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11 独占鳌头

111 独占鳌头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皇帝是殿试的主考官,他想点谁为状元,就能点谁为状元,这是法律和礼制赋予朱厚照的权力。
  朱厚照唯一做错的地方,就是不该拆卷看名字,对其他考生极其不公平。
  但严格来讲,前三名的卷子也不该拆。
  如果君臣都遵守礼制,那正常程序应该如此:皇帝在弥封好的卷子上,按文章好坏来点状元、榜眼、探花。众臣回到东阁,拆二、三甲进士卷子填写金榜。翌日,将二、三甲进士榜呈交皇帝御览,在获得皇帝认可之后,这时才拆前三名试卷,并把空缺一甲的进士榜补充完毕。
  但是,从朱元璋、朱棣那会儿,就带头破坏拆卷和填榜程序,总要提前把一甲试卷拆开看名字。
  一百多年下来,大臣们也习惯了。而且在请皇帝点状元的时候,还经常主动拆开给皇帝看,反正基本上不会再改变名次,无伤大雅。
  这是一笔糊涂账,根本算不清谁在破坏规则。
  若大臣敢指责朱厚照擅自拆卷,朱厚照也可以指责大臣擅自拆卷,狗咬狗、一嘴毛的事情。
  第二天早晨,华盖殿。
  内阁官员云集于此,所有人都喜气洋洋,似乎已经忘了昨晚的不愉快。
  朱厚照和阁臣们在殿中等待,司礼监太监跑去制敕房,将一甲进士的名字填于金榜,又开始拟写传胪帖子。
  金榜从制敕房送回来,尚宝司官员瞟了一眼,然后无比恭敬的请皇帝盖印。
  随即,武英殿大学士梁储捧着金榜,前往奉天殿交给礼部尚书费宏。
  费宏是今年会试、殿试的总策划,他同样属于内阁重臣,礼部尚书不过是挂名兼职而已。但真正的礼部尚书白钺,三个月前死于任上,礼部事务又交回费宏管理。
  “费学士,请接榜。”梁储双手递上。
  费宏举双手捧过,弯腰向梁储还礼:“梁学士,有劳了。”
  梁储站着不走。
  费宏有些奇怪,随手把金榜打开,见王渊位列榜首稍微有些诧异。
  梁储问道:“费学士可知状元之事?”
  王渊被强点状元的消息,昨晚就已经小范围传出。但礼部属于科举事宜主办方,出于回避原则,礼部官员不得过问监考、阅卷和评选之事,费宏谨遵制度根本不听风言风语。
  费宏微笑道:“状元自有陛下点出,身为臣子又何必多嘴?”
  梁储苦笑道:“确实如此。”
  费宏入阁是杨廷和强力推荐的,但他跟杨廷和不是一条心,或者说跟谁都不是一条心。
  这位先生十三岁童子试案首,十六岁江西乡试解元,二十岁殿试被点状元,四十一岁就成为阁臣,如今不过才四十四岁而已。
  费宏他平时云淡风轻、中正和气,犹如庙里菩萨佛像,关键时刻却能站出来担事。历史上,王阳明平息宁王叛乱,就有被罢官的费宏在身边出谋划策。
  你以为这是个正人君子?
  嘉靖朝重臣郑晓,如此评价费宏:“数公中唯宏最下,虽有才,心行险测。”
  这是一个真正的老阴比,就政治手段和政治眼光来看,杨廷和给他提鞋都不配。他本来跟杨廷和走得很近,嘉靖大礼议时却静观其变,杨廷和刚一下台,费宏就升任内阁首辅,成为大礼议**的最大赢家。
  并且,此人看似温和恭俭,实则非常记仇。
  他本来跟王阳明关系亲密,还一起平息宁王叛乱。但因为所属派系不同,王阳明不听从费宏建议,选择把宁王押送给太监张永,双方立即从朋友变成敌人。在杨廷和下台之后,王阳明依旧无法翻身,其中关键便是费宏在打压。
  直至费宏下台,王阳明才终于可以起复为官。
  皇帝把王渊点为状元?
  关我费宏屁事!
  即便王渊真要搞什么摊丁入亩,费宏都不会直接反对,只有大局已定的情况下他才会出手。
  望着梁储远去,费宏云淡风轻,脸上微笑依然。
  ……
  王渊与诸士子,早已在奉天殿外等候多时。
  此时此刻,士子们都换上了进士巾服。
  王渊身穿一袭深蓝罗袍,缘以青罗,袖口宽大。腰系黑角革带,脚踩黑色短靴,头上还戴有进士巾。进士巾类似宋代官帽,但两翅没那么长,帽翅两端还系有黑纱垂带。
  这一身行头换上,士子们个个变得精神起来,可惜过两天就要还给国子监,留给下一届进士们继续穿。
  朝廷蛮抠门的,送给新科进士拿回家珍藏多好啊。
  但谁让朱元璋厉行节俭呢,这也是节俭的一种体现。
  华盖殿那边,鸿胪寺官员已经拿到传胪贴,凑请皇帝移驾奉天殿。一时间,音乐大作,导驾官引着朱厚照至奉天殿升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