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09 圈圈点点

109 圈圈点点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殿试文章有五个等级,分别用五种标记来代替,即:○、△、丶、丨、×。
  名列前茅的试卷,必须有一半以上阅卷官,将其判为一等或二等。
  若一半以上的阅卷官,给这个试卷判四等、五等,那该考生就只能做三榜同进士了。
  李东阳给三张卷子全部画圈,又随意打乱顺序,交给旁边的杨廷和。
  此举谓之“转桌”,就是让别桌的阅卷官继续评分。
  李东阳画的三个圈圈上面,全部贴有浮签以遮挡,其他阅卷官无法看到,只有等全部阅卷结束才能拆开。
  杨廷和随便一扫,便认出自己儿子的答卷。跟文风、内容无关,纯粹看笔迹便知,因为殿试不抄朱卷,全都以考生墨卷来评分。
  书法也属潜在评分项目,字儿写得太差扣分,写得太好加分,写得普通就无所谓。
  不管是从私情,还是看文章,杨廷和都给儿子画了个圈。他可不会故意避嫌,明明儿子写得好,却非要打差评的事情,杨廷和绝对做不出来。
  等把邹守益的卷子看完,杨廷和也打了个圈圈。只要会试前三名写得尚可,他都必须打圈,免得厚此薄彼落人口实。
  直至看到王渊的卷子,杨廷和突然皱起眉头。
  这玩意儿根本没法评价,也没人如此写殿试文章。杨廷和左思右想,实在是拿不准,又因为儿子的缘故,他不敢把分判得太低,干脆给了王渊一个三角形,即第二等。
  卷子传到真正的吏部尚书杨一清那里,评分再次出现变化。
  杨慎的文章写得花团锦簇,必须给圆圈。邹守益的文章太过空泛,不讨杨一清喜欢,但又确实很有水平,于是给了个三角形。
  而王渊关于马政、关于茶马贸易的论述,简直戳中了杨一清的心窝子。改革马政,乃是杨一清这辈子最得意的政绩,被王渊拿出来举例怎能不喜?
  并且王渊不单单举例,还讨论马政改革之后,茶马贸易商品化可能带来的漏洞,探讨如何能把漏洞补上,防止官商勾结钻空子。
  人才啊!
  杨一清当年也想过填补漏洞,但相关利益集团太强势,他的许多政策无法真正落实。
  读完王渊的卷子,杨一清感觉后继有人,直接给了个大圈圈。
  试卷接着传到阁臣梁储那里,这位先生给杨慎和邹守益全部打圈。同样在王渊的卷子那里卡壳,反复阅读几遍,他随笔点了一下,即判第三等。
  阁臣刘忠的评分又不一样,给杨慎画圈,给邹守益画三角,给王渊画了一个点。
  殿试有两天阅卷时间。
  最后一天傍晚,东阁内点燃蜡烛,大家把浮签撕开统计成绩。
  当看到李东阳给会试前三全部画圈,杨廷和不禁暗骂一声老狐狸。
  千万不要指望一个政坛老乌龟,是什么铁骨铮铮的正人君子,李东阳奸猾阴险得很呢。
  放在前些年,李东阳的风评差到极点,扳倒刘瑾之后才猛然好转。再加上他大权在握,以前干的那些腌脏事,都变成为了除去阉宦而隐忍演戏。
  至于这半年来提携后辈,在杨廷和看来不是为国拔才,而是为他李东阳的子孙后辈攒人脉。
  比如这次科举舞弊案,李东阳处理得是真老辣。
  工科左给事中马卿成为倒霉蛋,成了所有会试考官的替罪羊,直接相关责任人靳贵却屁事没有。
  如果再把王渊、金罍的事情扛下,那李东阳就是铁肩担道义。担任考官的那些官员,都必须承李东阳这个情,其中包括王阳明在内。
  李东阳有何损失?
  黑锅都被倒霉蛋马卿给背了,还把工科左给事中的位子腾出来,正好可以换上李东阳的心腹。
  损失都是别人的,好处都是自己的,可以在致仕之前,留下更好的名声、更宽的人脉!
  杨廷和的猜测很阴暗,却距离事实不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