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舌尖上的克苏鲁 > 第十章 锚定与守秘人

第十章 锚定与守秘人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所谓‘料理’。
  “就是料想食物之道理。”
  傍晚闷热的厨房里,高桥健耐心地讲解道。
  “料理必须合理,必须合乎食物的道理,不可勉强去做不自然之事......”
  高桥健在说起料理时,两眼放光、滔滔不绝。
  和平时的妻管严大叔形象截然不同。
  出乎高桥慎的预料。
  仅仅“食物的道理”,就说了半个小时。
  到结尾时,高桥健不无骄傲地说:
  “这些,都是你爷爷交给我的。”
  他的脸上又显露出几分黯然,旋即转移了话题。
  “高汤,又叫做‘出汁’。
  “是制作料理最重要的步骤。”
  高桥健说着拿出一条硬如木头的鲣鱼干。
  这鲣鱼干呈现暗红色。
  看起来就像一把生锈的匕首。
  “要做好高汤,最重要的就是削出完美的鲣鱼花。
  “只有像宣纸一样薄,像玻璃一样富有光泽,才能做出鲜美的好汤。”
  这就是完美的鲣鱼花......
  在此之前,高桥慎一直在思考:
  什么样的鲣鱼花才能称为“完美”。
  无名之书并没有给出提示。
  原来这任务完成与否,是由高桥健来判定的。
  只见高桥健拿起鲣鱼干。
  双手在刨子上穿梭如飞,很快就削出一碗鲣鱼花。
  薄如蝉翼,但却富有光泽的鲣鱼花。
  “技术活啊。”
  高桥慎由衷感慨。
  他接过鲣鱼干,谨遵教导,开始削鱼。
  所谓鲣鱼干。
  是将新鲜的鲣鱼去皮去头尾,纵向切成三段,蒸熟。
  在自然环境中晾晒,使之发霉。
  清除霉斑,再晾晒。
  如此反复,直到鱼肉既硬如木头,又具有鱼肉的韧性。
  因此,刨鲣鱼花看似简单,实则不易。
  如果力气太大,刨出来的就不是“花”,而是“条”;
  如果力气太小,鲣鱼花会断裂成碎屑。
  高桥慎尝试几次,都没能削出完美的鲣鱼花。
  已经晚上九点了。
  如果三个小时内无法成功。
  下坠......
  失控......
  想起在非梦之梦中的无助感。
  想起那滑腻如鱼鳞般的手掌。
  以及回荡在胸腔中的低吼。
  高桥慎倒吸一口凉气。
  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
  鲣鱼花。
  像宣纸一样薄。
  像玻璃一样富有光泽。
  高桥健审视着高桥慎的成果。
  足足看了五分钟。
  “是完美的鲣鱼花啊......”
  他如此感叹道。
  晚上十一点半。
  高桥慎松了一口气。
  只见高桥健两眼泛红,鼻翼微动。
  激动得像个两百来斤的孩子。
  高桥慎的嘴角微微颤动:
  “爸,你这也过于激动了吧......”
  拍了拍自己树干粗细的大腿,高桥健感叹道:
  “我们高桥家的孩子,果然是有料理天赋的。
  “当年我花了足足一个星期,才刨出完美的鲣鱼花。
  “而我的儿子,只要一晚上就可以了。”
  高桥慎点点头,心里想着:
  即使不具备料理天赋。
  被逼急了,母猪都能上树。
  何况自己呢?
  他没有说话,默默地帮高桥健打扫厨房。
  ......
  独自瘫坐在房间的地板上。
  高桥慎迎来了宝贵的手机使用时间。
  他习惯性地打开社交软件。
  二十四小时过去,一条新消息也没有。
  可能日本女孩都比较含蓄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