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49 会哭的孩子有奶喝

149 会哭的孩子有奶喝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王学士,在下冤枉啊!”
  
  仓使明显认得王渊,也知道这位爷深受皇帝宠幸。若真把他拖进锦衣卫,不死也要脱层皮,更何况仓使哪有不贪的?
  
  王渊揪着仓使的衣领,单手将这家伙提起来,冷笑道:“老子管你冤不冤枉,就说给粮还是给银子!”
  
  仓使苦着脸解释道:“京仓真没米了,便是通(州)仓之米也所剩无几。”
  
  漕运米主要运到通州和北京储存,通惠河在刘瑾那会儿就淤塞了,到现在都没有疏通。导致漕粮运到通州之后,必须由车户走陆路运往北京,中间又增加了消耗,于是大部分漕粮干脆就存在通州。
  
  这是真的滑稽,通州到北京只有很短一段距离,通惠河又是大运河的最后河段,河道淤塞了居然好几年不去疏浚。
  
  但工部也没办法,因为户部不拨款,没钱怎么搞工程?
  
  户部同样感到无奈,他们砸锅卖铁只能勉强支撑,哪还有钱拨给工部疏浚河道?
  
  历史上,通惠河的淤塞,一直拖到嘉靖七年才解决。工程款是在正德死后,杨廷和裁撤四万多士卒,又把正德的皇庄、皇店全部撤掉,从中一点一点抠出来的。
  
  “我再说一遍,没米就给钱!”王渊呵斥道。
  
  仓使叹息说:“钱也没了。去年全国各地都有反贼作乱,粮赋锐减不说,军饷还在剧增,漕运又被反贼截断,太仓库的储存早就被掏空了。王相公,你便是把我杀了,我也变不出钱粮来啊!”
  
  今年只是个开始,明年财政更加困难,官员和军队的薪饷缺额高达90万石。
  
  王渊直接把仓使往都察院拖,之前说逮去镇抚司只是吓唬,他不能借用锦衣卫办事,否则必然被所有文官孤立。
  
  仓使的眼泪都留下来了,哭道:“王学士,你得讲道理啊。”
  
  “讲个屁道理,”王渊质问道,“我且问你,张永的六千士卒可曾领足粮饷?”
  
  仓使顿时语塞。
  
  王渊更加愤怒,将这人摔到地上踢了两脚,喝骂道:“同样是给陛下练兵,为何张永能领到粮饷,老子却要被扣三分之二!你当老子好欺负吗?”
  
  仓使解释说:“并非克扣,只是暂缓,等漕粮抵京之后,必定全额予以发放。”
  
  王渊踩着仓使的胸膛,冷笑道:“那你说说,张永的粮饷为何不暂缓?你非要暂缓我的!”
  
  “王学士,”仓使只能耐心解释,“谁先发,谁后发,这个不是我能做主的。我只是一处京仓的仓使,又不是太仓库的仓使,上官决定的事情我还能反对不成?”
  
  其实很简单,太监都是小心眼儿,太仓库根本不敢拖延,生怕被张永这个司礼监太监给记住了。
  
  而王渊上个月领到陈米,并未有任何责难,于是就留给太仓使一个假象:即王渊根本不在乎那点钱粮,也没把训练士卒的事情放在心上,多半第二个月就扔下士卒不管了。
  
  现在不止王渊被拖欠粮饷,许多部门都被拖欠了,而且都是些没有话语权的部门。
  
  “很好,原来老子被当成了好好先生,”王渊把仓使拽到马背横放,咬牙切齿道,“今天我还非追究到底不可,否则今后还有谁会把我放在眼里?”
  
  纵马来到都察院,仓使已经被抖得七荤八素,一路上沿街喷洒着呕吐物。
  
  王渊提着此人进入都察院,立即有值班吏员过来:“敢问王学士因何事至此?”
  
  “想不到老子还挺出名,一进门就被认出来了。”王渊笑道。
  
  吏员说:“王学士凯旋回京那天,鄙人曾有幸一睹风采。”
  
  王渊指着仓使说:“此官贪赃枉法,吞没军饷,你们都察院管是不管?”
  
  吏员一头雾水,觑了仓使一眼,说道:“王学士请随我来。”
  
  今天冬至放假,都察院司务厅只有一人值班。吏员将王渊带去司务厅,对值班官员说:“何司务,翰林院王学士有案子来处理。”
  
  何司务只是从九品官员,末流中的末流,见到王渊立即行礼问候。
  
  王渊把仓使扔地上,抱拳回礼说:“何司务,此官贪墨军粮,你说该怎么查处吧。”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