。”
  
      薄奕在铺着淡紫色床单的圆床上坐下,手指轻轻敲打,苏柏青笑得眼角起了笑纹:“薄总,上次的事情我做得有欠考虑,慕烟到现在还在怪我。其实我心里也是为那个丫头好,我知道就凭我们苏家,要嫁人你们薄家那也是高攀的。如果说,你们两个人……”
  
      他轻轻咳了下,握拳放到唇边:“以后真要是谈婚论嫁,那事情就容易许多。如果说慕烟的肚子有了动静,那么嫁入你们薄家,阻力自然就没有那么大了。慕烟因为这件事情怪我,已经很久都没有跟我说话了。不过我们是亲生父女,哪里会有隔夜仇呢?以后她都会明白,我这是为了她好。”
  
      “听说她一直喜欢沈靑书,都喜欢了很多年,这是粟城人都知道的。”
  
      “那种年少的儿女情长,哪能当真?”苏柏青呵呵笑着,“薄总,你如果能给我一句明白话,我明天就去沈家,把这个事情给挑明了。沈靑书虽然在粟城的发展势头是不错,但是他一直对我女儿不冷不热的,跟薄总你不一样。作为父亲,我还是愿意她嫁给你。嫁给你会比较幸福。”
  
      “说起来,我也很久没有见到慕烟了,打她电话也不接,可能是把我列入黑名单了。”薄奕单手揉了揉太阳穴,“苏总,你家女儿脾气可真的是不太好……”
  
      “薄总,你只管放心,像你这样的男人,慕烟能入你的眼,绝对是她的福气。不管怎么样,我都会敲醒她的。沈家那边,我明天就过去找沈万年,跟他说清楚。虽然现在大家都崇尚什么自由恋爱,但是在我们豪门之中,还是讲究那么一个门当户对,父母之命媒妁之言才能得到真正的幸福。”
  
      苏慕烟闭上了眼睛,已经不想再去听什么,可是那些声音还是如针尖一样刺痛着耳膜。她看着窗外的风景,模糊了又清晰,清晰了又模糊,听到门把重新锁上的声音,终于抑制不住呜咽出声。
  
      这个男人,给了她生命,也给了她人生之中最大的绝望。他亲手扼杀了她的幸福,却可笑地说要让她得到幸福。是谁给他的权力说这样的话?仅仅因为他生了她?
  
      推拉门忽然被拉开,苏慕烟猛地一怔,满脸的泪水还来不及擦拭,就看到了眼前的男士拖鞋。
  
      薄奕没说什么,就在她旁边坐下,看着她泪水纵横的脸,抽过纸巾递到她手里,轻叹了一声:“不过是去参加了个盛世婚礼,怎么就哭成这样了?”
  
      “还是说,听到苏柏青说要把你嫁给我,就慌了?”他啧了声,身子朝后靠去,“不想嫁给我就明说,我也不会强娶是不是?你要不要这么伤心绝望?就算你爸爸他肯,我也不想这么将就自己,娶一个这么恨自己的女人。”
  
      “他不是我爸爸。”
  
      薄奕看着她伤心欲绝的样子,心底不免跟着发疼,声音也低柔起来:“傻瓜,你们之间有血缘关系。再不喜欢,这也是事实。”
  
      “你怎么还没走?”苏慕烟的眼睛跟兔子一样红,这样的见面有些尴尬,她将身子朝着墙壁缩了缩,“不是他让你留下吧?你们不是以为我没回来么?”
  
      “我说在这里再等等,他就同意了。你也知道,他已经将我定位为女婿。”
  
      苏慕烟冷笑了一声,又听到薄奕问道:“傅知夏已经结婚了,计划虽然一直在进行,鱼儿也把钩咬得很死,我就想问问你,你的决定有没有什么改变?他毕竟是你的父亲,豪门之中这样的父亲太多了,说到底不过就是贪图富贵,见色忘义,在这样的名利场之中,也确实算不上什么罪大恶极。”
  
      “如果你的决定改变的话,那么我……”
  
      “为什么要改变?”苏慕烟的声音更为沙哑,眼神冷得如同冰刀,“就跟一开始说的那样。如果薄总觉得做不了,我找别人。”
  
      苏慕烟说完便跳下飘窗,薄奕起身扣住她的手腕:“慕烟,你不要误会,我不是因为你父亲看好我所以想帮他说什么好话。我知道他这个人确实是眼中只有利益,但是你却是个善良的人,我怕你把事情做到不可挽回的地步,总有一天你会后悔。怎么说,他都是你的父亲。”
  
      “父亲?”她张了张嘴,眼底的泪又汹涌起来,情绪有些控制不住,“这世界上,没有一个父亲,能因为利益将自己的女儿送入监狱。你说血缘?好,就算是这样,我也可以忍受。可是他怎么能对我母亲做那么残忍的事,怎么能?她把我送入监狱,是递给我母亲一把刀,那把刀没能杀死她,他又补了一刀。你见过,豪门之中有这样的父亲么?”
  
      薄奕握住了她的肩膀,看着她不断颤抖的身躯,心里泛疼:“慕烟,你脸色看起来不好,不要激动。”
  
      “其实这段时间,我也反反复复想了很久,也有过心软。但是现在我才明白,我的心软是多么可笑。他杀了我母亲你知道么?如果不是他,我母亲不会死你知道么?我从监狱回来,还可以看到她……可是他害死了她,他就是想要得到整个苏家。我不懂,不明白,他怎么可以做到这么狠心?一日夫妻百日恩,他是怎么能眼睁睁地刺激到她病发,算准了时间才去叫救护车?他怎么能做得出来,怎么能?……”
  
      说到最后,苏慕烟已经泣不成声,薄奕扶住她重新坐回飘窗,一下一下地拍着她的背。
  
      豪门就是个名利场,是个见证人心的地方,人心却往往是最为经不起考验的东西。慕烟单纯,从小被保护得太好,所以对所有的美好都充满着憧憬,却不知道豪门之中,有很多东西是无法憧憬的。
  
      譬如说爱情。
  
      再譬如说亲情。
  
      他见过手足相残,见过各种陷阱,见过利益之下人人的丑态,所以苏慕烟说的事情虽然让他震惊,但也是正常。
  
      为了权利,为了财富,这其中的厮杀,满是血雨腥风。
  
      “如果你恨她,我一定帮你。别哭了,嗯?”他再度扶住苏慕烟的肩膀,看着她核桃一样的双眼,“慕烟,你应该是个属于笑的女孩,事情已经发生了,无法改变。你的母亲看着你这样不快乐,也会难过的。”
  
      门外,苏柏青一下子攥紧了手心,他随即弯下腰,将拖鞋拿在了手里。要不是他刚刚回来拿落下的手机,他也不会知道苏慕烟竟然在里面,他是知道这个小飘窗的,但她也只是小女生的时候喜欢,之后并不太喜欢在那里待着。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