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笔趣阁 > 梦回大明春 > 153 军威就是恐吓

153 军威就是恐吓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此时的反贼,已经跟半年前不一样。
  
  之前能够结成方阵的贼寇已是精锐,如今摆在王渊面前的,却是一个多兵种复合阵型。
  
  敌方五人为一伍,十伍为一队,其中四十五人承担作战任务。剩余五人担任战场辅助角色,关键时候可作为预备队,随时填补阵型空挡。
  
  十队为一哨,也即五百人为哨,正面直接摆了四哨,乃是齐彦名的两千老贼。
  
  另外还有左右哨,各三千人,一共六千。
  
  剩下一千老贼,属于齐彦名的中军亲卫,也有战略预备队的作用。
  
  后军皆为老弱和家属,平时负责运粮、扎营、煮饭之类的任务。近千骑兵已经绕向官军侧翼,找准机会就会冲锋,但以恐吓、追杀为主,轻骑兵不敢随便冲杀枪阵。
  
  按照反贼们最初的想法,哪管那么多战术,正面侧面一起冲锋就完事儿,官军往往瞬间就溃败了——这是攻击朝廷垃圾军队的路数,但若遇到真正的精兵,反贼会在遇敌之前就选择撤退。
  
  现在已经没法临阵撤退,但慑于王渊的威名,又不敢简单冲锋了事。
  
  齐彦名心里还是有谱的,王渊虽然骁勇善战,但总不可能变出几千精兵来。他打算用二千老贼试探,遇到孬兵便全军进攻,遇到精兵就寻机逃跑,反正不能把自己交代在这里。
  
  二千贼寇前哨压在速度,阵型沉稳的朝官军涌去,其实个个都心里发毛。
  
  六千左右哨呈倾斜状,组成倒八字形,试图以兵力优势包夹官军。但这六千反贼战力较弱,连阵型都排不整齐,也就能打打顺风仗而已。
  
  王渊打马回到中军,对潘贵、钟长生说:“你们二人,各自领兵一千,护住全军侧翼,别让贼骑占便宜。记住,对方是轻骑,不敢真的冲阵,千万别被吓溃了。陛下已经做出承诺,此战若是大胜,你们全都能当世袭百户!”
  
  “卑职死也不退!”
  
  潘贵和钟长生立即死誓,他们不为保家卫国,只为那个世袭百户的职位!
  
  一战能从小兵升任世袭百户,已经值得拿命去拼了。
  
  二人没有战马,提着长枪各自整队,集体调转方向对准贼骑。
  
  王渊又对朱智说:“朱兄弟,你带百余精骑,披挂全幅铠甲,在两军前哨相接的时候,立即出击冲敌左哨。我刚才看了一下,敌军左哨阵型最差,应该都是些新附青壮,肯定能够一击而破!”
  
  “卑职定然竭尽全力。”朱智抱拳上马。
  
  王渊又对李应说:“三郎,我留一千预备队给你,并担任战场执法官,哪里有溃败迹象,立即带兵给我稳住!”
  
  李三郎说:“包在我身上。”
  
  王渊自己要干什么?
  
  率领枪阵接敌!
  
  这几千士卒全是样子货,必须按照实际情况,制定相应的作战计划。
  
  首先,不能打持久战,拖得越久,未经战阵的士卒就越容易崩溃。必须发挥自己的列阵优势,在第一时间就以气势压敌,既能提升自身士气,也能打压敌方士气。
  
  其次,王渊必须在正面领军,而且要走在前面让士卒们都能看见。没他亲自领军冲锋,这些士卒可能一个照面就溃了。
  
  只见王渊披着四十五斤重的锁子甲,提着长枪步行走到阵前,举枪喝道:“老子是状元都不怕死,你们怕不怕?”
  
  “不怕!”
  
  周围将士大喊。
  
  王渊又喝道:“我在前面,老子不退,你们退不退?”
  
  “不退!”
  
  将卒们士气大振,谁都没有想到,作为主帅的王渊会担任前锋。
  
  “吁!”
  
  哨声吹响,三千步卒跟随王渊,踏着整齐的步伐缓缓前行。
  
  而他们对面,是两千前哨老贼,六千包夹过来的左右哨。
  
  堂堂之阵,正面相接,三千对八千。
  
  朱智也领着百余精骑,缓缓朝战场左方行去。潘贵、钟长生率领二千士卒,于右方慢慢移动,始终保护本阵,不给贼骑侧击的机会。李应带领一千预备队,小心翼翼的随军前进,他们也要防止贼骑冲击。
  
  至于朱英、伍廉德,则带着八十锦衣卫哨骑,远远绕到敌军后方。
  
  另有近万民夫,原地结成车阵,防止贼骑袭扰。
  
  百余精骑登场的瞬间,齐彦名等贼首便惊骇莫名。那身装备太显眼了,老远就能认出来,上次可是杀得他们溃不成军。
  
  王渊手持长枪,站在最前方,踩着哨声稳步前进。
  
  身手三千士卒全都望着他,跟随主将一起踏步而行。王渊是他们心中的战神,战无不胜,攻无不克。王渊也是他们敬爱的将帅,让他们吃饱穿暖,还给他们一个可以展望的前景。
  
  包括各级军官,刚上战场都内心忐忑,怕死怯敌的心态占了上风。可王渊此时走在前面,主将都不怕死,他们还怕什么?
  
  三千官军前哨,行进速度非常缓慢,但那其徐如林的阵势,却在瞬间压倒对面的贼军。
  
  齐彦名等贼首,见到百余精骑出现已是惊慌,再看王渊领兵的阵型,瞬间就感觉这场战斗没法赢了。
  
  这哪是什么京营孬兵?
  
  如此沉稳的军阵,比那些官军还吓人!
  
  反贼们却不知道,他们面前的全是样子货,王渊只能被迫用军阵来恐吓他们了。
  
  前进一段距离,王渊突然把长枪挂在腰上,取出两面令旗朝左右挥舞。
  
  前哨的两名军官,立即吹响哨声,一边行军一边改变阵型,齐刷刷的变成倾斜阵线。
  
  如此,就成了王渊率领一千人,正面迎击两千老贼,左右一千人,对阵敌军左右哨的三千人。
  
  什么鬼?
  
  别说贼首,就连普通贼兵,都被官军这个变阵吓得不轻。如此变阵速度,还能做得如此整齐划一,怕不是朝廷最精锐的部队。
  
  前哨老贼稍微还好些,左右哨的六千贼兵,还没正式接敌呢,阵型已经变得更加混乱。
  
  “神枪无敌,天下第一!”
  
  随着王渊的呼喊,附近将士也跟着一起呐喊。这是在训练枪阵时,已经排练好的台词,必须吼得整齐,必须喊得大声。
  
  “神枪无敌,天下第一!”
  
  三千士卒一起呐喊,侧翼和预备队的三千士卒也跟着呐喊。六千人的声音汇聚在一起,结合轰隆隆的步伐声,居然盖过战场上的所有声响。
  
  双方距离还在四十步外,配备了标枪的二千老贼,便在贼首的带领下,迫不及待的将标枪掷出。
  
  全空了!
  
  本来就只勉强接近标枪射程,贼兵又没勤于练习,再加上吹的是北风(逆风),第一轮标枪没有取得任何战果。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