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赘婿 > 第一〇一二章 只影向谁去? 下

第一〇一二章 只影向谁去? 下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有些时候,时光会在梦里倒流。他会看见许多人,他们都栩栩如生地活着。
  
  醒过来时,会恍惚的坐上一阵,忘了自己在哪里。
  
  错位的记忆还在脑子里残留。要等到不久之后,冰冷的现实在脑海里化为空荡荡的回音,人才能在这片空白的区域里痛苦地清醒过来。
  
  曾经饱满的生命、精神、乃至于灵魂的一部分,都在过去的时光里,永久地损毁了。
  
  而比起更多人永久永久失去的一切,幸存者们如今的失去,似乎又算不得什么。
  
  金天眷元年二月底,云中。
  
  汤敏杰从梦里醒来,坐在床上。
  
  先前的梦里,出现了伍秋荷。
  
  那女人曾经是陈文君的侍女,更早一些的身份,是开封府府尹的亲侄女。她比一般的女子有见识,懂一些权谋,待在陈文君身边之后,很是筹谋了一些事情,早几年的时候,甚至救过他一命。
  
  不过,在情报的传递和支持上,伍秋荷其实更多的倾向于武朝政权,不是很喜欢华夏军。
  
  双方既有同样的目标,又各为其主,在那段时间里,曾经有过几度的争夺和摩擦。伍秋荷性格要强,汤敏杰也不是省油的灯,只是被人救过一命,口舌上便不好咄咄逼人了。几次暗地里的行动,互有胜负,汤敏杰占了便宜后才会去逞两句口舌之快,看着对方哑巴吃黄连的模样,恶形恶状。
  
  私下里其实做过盘算,这女人性情不差,将来可以找个机会,将她争取到华夏军这边来。
  
  最后一次争夺是因为那个叫史进的傻瓜,他武艺虽高,脑子却无,而且摆明了想死,双方都接触得有些谨慎。当然,由于汉夫人一方实力雄厚,史进一开始还是被伍秋荷那边救了下来。
  
  但伍秋荷低估了当时城内外的地毯式搜索,官府最终找到史进,被他逃脱后,才让黄雀在后的汤敏杰占了个便宜。
  
  当时是很高兴的。
  
  之后能将她嘲笑一番了。
  
  然而当史进醒过来,向他询问起伍秋荷的事,甚至有些怀疑是不是那个女人带了官兵过来,汤敏杰才知道遭了。既然他有那样的怀疑,说明伍秋荷与官兵的出现,不过是前后脚的时间差……悲从中来。
  
  “金国这种地方,汉人想要过点好日子,什么事情做不出来,壮士你既然看清了那贱人的嘴脸,就该知道这里没有什么温情可说,贱人狗贼,下次一并杀过去就是!”
  
  前头随口打发了史进,后脚便去打听情况,过不多久,也就知道了伍秋荷被希尹一剑斩杀的事情。她倒是聪明,当着希尹的面攀诬高庆裔,当时便死了,没有再受太多的折磨。只是尸体抛在了哪里,一时之间打听不到详细的。待弄清楚了是扔在哪个乱葬岗,已经是半年多以后的事情了,再去找寻,早已尸骨无存。
  
  这些年来,经历的许多人,都是这样死的,不少人死得更卑微,也有死得更痛苦的,痛苦到太平时节的人无法想象,便连他想起来,那段记忆当中都像是存在了一大片的空白。
  
  为什么会梦见伍秋荷呢?
  
  他想了想,或许是因为之前一段时间在上京见到了名叫程敏的女子吧。有些相似的好强,有些相似的仇恨……
  
  十月底完颜亶继位后,汤敏杰在上京又呆了一个多月,试图在各种各样的讯息中寻找可能的破局点。这段时日里,他便常常与程敏见面,汇总她打听过来的消息。
  
  新君上位后的消息最多的还是各种各样的论功行赏,宗干、宗磐、宗翰虽没了皇位,但之后封赏荣宠无数,在可见的未来里都会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大权臣。但在这中间,权力斗争的苗头仍旧存在。
  
  西府的宗翰、希尹毕竟是败在了西南,而且这一次上京的局势当中,用谋太过。宗干、宗磐虽然不得不接受他们后来的想法,将皇位让给完颜亶,可在这之后,对西府的制衡与削弱,仍旧是被提出来了。
  
  这是西南战败之后宗翰这边必然面对的结果,在接下来半年的时间里,一些权力会让出来、一些位置会有更替、一些利益也会因此失去。为了保证这场权力交割的顺利进行,宗弼会带领军队压向云中,甚至会在雪融冰消后,与屠山卫进行一场大规模的比武较量,以用来判断宗翰还能保留下多少的实权在手中。
  
  整个十一月,上京城中对这场权力的初步争夺闹得乱哄哄的,宗磐与宗干在这里暂时达成了一致,必须尽量多的削掉宗翰手头还剩下的实权。大量的宗亲勋贵此时已经不在场中,不少人或许凭良心说着话,不希望金国内乱,但对于宗翰希尹两人的支持,就算不得多了。
  
  不过,两位老将到得此时也尽显其霸道的一面,都是大大方方的接下了宗弼的挑战,并且不断在上京城内渲染这场比武的声势。若屠山卫败了,那宗翰只能放开权力,其余一切都不必再提;可若是屠山卫仍旧获胜,那便意味着西南的黑旗军有着远超众人想象的可怕,到时候,东西两府便必须同心协力,为抗击这支未来的大敌而做足准备。
  
  归根结底,在金国,能够决定一切的——人们最为接受的方式——还是武力。
  
  这些消息汇总到十二月中旬,汤敏杰大致了解了局势的动向,随后收拾起东西,在一片大雪封山之中冒险离开了上京,踏上了回云中的归途。程敏在得知他的这个打算后很是吃惊,可最终只是送给了他几双袜子、几副手套。
  
  十二月中旬启程,在风雪中跌跌撞撞的赶路,顺利抵达云中已是二月了。不出他所料,宗翰希尹等人甚至也没有在上京等待太久,他们在年关的前几天启程,依旧是千余人的马队,于二月下旬回归云中。
  
  一路漫长的风雪当中,汤敏杰戴着厚厚的鹿皮手套,时不时的会想起仍旧呆在上京的程敏。
  
  一如卢明坊,他也向程敏提出过让她回到南方的想法,但程敏只是简单的拒绝了,能言善辩的汤敏杰甚至找不到进一步的说辞来劝说对方改变心意。
  
  在上京两三个月的时间里,在那些见面、传递情报、判断消息的间隙里,汤敏杰曾几次去到过程敏出卖身体换取情报的青楼附近观察。开始的几次是为了接头与确认对方的存在,最后一次、也是唯一例外的一次是在离开的前几天,在黄昏时站在街口远远的看了一眼那青楼的灯火,暖黄的、绯红的灯火、厚厚帘子、扎实的建筑,一切看起来都让人感到舒心和踏实,让客人们想要进去休息。
  
  他甚至无法走近那长街一步。
  
  那是作为汉人的、巨大的羞辱。他能亲手剐出自己的心肝来,也绝不希望对方再在那种地方多待一天。
  
  ……
  
  可他无法说服她。
  
  *****************
  
  起床后做了洗漱,穿戴整齐后去街头吃了早餐,随后前去预定的地点与两名同伴相见。
  
  这场会议在二月二十七举行,除汤敏杰外,过来的是两名与他直接联系的副手,孙望与杨胜安,这两人都是从西南过来后没有离开的华夏军成员,擅长策划与行动。
  
  在敌人的地方,进行这样的多人碰头原则上要非常谨慎,但会议的要求是汤敏杰做出的,他毕竟在上京获得了第一手的情报,需要集思广益,于是对下方的人手进行了唤醒。
  
  “……理论上来说,接下来的半年时间,东西两府权力的交替要出现大量的摩擦,如果把握得好,我们不是没有机会让他们焦头烂额。但机会具体在哪里,需要讨论。”
  
  去到上京半年的时间,汤敏杰对于云中的了解有所缺失。但孙、杨二人即便接受命令进入休眠,对于许多事情,自然也有着自己的消息来源。三人首先交换了情报,随后开始讨论。
  
  孙望道:“完颜亶上台后,对宗翰、希尹两人上京的做法,云中这边有过一些猜测。我曾经听到一些消息,说去年秋末去世的时立爱,在临死前写过不少信,要求他家人跟随宗翰、希尹他们北上,帮忙说服其他人,配合宗翰、希尹的行动。时立爱在汉臣当中地位首屈一指,而且当初跟随的是完颜宗望,如今外头也说他是宗辅宗弼的人……”
  
  “……此事若是真的,这条老狗就是临死前吃里扒外,摆了宗辅宗弼一道。听说金兀术刚愎自用,若是知道时立爱做了这种事,定不会放时家人好过。”
  
  杨胜安蹙了蹙眉:“不过,时立爱已经死了,这件事便是爆出来,于金国大局,恐怕也没什么损伤。”
  
  一旁汤敏杰道:“可以先记起来,再想办法找一找证据,不管怎么样,只要能让他们狗咬狗,我们都开心。”
  
  三人又议论一阵,说到其它的地方。
  
  “……宗翰与希尹没在上京过年便匆匆往回赶,很明显,是为了接下来雪融之时与宗弼的比武。这场较量眼下还没有细部上的规则出来,但我估计,接下来所有人都会盯住云中这块肉,西府在哪里软弱一点,就会被吃掉一点,如果能打听到更详细的情报,我们就可以计划一下,从头作梗,甚至……发动几次刺杀,让西府在一些关键的地方输掉。”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