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070 巨婴才子

070 巨婴才子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房间还没收拾妥当,李应等人已经来到里进院落。
  李三郎先是跟罗江寒暄几句,便扯着王渊的袖子说:“走,若虚,今晚去酒楼庆祝一番。”
  “庆祝什么?”王渊问道。
  田秋笑道:“当然是庆祝活着走到昆明,而且还全手全脚,能够正常参加乡试。”
  “哈哈哈哈!”
  越榛和邹木跟着大笑起来,这个梗只有贵州士子才懂,作为云南人的罗江很难理解。
  “嘎!”
  估计是闲他们太吵闹,院子对面的客房,突然有人推开房门。
  一个书童打扮的家伙,板着脸说:“且安静一些,我家公子正在温书。”
  这态度和语气,让李应非常不爽,当即指责道:“你是什么身份,有什么资格命令我等生员?”
  “哼!”
  书童不屑多说,直接把门关上。
  王渊笑道:“看来这位朋友很富贵啊,书童居然也穿绸缎。”
  罗江撇撇嘴:“小人得志!”
  王渊问道:“罗朋友认识对门那位相公?”
  “不怎么熟,但久仰大名,”罗江冷笑着解释,“此人名叫金罍(léi),大理卫人士。十一岁就名动云南,被誉为神童,因才学优异,被推送到南京国子监读书。我刚搬进来的时候,主动跟此人搭话,他就不咸不淡回了两句,性格孤傲至极。”
  越榛被书童甩脸,也感觉特别不爽,阴阳怪气道:“你我乃云贵蛮夷之地的士子,不能跟国子监监生相比,人家自有高傲的本钱。”
  罗江低声说:“确实如此。我听人说,金罍在南京国子监,颇受祭酒赏识,一身才学惊人,而且治的还是《尚书》。其他四经他都不愿学,似乎只有《尚书》才能显出他的本事。”
  《尚书》是公认五经当中最难的,没个好老师教导,你连读都读不通。本经治《尚书》者,属于诸生鄙视链最顶端的存在。
  王渊还好,本经为《礼记》,至少可以鄙视一下治《诗经》的。
  “走吧,吃酒去,别跟这等妄人一般见识,”邹木不想跟人起争执,又对罗江说,“罗兄也一起去吧,今天李三郎做东。”
  等诸生离开院落,金罍才猛然推开窗户,负手而立,看着院中的桂树久久不语。
  金罍确实有骄傲的资本,历史上,他是今年云南乡试第一,明年的会试第二十七名。
  全国第二十七名啊,换谁都可以牛逼轰轰!
  可惜此君恃才傲物,不善于跟人打交道。历史上,他因才学出众,没几年便升大理寺寺正(正六品)。结果混来混去,到正德末年居然混成太常寺典薄(正七品),足足降了一品两级。
  从其出身来看,国子监生,堂堂进士,可谓根正苗红。走的又是五寺路线,地位雍容清贵,躺着也能升迁啊。
  结果混成那副模样,绝对是人嫌狗弃的存在。
  ……
  又是十余日过去,诸生皆在房中温习书本,偶尔结伴出去吃喝一顿。
  青云街的生员越来越多,很快就把房子租完了,后来者只能去住嘈杂的客店。
  没有文会、诗会啥的,一个个都忙着应考,哪有此等闲心?只有等张榜结束,落榜的灰溜溜离开,中举的才欢天喜地搞文人聚会。
  至八月初一,可以办准考证了。
  诸生一窝蜂的跑出去,金罍这才来到院中,令书童将桌案搬至树下,他坐那儿独自喝酒赏桂花。
  “世人种桃李,皆在金张门。攀折争捷径,及此春风暄。一朝天霜下,荣耀难久存……呃……”
  金罍念的是李白《咏桂》,说什么桃李媚俗,桂花清雅高洁。那意思吧,考试诸生皆为庸俗之徒,只有他金罍属于高洁之士。
  结果念到一半,王渊突然从房中走出,金罍端着酒杯傻愣愣坐在那里。
  王渊抱拳笑道:“金兄兴致不错啊。”
  住在同一院中半个月,两人也有过短暂交流,但只限于打招呼的程度。
  金罍虽然恃才傲物,但基本素养还是有的,抱拳还礼道:“王朋友怎么没去领浮票?”
  浮票,也叫结票,就是准考证。
  写有考生基本信息,还标注了座位号,考试时不但凭票入场,还得贴在卷子上一并上交。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