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三界劳改局 > 第118章 过往 万更求订阅 第三更

第118章 过往 万更求订阅 第三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然后这货狗尾巴一甩,也上三楼去了。
  
      牛郎看看余会非,最终啥也没说,起身也上三楼了。
  
      崔珏道:“看来,大家都觉得阿芙洛狄忒罪不至此啊。”
  
      余会非道:“我知道,但是……没办法啊。”
  
      三楼,阿芙洛狄忒正在和大家一边聊天,一遍舀水倒水呢。
  
      这时候哮天犬来了……
  
      黑无常道:“死狗,你咋来了?”
  
      哮天犬白了他一眼道:“看你们几个蠢货,参悟了这么久都没有结果。狗爷我也来试试,早点揭秘小鱼的秘密,彰显下狗爷的本事。”
  
      牛头一听,顿时乐了,屁股一拱马面,两人往边上挪了挪:“死狗,我们给你腾个位置,来着舀水吧。”
  
      哮天犬白了他一眼,然后直接趴在了一堆干草上,打着哈欠道:“舀个屁的水啊,狗爷我睡一觉就啥都懂了。”
  
      然后这死狗就真的睡觉了。
  
      众人气得脑门上都是黑线,这货不帮忙就算了,不一起玩也行,丫的跑这睡觉来,这是恶心谁呢?
  
      于是牛头等人放下手里的竹筒,下一刻大吼一声:“揍丫的!”
  
      哮天犬一窜两米多高,然后急速逃走。
  
      牛头等人大吼,在后面狂追不舍。
  
      哮天犬向着三楼门口冲去,这时候牛郎上来了。
  
      牛头大吼:“郎兄弟,抓住死狗,咱们炖狗肉啊!”
  
      牛郎一听,大手一伸,一把抓住了擦肩而过的哮天犬的后腿,然后随手一甩扔到了地上。
  
      跟着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等人同时腾空而起,直接将哮天犬压在了最下面,只有一个狗头留在外面。
  
      哮天犬怒道:“你们还有没有点人性?我tm就是一条狗啊,我至于承受这么多人的压迫么?”
  
      白无常呵呵道:“当年孙猴子就是一只猴子,不也承受了五指山之重么?我们才几个人压你,你知足吧。”
  
      然后一群人将这死狗拖了回来,走两步踢一脚……
  
      这死狗嗷嗷大叫着:“你们等着啊,有一个算一个,等我回去的,看我不叫上二爷把你们一个个的踢回来。”
  
      看到大家打打闹闹的,阿芙洛狄忒并不觉得吵闹,也不觉得他们之间有什么怨气。
  
      只是觉得无比的和谐……
  
      她看得出来,这些家伙就是闹着玩呢,那种不一样的感情,不一样的温馨,看得她下意识的笑了。
  
      她笑的很自然,没有往日的妩媚也没有任何的做作,就是那么淡淡的一笑……
  
      那一瞬间,牛头马面、黑白无常等人看到了这一抹笑容,所有人的身子瞬间僵在了原地。
  
      他们只觉得一道闪电披在了自己的灵魂上,打了个哆嗦,脑子一片空白。
  
      他们仿佛看到的不是一个妖娆美女,而是一副绝美的画卷!
  
      天空中,蓝天白云,骄阳璀璨,下面,高山流水,瀑布深潭……
  
      边上一身穿黄金盔甲的女子,她脸上有几道泥痕,那是舀水的时候迸溅了水珠,下意识的用手擦的结果。
  
      她手里拿着竹筒,看着他们,微微一笑……
  
      很倾城。
  
      众人有些恍惚……
  
      最后牛头嘀咕道:“我曹,美的跟画似的!”
  
      这是牛头第一次夸赞阿芙洛狄忒美……
  
      阿芙洛狄忒一愣,指着自己道:“牛哥,你说谁呢?”
  
      牛头笑道:“说你呢……你刚刚那一笑,真他娘的美。”
  
      众人同事点头:“对,真的漂亮,漂亮,干净。”
  
      阿芙洛狄忒愕然道:“干净?”
  
      然后她苦涩的笑了:“我……我干净?呵呵……”
  
      她笑的有几分苦涩、有几分凄凉,还有几分自卑。
  
      这一幕落在众人眼中,竟然有些隐隐作痛。
  
      几天的相处,阿芙洛狄忒已经逐渐的融入到了大家的圈子里。在这里,没人把她当作美神,甚至没人把她当作女人来看……
  
      一群家伙就是当她是哥们,是朋友。
  
      如今看到她这副模样,多少有些不舒服。
  
      黑无常道:“大锤,你……不开心啊?要不你也过来揍这死狗几下,打完了就开心了。”
  
      哮天犬一听,骂道:“曹,你说的是人话么?”
  
      白无常道:“老黑说的对。”
  
      牛头马面、牛郎同时点头:“老黑说的对。”
  
      哮天犬哀嚎道:“你们是真的狗啊!”
  
      听到这样的对白,阿芙洛狄忒又笑了,问道:“你们这是怜悯我么?”
  
      牛头摇头:“怜悯个屁啊,只是看你那个凄苦的样子,大家心里不舒服。一定要说是个啥,嗯,朋友间的安慰吧。”
  
      听到这话,阿芙洛狄忒愕然的指着自己:“朋友?安慰?你们当我是朋友?”
  
      牛头反问道:“啊……难道不是么?”
  
      黑无常道:“大锤,你不会觉得我们不配吧?”
  
      阿芙洛狄忒笑了,笑着笑着就哭了,然后蹲在那嚎啕大哭……
  
      众人顿时麻爪了。
  
      黑无常挠挠头道:“这这这……这咋整啊?”
  
      马面道:“老白,你不是刚谈恋爱么?咋哄女孩子啊?你上啊……”
  
      白无常怒道:“我谈你大爷啊,我tm啥也没干好么?”
  
      “别废话,现在哭了,你说咋整。不管怎么说,你把人家忽悠到手了好么?肯定比我们强啊。”牛头道。
  
      白无常抓耳挠腮的道:“我的办法……我当时喝多了,揍了她一晚上。要不咱们试试?”
  
      听到这话,哮天犬已经忍不住了:“试你大爷啊!这招肯定不行……驸马郎?驸马郎,你也是有女人的人,你试试?”
  
      牛郎摇头道:“一年见一次,全部家当都送出去了,她能不高兴么?要不,你们也全部家当送出去?”
  
      听到这里,一个声音响起:“都是些什么馊主意啊?还是我来吧。”
  
      地藏进来了,这小家伙一挽袖子道:“女人哭,最简单的办法其实很简单。”
  
      众人同时看向地藏。
  
      地藏道:“古人云,女人三大奇招,一哭二闹三上吊。古人又云,女人一天不打上房揭瓦。
  
      所以,最好的良方就是打!
  
      郎哥,抄家伙!”
  
      听到这里,众人的脸都黑了,不过也有点将信将疑。
  
      就在这时,一只大手伸到了地藏的小光头上,然后轻轻一敲:“胡闹!”
  
      “哎呀,谁啊?!”地藏不服气的大叫。
  
      结果一仰头,就看到余会非和崔珏站在他身后呢。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