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23 娇兵怨将

123 娇兵怨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朱厚照这两百骑兵有点扯,名义上隶属于五军都督府,但却由担任锦衣卫都督同知的太监魏彬掌管。
  魏彬自然不懂如何训练骑兵,具体训练事务,由一个叫朱智的宣府边将代理。
  一听朱智这名字,便知是朱厚照的干儿子。
  来到豹房,朱厚照并未现身,负责跟王渊接洽的,是一个叫朱英的太监。
  朱英生得人高马大,可能是要去打仗的原因,居然给自己粘了两撇小胡子。他骑着马过来,落马抱拳道:“卑职朱英,参见王御史。”
  王渊搞不清楚状况,甚至没看出此人是太监,回礼道:“在下初来乍到,还望朱兄弟多多指点。”
  朱英的任务本来就是这个,皇帝怕王渊搞不定那帮丘八,也镇不住其他友军单位,才扔一个太监过来当副手。
  朱英笑着解释:“王御史,卑职一直在御马监做事,此次从军没有什么具体职务。勉强算是监军,但监的是那二百骑兵,并非王御史本人。另外,来往文书,粮饷调配,交涉友军,联络斥候,这些都由卑职负责,王御史只需给皇爷打胜仗即可。”
  好嘛,原来是个太监,王渊感到颇为意外。
  朱英又带着王渊去接手部队,算上领头的朱智,一共二百零一人。
  那天比试骑射,王渊就见过朱智,没想到这么快就要打交道。
  “本人朱智,见过王御史!”朱智都懒得下马,直接骑在马背上跟王渊说话。
  这是非常没有礼貌的行为,朱智在宣府只是个世袭百户,因为平乱时表现亮眼,被刘瑾招来进献给皇帝,专门负责二百骑兵的日常训练。
  在给皇帝当干儿子之后,朱智挂职某京卫指挥佥事,正四品武官。
  虽然王渊的翰林院修撰只是从六品,临时职务巡按御史更是只有正七品。但这两个官职,随便拿出来一个,都不是正四品武官能怠慢的,就算遇到四品文官都能硬刚。
  太监朱英笑着不说话,都是爸爸的干儿子,他不能直接教训朱智啊。
  王渊长生立于校场,仰望着马背上的朱智,心平气和地问道:“朱将军似乎对我不满?”
  “岂敢!”朱智冷笑道。
  这家伙自负武勇,在山西经常打胜仗,但功劳总是被人抢走。后来当了皇帝的干儿子,连续数年苦心训练骑兵,就盼着有朝一日能立下泼天大功。
  结果呢,莫名其妙来个状元,抢走他亲自训练的骑兵,这让朱智联想到自己被人抢功的不堪往事。
  能给好脸色才怪!
  王渊转身问朱英:“朱监军,你认为该如何处置呢?”
  朱英笑答:“卑职只负责协助王御史,不敢越俎代庖替王御史做主。”
  敢情这二人唱双簧呢?
  朱智冷笑道:“还能如何处置?皇爷既然让你领军,咱们便听你命令呗。什么时候开拔,你定个日子,我先回去养精蓄锐。”
  王渊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喝道:“立即开拔!”
  朱英连忙劝说:“王御史,这还没准备好呢。”
  王渊半眯着眼,向朱英瞟去:“朱监军,半天时间,能准备好吗?”
  虽然不知道王渊想干什么,但做太监的自有其直觉,朱英估计自己若是不配合,这位状元郎恐怕要来狠的。他下意识答道:“能准备好。”
  “那就定在今天傍晚,城门关闭之前出去!”王渊说道。
  朱智忍不住出言讥讽:“王御史,你到底懂不懂打仗,哪有快天黑了开拔的?”
  王渊面无表情,质问道:“陛下认为我懂打仗,朱将军是在怀疑陛下的眼光吗?若是,我们立即去陛下面前对峙!”
  “行,你懂,你比谁都懂,”朱智阴阳怪气道,“状元郎嘛,文曲星下凡,看书就能学会打仗。”
  王渊懒得再理会此人,又召见了两位领军百户。
  一个叫朱聪,一个叫朱翔,都是皇帝的干儿子。他们估计是整个大明,最名副其实的百户,真真就刚好统领一百士卒。
  朱聪对待王渊的态度,比朱智稍好一些,但总体说来没啥差别,都对空降过来的文官感到不爽。
  这些家伙,在豹房好吃好喝数年,兵饷给得很足,又兼皇帝的干儿子,居然连状元都不妨在眼里。而且,王渊还是单骑追敌数十里的状元,仅凭武勇是没法慑服他们的。
  只有朱翔对王渊还算热情,他就是那天跟王渊比试骑射之人,打心里佩服王渊的神射技艺。
  情况大概清楚了。
  监军朱英一肚子坏水儿,阴阳怪气不知道想干啥;骑兵统领朱智和百户朱聪,都对王渊表现出敌意;只有百户朱翔愿意配合王渊,但这种配合也有限,否则就要被同僚孤立。
  王渊又去领了一套札甲,便牵着马儿在原地等待。
  直至傍晚,开拔出发。
  加上王渊在内,一共二百二十四骑。其中,二百骑为三千营,二十骑为锦衣卫斥候,那是正德皇帝临时送来的。
  另有六百民夫,负责运送粮草、盔甲,以及各种行军器械。
  那些锦衣卫斥候的头头,居然是个熟人。
  即目睹王渊追击贼寇的锦衣卫探子伍廉德,此时已经被升为总旗,皇帝让他带二十哨骑,专门负责打探战场军情。
  “伍兄弟,好久不见啊!”王渊哈哈大笑。
  伍廉德连忙说:“王御史身份清贵,卑职不敢兄弟相称。”
  “都是自家人,何必说两家话。”王渊暂时无法拉拢骑兵头领,那就来拉拢锦衣卫哨探。
  又是一番好言好语、折节下交,伍廉德果然感动莫名,对王渊的印象好到了极点——不好都不行,他上次升官,全靠跟在王渊屁股后面割人头,而且还因此获得皇帝召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